核電生死簿:苦難的分佈

王宏仁 /國立中山大學社會系

為何苦難要由蘭嶼人獨自承受呢!

上週四,蘭嶼的反核運動媽媽希婻‧瑪飛洑(Sinan Mavivo),對中山大一社會系同學講述過去三十年來,蘭嶼族人參與對抗核廢料惡靈的經驗。在演講中,令我感觸最深的一句話是:為何這樣的苦難,是由蘭嶼達悟人獨自承受?原來,我們社會所生產製造出來的苦難,是如此不平均地落在不同人的頭上。

NuclearWasteLanyu

【蘭嶼人為了生存,竟然徒手空拳去整理核廢料】

階級,影響著你的生死!

許多人應該都看過由傑克與螺絲主演的[鐵達尼號],輪船在沈沒之前,眾多人搶著要搭救生艇逃生,電影畫面也有讓我們看到人類偉大情操感人一幕,也就是讓老弱婦孺優先上救生艇,那個令人討厭的螺絲未婚夫卡爾,一直想要找機會搶先登上救生船,最後當然也給他得逞了。不過這個卡爾可以登上救生艇是個例外嗎?不是!電影畫面沒有告訴我們當時真正逃難的情況是,窮人坐的傑克艙,發生災難時,存活下來的機會只有富人螺絲艙的四成,男女都一樣。

全部生還比例

女性/小孩生還比例

螺絲艙

60%

97%

二等艙

36%

89%

傑克艙

24%

42%

不要以為這樣的災難不平等只有發生在以前比較階級化的社會,相信大家都搭過飛機,而且絕大多數時候是搭乘經濟艙。各位如果仔細看看飛機的逃生口配置圖的話,那麼你也可以發現,如果飛機發生事故,在不是墜毀的情況下,坐在頭等艙跟商務艙的乘客,他們配備的逃生出口平均而言,比經濟艙多很多(參考國泰飛機的座艙平面圖)。也就是說,如果發生災難時,苦難並不是平均降臨在每個人身上的。

滑動1

【飛機座位與緊急出口的配置圖-國泰航空】

耳熟能詳的一句反核口號是:核能災難是不分藍綠的。確實沒錯,但是核廢料造成的苦難,卻是不平等地分配在不同種族、階級與空間。1970年代台電將核廢料丟在蘭嶼島上,就是因為達悟族在各方面的弱勢(經濟的、政治的、人口的),加上欺瞞的謊言,將核廢料強加丟棄在這座小島上。但是,就如東部的反核運動口號說的:為何用電的都是西部,但是核廢料卻要丟到東部?一樣地,目前台灣的用電,其中三分之二是工業用電,這些耗電大戶包含石化業、鋼鐵業,為何可以享受政府口中的“便宜電價”,卻不必承擔核廢料帶來的苦難?

日本的部落民與苦難

即使是天災,也不會是平均降臨在每個人身上。日本的福島,是全日本最貧困的地方之一,也因此在就業無望、收入不足的情況下,會同意核能電廠在該地興建、運轉。福島核災過了一年後,原本全國停核的電力廠,仍然在2012年7月,讓關西電力公司的大飯核電廠重新啓動運轉,理由無他,就是這個地區貧窮須要就業跟建設。如果發生如福島版的核災,最直接的受難者仍是這些窮困地區的居民,而非那些遠離核電廠且可以全球自由流動落跑的人。

在日本,現在社會仍然有一類的人,被稱為 “部落民”,他們其實跟大和民族都是一樣的族群,在封建時代,他們可能是乞丐(被稱作“非人”),或者他們所從事的工作都是一般人不願意做的事情,例如殯葬業、屠夫、皮革業(所以被稱作“穢多”)。明治維新後,各種階級身分取消了,但是他們從事的職業、居住的地區,仍然延續下來。雖然現今的部落民,在外表上完全看不出他們與其他非部落民有任何差異,但是日本社會仍清楚知道他們住在那裡,進而形成另類的差別與歧視。例如大阪在1980年之前,製鞋業相當出名,與製鞋業相關的製革業,自然而然是這群部落民在從事,他們也居住在特定的區域-長田區。

Burakumin01

【日本部落民、穢多,鞣革的情況】

1994年日本發生阪神大地震,一般人都會把它視為天災,災難會依照機率,平均分配到每個家戶上頭,理論上,被夷為平地的房舍也是不分種族階級的。但是實情卻是,那些處於日本社會最底層的部落民,房屋被摧毀的情況遠遠超過其他階級,受災最嚴重的地方,是神戶的長田區,而該地區是全日本聚集最多部落民的地方。

悲哀的是,阪神大地震期間,日本媒體大量報導災情,甚至也報導了包括在日朝鮮人或者移民越南人的情況,但卻沒有任何一項有關於部落民災區的報導,即使[部落解放同盟中央總部]就位於神戶市中心的街道上,也沒有任何記者去訪問他們。這樣一個約150到300萬人的族群,就在社會的集體漠視下,苦難也跟著無聲無息被消音了。

誰承受了社會制度與結構造成的苦難?

88水災風災,造成小林村落整個滅村,全村就淹沒在土石流當中。為何這樣的苦難是落在平埔族?大眾媒體跟官方說法,都指向天然災害,無法避免。但是生活在部落的原住民,與山共存了數千年之久,對於自然災害有其一套應付法則,很少碰到如此不幸的災難。但是這次發生如此悲傷的苦難,難道跟越域引水的工程無關嗎?官方的習慣性說法一定是沒有相關,就如台電對於蘭嶼核廢料,是否會造成污染與傷害,一貫的說詞就是“沒有證據可以證明有關係”,但是對台電一個簡單的提問就是:這些核廢料放在台電大樓裡面,你們願意嗎?309廢核大遊行中,走在台北場最前面的“核電災民大隊”金山地區居民吶喊說:你們可以理解我們的恐懼嗎?為何是這些地區、這些族群的人們要單獨承受這樣的恐懼與苦難?

自然災難確實沒有長眼睛來區別藍綠、階級、族群、性別,但是人類創造出來的社會制度與結構,卻讓自然災難長了眼睛,讓天災沿著這些社會類別而創造出不同人群的苦難根源。電影悲慘世界的主角尚萬強說:

Miserable

如果將尚萬強換成蘭嶼的人民,他們做了甚麼呢?甚麼都沒有,但卻必須打一場人生似乎永遠無法勝利的戰爭!核電,這種人為的苦難,就是沿著階級、族群、區域,而影響著一個人的生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aper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5 Responses to 核電生死簿:苦難的分佈

  1. Anonymous says:

    機尾的生還率是最高的,這個部分怎麼沒交代呢?

  2. tsasociology says:

    高華的[社會脆弱性]概念,用統計方式來呈現,非常有趣。
    至於訪客問的,作者也說是在[沒有墜落]的情況下,不同艙等的人,有不同的逃生機率。

  3. malaita says:

    葉高華那篇分析地震當下死亡率和脆弱性因子的關係,結論是三個因子都有正相關,但只有高齡化因子達統計上的顯著性。這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因為地震當下死亡與否本來就有太多難料的變數,例如一街之隔就是斷層與否的差異,因此「當下死亡」的數據未必和社會脆弱性有那麼顯著的相關。同理,我懷疑911在世貿大樓內的人是否喪生會呈現與脆弱性因子顯著相關。

    當然,王宏仁這篇所舉的逃生設計有可能造成死亡率差異,但不同災難性質不一樣。

    社會脆弱性最能夠解釋的不是每場災難當下的死亡,而是後續的生活與(不)復原。

    • Anonymous says:

      911不是天災,是人禍,而且是針對美國資本主義象徵者的攻擊。

  4. malaita says:

    沒有人說911是天災,一如鐵達尼、飛機失事和核電也非天災,但都是災難。事實上,什麼是「天災」?從社會脆弱性研究的觀點來說,一如王宏仁指出的,都是社會之眼阿!

  5. Anonymous says:

    宏仁具有傳播社會學批判力的才能,以幾個不同時代,地理環境,家喻戶曉的電影片段,串連成有說服力的例證。真是佩服!上星期在通識課,我向學生談核廢料的處置,我也提到蘭嶼,同學原本認為所有的核廢料都在蘭嶼了,所以自己很安心。!!!(很多小孩不關心弱勢他者)。後來我告訴同學其實最讀的核廢料都在核一核二核三裡面,大家才比較緊張。但族群,階級的不平等的訊息似乎還不能完全被吸收。下次上課,要來使用宏仁文章中的好例子,說服力會更強了。每次上課,我都把課堂當「街頭藝人的表演/或傑頭抗議的發言」,觀眾的回應,反應我的說服力夠不夠,這班57人,若到了課堂結束後,有30-40人會反核,就是成功了。目前,只有6-7人表示反核。

    • Anonymous says:

      十分贊同「把課堂當街頭藝人的表演」,社會學觀念的傳播也可以這樣!

  6. 豪豪 says: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715/74568.htm
    參考不一樣的蘭嶼觀點,未必是大家想像中那般弱勢

    蘭嶼用電免費冷氣24小時開不停 台電虧損1億全民買單

    • Anonymous says:

      去算一下就知道蘭嶼人用了多少電。當地用電大戶是:航空站,台電,政府機關。Sinan Mavivo說,當地誰家有那個經濟能力買冷氣,開24小時,壞了還可以送回台灣島修理的?連許多生活費都是來台打工的子女寄回來(而且都是基層勞動力),哪來的冷氣開24小時?(冷氣開24小時不會壞嗎?)
      她還說,全蘭嶼的一般居民一天的用電量,比台北忠孝東路一條街的路燈用電量都還少。
      這樣的新聞,只是台電故意抹黑蘭嶼人而已。
      還是一句話:把核廢料放在台電大樓,每年補助1億元,你要不要?

    • Anonymous says:

      請問是否提供你免費的電,你就願意接受核廢料在你家?

  7. Anonymous says:

    這種議題,如果擺到其他地方,就可以發現,同樣適用。把他放大到整個世界,就會發現人類是強勢物種,其他的生物多麼卑賤….這世界還真不公平….

    以社會學來說,蘭嶼人是委屈了。但是這種言論和其他在網路上不滿核廢料的人談的,不然核廢料放你家實在沒甚麼差別….,只是更高級的言論而已。

    更甚至或許很多人直接用這樣的結論引述,像上面那個網友就是這樣,不然把核廢料放在台電大樓,每年補助1億元,你要不要?這樣的激化,能解決問題,才是稀奇!

    用這樣的角度出發來看核電問題,同樣也可以用這樣的方式與邏輯來看待火力發電帶來的空汙問題,水利發電造成的生態問題,風力發電造成的候鳥問題,同樣都是社會、生態、經濟的拉扯。

    所以,今天不放蘭嶼,那不管放在哪裡,都是問題,都是不公平…那麼人類為了用電,為了文明,為了上網表述自已的想法,該如何是好?

    蘭嶼人的痛苦,請不要片面地歸罪在核電上,而是政府沒有適當的處置。科技本身是種兩面刃,因使用者而定,而原罪永遠來來自人類。所以這種社會性的不公平,實在不應該與反核畫上等號。如果這樣是可以相等的,那麼人們是在自打嘴巴,如此而已!

    • cyanbeck says:

      社會性的不公平的確不一定與反核相等。但是我們每一個人,包括政府,都應該致力於消除社會性的不公平。假如興建核電廠只會加深社會不公平,假如政府無法提供任何適當的處置來減少不公平,那麼最簡單的做法自然而然就是停止興建。人類有原罪,但是要悔改,而不是繼續活在罪當中。當每一位既得利益者都能夠為承受苦難的人設身處地著想,願意放棄自己的利益,那麼我們的社會就有福了。

    • 希格 says:

      所以可以這樣解讀嗎:
      核能本身不是問題,是台灣的政府不夠格使用核能。所以問題不是核能產生的,是政府以及冷漠的社會大眾一同造成的,所以台灣人能有核能可用,是拜蘭嶼人(被)犧牲奉獻之賜

  8. Pingback: 能源使用的新思維:小即是美 | 巷仔口社會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