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學在衝啥?在照亮黑箱政經結構

王宏仁 /中山大學社會系

在學運期間,有據說是管理學院的老師寫了一篇文章,說許多社會系的同學擔心畢業即失業,所以都擠著去修他們的課(網路的許多酸民也跟著起鬨~)。前天,屏東的不分區立委蘇清泉說,台大、政大、中山,上街在亂,還說他不知道社會系、社會所在「衝啥」。作為曾經在中興大學管理學院任職過,目前任教中山社會系的我,來給搞不清楚狀況的管院老師與蘇委員上個課:「社會學在衝啥」。

14121813415_674c3d9ec3_b

【社會學就是教學生很亂,例如在中山大學的自由之牆?】

社會系是訓練「暴民」的基地嗎?

首先,社會系是社會動盪的來源嗎?如果是的話,那麼社會系師生會感到非常榮耀!但誰才有這麼大的能耐來攪動文風不動的政經結構?一般來說,是那些握有權力者為了己利,破壞既有的社會價值與,才會產生強烈的社會反撥。

實際上,這陣子社會動盪的根源是什麼?是起源於「半分忠」、「黃三條」的黑箱作業;是台北出現了史上最會噴水跟搶人喇叭的男人;是帶著自由主義面具卻下令無情棒棍痛毆人民的學官兩棲院長;是面對黑道橫行無力管制卻只會哭著找媽媽的台北市府;是只為etc財團服務不顧收費員死活的交通部。請問,這些令人憤怒的事情,是社會系鼓動出來的嗎?

那麼,為何社會系一直出「暴民」呢?那是因為當我們發現社會不平等時,老師會教導學生,不要當順民,要當「暴民」。什麼叫做「暴民」,就是當公平正義遭到破壞時,必須要暴怒而成為奮起之民。

13714553243_648fe9b8a1_c

【遊行抗議是人民行使政治權利的方式之一】

社會學成為獨立一門學科以來,一直在批判不公不義的社會,包括批判盲目經濟成長對於勞工、環境的剝削;批判社會偏見對於障礙者、少數族群的歧視;批判有權力者對女性、被殖民者的壓迫。早期馬克思對於資本主義階級不公、貧富不均的批判,韋伯對於理性化社會科層體制鐵牢籠對於人性發展的批評,以及涂爾幹強調當代社會所共享的社會意識與道德,都是希望指引我們朝向公平與正義的社會前進。

◎社會學想的跟你不一樣:學生是在恢復既有的社會秩序

一個社會可以集體共同生活,是因為我們共享著一些基本的社會價值,在當代台灣,這些價值包含:民主不只是人人可投票的形式、自由不只是免於來自國家的威脅、平等不只是形式法律之前而已。但是,台灣許多人還是相信要體制內「投票決定」,忘記形式平等的投票根本就是把少數意見踩在腳下。照這樣子的邏輯,25年前的萬年國會改革也不用做了,反正就讓這些老立委、國代來「公平投票」就好了。而對於政治自由的要求,不僅只是免於國家暴力的威脅(例如利用警察、情治單位恐嚇),還包括積極提供足夠的經濟支持給大眾,以便於大家都有足夠的能力做政治判斷。所謂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不僅是可以用金錢壓死人的郭台銘跟弱勢者都必須面對一樣的法條,也要提供弱勢者實質的幫助,讓弱勢者不會因為經濟、社會的差別而受到法律不當對待。

蘇委員,社會學想的跟你不一樣,就在於它讓我們看透社會的結構,特別是「共犯結構」,兩岸政商關係聯盟、台灣本土的官商利益共同體就是這樣子的結構。兩岸紅頂商人與國民黨官員,雖然每天在台灣講著自由民主與人權,但是為了賺錢,不僅無視中國侵犯人權的事實,還去簽訂可能把台灣中小企業跟勞工農民賣掉的服務業貿易協定。為了防堵反對聲音,立委可以喃喃自語的方式宣布通過一讀,然後行政院立刻發表感謝聲明,完全沒有任何民主素養的概念,接著一些企業在幾天後也跟著配合演出,刊登大幅廣告支持服貿,無視社會憤怒反彈的聲音。

jie

【政經統治者甚至會出動國家暴力機器來鎮壓反對者】

http://queerology.net/wp-content/uploads/2014/03/1780967_10152029779837503_55785171_o-1024×682.jpg

但是當學生民眾以和平方式佔領立法院行政院來抗議這樣的共犯結構時,竟然遭到來自國家撲天蓋地的威脅,除了出動鎮暴警察無差別暴力驅離手無寸鐵民眾外,在後續的日子中,甚至可以光天化日下以便衣刑警上人手銬並且限制人身自由。現在的執政者,對於支持政府的人,他們講什麼都對(例如郭台銘要割闌尾,內政部說最高可捐300萬),對於反抗政府的人,則想盡辦法來入罪他們(例如小額募款的割闌尾活動,內政部說違反政治獻金法)。

你說,我們不該暴怒嗎?當學生佔領立法院後,蜂擁而至的社會支持力量也在立法院外形成保護佔領行動的組織,不僅來自社會系、來自國立大學,更多來自其他科系、私立大專同學們,貢獻自己微薄的力量,來為台灣民主守護。你說這些學生在破壞既有的社會秩序嗎?剛好相反,他們正努力在恢復原有台灣的社會秩序,恢復台灣已經建立起四分之一世紀的多元人權價值。這就是社會學在做的事情。

我們真的要感謝蘇委員,讓大家看到,閃亮亮的社會學如何照亮黑箱政經結構。

(本文修訂自蘋果日報2014/5/8的文章「社會學在衝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aper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社會學在衝啥?在照亮黑箱政經結構

  1. Natur Sha says:

    王老師在文中有提及……”什麼叫做「暴民」,就是當公平正義遭到破壞時,必須要暴怒而成為奮起之民。”……只是所謂的公平正義是個抽象,不確定的概念,若以受過社會學系訓練過的學生應是可以理解從社會學角度去解釋符合社會學的公平正義,但是就一般社會大眾而言,若不能理解,認同之際,此時的公平正義是單純社會學世界的公平正義而已,還是有可能淪為”奮起”的一個理由或是藉口,不無疑問.

    次言,若公平正義遭到破壞時,不一定只有採取”暴怒”為必要手段,只要有助於達成目標的方法皆為可行,然若只以暴怒而成為奮起之民所為之行為是否又可能製造出另一個不法行為而又再度破壞公平正義的基本價值?此時的社會學的公平正義與一般社會通念的公平正義的差異性才是容易導致對未曾修過社會學的我們感到不解之處!

    以上為個人淺見,敬請指教,謝謝!!

  2. Pingback: 讀社會學所學何事?論社會學者的價值自由與價值關聯 | 巷仔口社會學

  3. Pingback: 對社會學的無知,正反映台灣社會對不公義的無感 | 巷仔口社會學

  4. Pingback: 對社會學的無知,正反映台灣社會對不公義的無感 | PNN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