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務分工你覺得公平嗎?女性的矛盾家務公平觀

戴翠莪/台北大學社會學系

 

「這樣很不公平!」每天的生活裡,我們有時聽到上述的話,也發出這樣的嘆息。以家庭生活為例,美國電影同床異夢(The Breakup)有一段關於家務分工的衝突:女主角希望同居男友「幫她」一起洗碗盤,男朋友不情願地答應了,這時女主角卻不悅地說算了,男主角反問女主角為什麼,女主角於是說了關鍵的一句話: 「I want you to WANT to do the dishes」。正如電影片名,後來他們分手了,家務衝突這一幕凸顯他們關係中諸多的問題,包括性別平等問題。

電影中的女主角尋求到了更公平的對待、更多情感支持,不過,那只是電影而已。社會學研究卻呈現一個矛盾的觀察:以長期趨勢來看,不管女性是否在職場就業,她們都擔負大部分的家務,這個現象在所有社會都可以觀察到。而矛盾或不一致的情形是,雖然女性做比較多家務,一旦問起男性或女性他們認為這樣的家務分工是否公平,大部分的答案卻是公平或還算公平。學者Major用「矛盾的滿足」(paradoxical contentment)來形容這樣的情形。

這種「矛盾滿足的家務公平觀」,其實透露一些重要的社會意涵。家務分工一直是家庭與性別研究裡一項重要議題,家務操作常常是性別角色再製的場所,家庭性別關係的改變往往比職場性別關係改變更緩慢,Hochschild將此一現象稱為「停滯的革命」。但是,從矛盾滿足現象來看,比起實際家務分工,更難改變的是家務公平觀,這更傳統的家務主觀判定或許部分解釋了停滯革命的家庭性別關係。正因為家務公平觀似乎更傳統,學者L. Thompson認為,如果女性期待或要求家務安排改變,那麼就必須先意識到家務不公平分配這件事。

 

影響家務公平觀的機制

實際家務分工與是否公平的主觀評估,並不一致,所以公平觀並不只是根基於實際分工是否平等而來。先來說說平等(equality)與公平(equity)的差異。

根據公平合理原則,「平等」指的是 50-50 各一半這樣的分配,而是否「公平」這樣的判定,是根據相對付出與回報。換句話說,絕大部分的家務分工研究是根據實際家務時數或工作項目的分配、檢視實際分工是否平等。相較之下,公平的主觀判定是根據「相對」付出與回報

那麼,究竟哪些機制建構出個人主觀態度?早期有些人將解釋實際家務分工的因素用來解釋家務公平觀,其最主要理論包括時間可利用論(time availability)、相對資源或協商論(resource-bargaining)、依賴理論(dependency)等等。這些理論觀點認為,理性計算是家務分工的原則,通常時間與其他資源被視為主要計算的內容,亦即,配偶間的家務分工取決於個人時間與其他資源的多寡。因為時間是有限資源,如工作時間長,那麼可以分配到做家務的時間就少;若從相對資源來討論,其前提是大家不喜歡家務工作,為了逃避家務,可以利用個人資源來協調,常見的資源為經濟收入、財富、學歷、職業聲望等,如果擁有較多個人資源,往往意味著更多的協商權力來逃避家務。由於男性通常擁有較高的收入、財富、教育程度等,許多男性得以規避家務責任,女性則從事更多家務,藉此換取配偶更多資源的付出。

但上述理性計算、性別中立的理論觀點,不一定能充分解釋家務公平觀以及其他主觀性認知或判斷,有學者根據相對剝奪概念,提出分配正義觀點(distributive justice),重新思考個人在判斷公不公平的時候,到底那些機制影響了態度。根據 L. Thompson、B. Major 等學者的看法,個人對家務分工公平性的主觀判定,大致經由三種機制。

第一種機制是結果價值(outcome values or valued outcomes),意思是指家務或與家庭生活等重要結果,例如花在家務的時間、體力、或家庭關係等等。當然,個人花費在家務上的時間與精力是重要付出。不過,有些女性可能認為家庭和諧、家人幸福是更有價值的結果,因而覺得如果自己多花一點時間來照顧大家,讓婚姻更和樂、家庭更美滿。即使家務安排對自己很不平等,女性可能還是接受這樣的情形,不會覺得不公平。

第二種機制是比較過程中的參照對象。當一個人判定公不公平時,往往會先將自己的情形與其他情形比較。關於比較或參考對象,一般人會選擇與自己特質相近的人。以家務分工而言,性別是重要的參考特質。例如,一個女性可能跟自己的媽媽姊姊比一下,發現媽媽姐姐負擔的家務更多,繼而想到反正大部分女性都背負很重的家務,也就釋懷了;若是跟自己的配偶相比、甚或爸爸哥哥等男性比較,可能反而心裡開始不平衡,因為男性通常負擔較少家務,相形之下,自己的家務負擔就顯得更沉重。除此之外,參照群體也可能是更抽象的所謂一般人或一般趨勢,如社會大致趨勢、規範、性別角色期待等,如果大部分女性都做很多家務,一位女性看見這樣的現實,即使個人家務分工很不平等,可能也能接受這樣的安排。

第三種機制是合理化程序(justifications),也就是說,面對不平等的家務分工,人們可能找些合理化的理由。例如依據傳統性別態度或文化規範,有些人認為女性擅長家務,所以應該承擔更多的家事;如果家務安排是經過配偶間討論協商的結果,即便事實結果仍不平等,女性也會覺得她們的家務負擔相對合理。

在此觀點下的相關研究,有 A. J. Hawkins 等人根據 234 位雙薪家庭婦女為樣本,他們發現家人的感激是促使女性認為家務公平的最重要因素(outcome values),其次,如果家務分配有經過配偶間協調(justifications),女性也會覺得公平。援用分配正義觀點,T. N. Greenstein 認為整體社會性別關係是一個概化的參照對象,個人不只與其他個人比較,很多時候也將「普遍的大眾」當成比較對象,所以,如果和大家的家務分工比較,自己的負擔更大,那麼個人會認為自己的家務負擔不公平。M. Braun 等人則從相對資源觀點出發,發現兩性的經濟機會結構會影響女性的公平觀,具體來說,在性別收入差距較小、機會結構對女性較平等的社會,女性對家務分工不對等的容忍度較小,比較會覺得家務分工不公平。

 

家務公平觀改變嗎?

前面探討了個人家務公平觀形成的機制,也指出公平觀比實際分工更傳統、更不隨著社會變遷而改變。不過,影響個人公平觀的機制,往往隨著個人生活轉變而不同。例如,工作狀態會改變、個人在意的價值結果會改變、比較的參照對象也在改變。那麼,對家務分工的公平判定是否也會因而改變?

此問題的相關研究只有寥寥幾篇,但仍呈現非常有趣的發現,以 F. Perales 等人的研究為例,該論文發現,幾項重要的生命歷程改變,會影響女性對家務的看法。明確來說,在過去一年有了小孩、或者進入了一段同居關係、甚或與同居伴侶結婚,這些生命事件轉變都讓女性比較不會覺得家務不公平

這裡要提出的問題是:明明做一樣多的家務、花一樣多時間完成職場工作、伴侶也沒有增加家務量,女性為什麼會因為這些生命歷程轉變,反而覺得沒有不公平?可能的理由是,當女性有了小孩、有了同居伴侶、或進入結婚,女性自我認同的角色有了變化,在乎的價值結果不同了,參照群體可能也不同。身為一位母親、進入婚姻、或身處親密關係,女性可能將這些角色轉變連結到傳統女性角色期待,覺得需要對孩子、婚姻付出多一些,付出方式包括更無私的做家事、照顧孩子,而不去考量到底誰做得比較多、到底公不公平。有趣的是,面對同樣的生命歷程轉變,男性的家務公平觀卻沒有改變,這樣的發現說明了家務公平觀與女性重要角色轉變的連結更強烈。

除了個人公平觀改變,另一個值得探討的主題是:整體社會公平觀是否改變,如果影響個人與社會公平觀的社會層級機制轉變,那麼個人或整體社會的家務公平觀也會轉變嗎?一項跨國研究比較 23 個國家發現,在 2002 與 2012 年間,23 個國家的平均公平觀沒有明顯變化,這是因為有些國家的整體公平觀上升、有些下降,因而產生這樣的結果。值得一提的是,日本與台灣是變化最明顯的兩個國家,這兩個社會的女性裡認為自己家務安排不公平的比例大幅增加,而影響這種改變的其中一個重要巨觀機制是女性勞參率提升,具體來說,經濟結構若變得對女性更平等,女性可能越覺得女性應獲得平等家務安排,因而越可能覺得不公平。

家務公平觀可能是影響性別關係轉變的關鍵

家務是否公平的主觀感受,對家庭生活或個人生活會帶來怎麼樣的影響? 越來越多學者指出,主觀的家務感受比實際家務分工對個人主觀福祉、婚姻品質都有更大的影響。不管是台灣還是跨國脈絡,家務公平觀會影響家庭滿意度與關係滿意度,如果認為家務安排公平,對家庭生活的滿意度就越高,對夫妻關係的滿意度也越高。

回到最開始的論述,當女性開始覺得家務不公平,女性才會想要改變家務安排與家庭中的性別關係。尋求改變的其中一項作法是:使用語言表達出對既有家務安排的不贊同。一項檢視公平觀與家務衝突的研究發現:首先,當伴侶中其中一人感到家務分工對女性較不公平時,其與伴侶間有比較高頻率的家務衝突(相較於感到公平的伴侶),而且有趣的是,實際家務分工情形並不會影響衝突發生(主觀感受才具有影響力);其次,在自述家務分工不公平的關係中,其實大部分的伴侶也只有低頻率的衝突,換句話說,雖然衝突頻率在感受到不公平的伴侶間較高,但此一連結其實仍受到一些因素調節,包含性別態度、經濟地位等。明確而言,當個人的性別態度更平等,覺得家務分工不公平的女性越可能發聲、對不平等家務安排表達不同意;另外,對待女性更平等的經濟社會,因為女性的經濟地位較高,可能女性覺得自己應該有權利獲得更平等的對待,所以女性也比較可能以衝突來尋求改變。

總地來說,家務公平觀對個人生活福祉與家庭生活的影響十分深刻,更重要的是,實際家務分工與公平觀的不一致提供了家庭性別關係緩慢改變的一些可能解釋,也指出對家庭生活與家務工作的主觀想法,可能是影響性別關係轉變的重要關鍵。

 

Cover Image: http://english.hani.co.kr/arti/english_edition/e_national/720868.html

One thought on “家務分工你覺得公平嗎?女性的矛盾家務公平觀

  1. 台上明星、台下母親:三位芭蕾舞者,如何找到人生的平衡?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7376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