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胖」在一起?好朋友帶來的不可承受之「重」

吳韻璇/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

 

根據 2013-2016 年「國民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1),國人的身體曲線似乎日漸圓潤。我國 19 歲以上成人過重及肥胖盛行率高達 45.4%,相較於 20 年前調查 33%8 年前調查 43.4%。這份調查所指的過重和肥胖乃採取世界衛生組織(WHO)定義,以身體質量指數(英文為 Body Mass Index,簡稱 BMI,計算公式為體重(公斤)除以身高(公尺)的平方)來界定。BMI大於等於 24 且小於 27 為過重,大於等於 27 則是肥胖。雖然近年成長速度略減緩,但是整體仍然呈現增加的趨勢。特別是 19 歲以上成年男性之過重及肥胖盛行率,在這 20 年間,更是從每三個人當中有一個過重或肥胖,變成每兩個人當中就有一個過重或肥胖。

肥胖可能「傳染」嗎?

很多人都以為,變胖是因為多吃不運動的不健康生活模式,但新的研究發現:肥胖更可能藉由我們的社交網絡而「被傳染」、甚至是「傳染」網絡中的他人。然而,「與他人的日常社交互動」以及「日趨嚴重的國人肥胖率」,兩者之間看似毫無關係,卻又是如何產生關聯性呢?在繼續討論這話題之前,我們先要了解社交網絡對於我們到底有什麼影響。

社交生活幫助我們建構起屬於每個人的「社會網絡」(social network),在網絡當中個人與他人互動的過程,會建立起不同程度的關聯性。而在過去的許多研究證據都顯示:這樣的社會網絡深深影響著每個人的思考方式、情緒起伏甚至是行為模式。就像俗話說的「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我與我的社交生活中的人們之所以會聚集起來,就是因為我們可能有相近的興趣、類似的生活背景、共同的生長經驗,以及相同的理想信念。因為以上種種的可能原因,我們彼此之間逐漸形成了社會網絡。

當然在這社會網絡中,每一個體因為有相同目的/價值觀/目標,也就更願意花時間、耗心力聚集在一起。當相處的時間更長,彼此之間交換訊息、資源與想法的頻率相對地也在增加。與此同時,在網絡當中的每位個體,相互間不光是羈絆與關係越來越深,就連行為也會開始下意識地互相模仿,甚至可能逐漸趨於相同。因此處在同一社會網絡的人們,在影響別人的同時,也一併受到影響。

正是這樣的社會網絡及其特徵,使得肥胖得以在社會網絡當中「傳染」開來。2007 年由哈佛大學的 Nicholas A. Christakis 與加州大學的 James H. Fowler 所發表之有關社交網絡和肥胖症的研究最具代表性(2)簡單來說,他們發現當社會網絡的其中一員變胖時,同網絡的成員一起變胖的機會也會大幅增加。再者,社交網絡不僅與肥胖直接相關,還與肥胖相關的行為,包括吸煙,飲食和體育鍛煉也都有關聯性。

兩位作者使用來自於弗雷明漢心臟研究(Framingham Heart Study)的長期追蹤資料進行分析。所謂的「肥胖」,在這個研究當中則被定義為身體質量指數大於等於 30。首先,在追蹤 32 年後(1971 -2003 年),研究數據顯示在「觀察到的網絡」中,一個人的肥胖可能傳染給與其有直接相互認識關係之另一人,並且肥胖的人與非肥胖的人會形成不同的群聚(原文以動畫方式提解說 32 年當中的肥胖傳染情況)。同時為了能更加準確的量化比較這些不同的群聚/傳染情況,兩位作者另創建了「模擬網絡」,使其所有特徵與「觀察到的網絡」一樣,但是在「模擬網絡」當中設定肥胖是隨機發生在直接互相認識的兩人之間。接著比較在「觀察到的網絡」與在「模擬網絡」當中,一個人將肥胖傳染另一個人的機會有多少差異。研究結果顯示:相較於在「模擬網絡」中的肥胖是隨機發生,在「觀察網絡」中若有一個人肥胖,朋友(一度分隔)的肥胖風險將提高 45%,甚至連朋友的朋友(二度分隔)以及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三度分隔)的肥胖風險,也分別提高 20%10%,直到在四度分隔後才不再具有影響性。

另外,研究結果顯示:如果一個人的手足、配偶或朋友肥胖,此人肥胖的風險就會增加。當變胖的是手足或是配偶,此個體變胖的可能性將提高差不多四成;但是如果變胖的是朋友,這個人變胖的可能性將會提高 57%。同時,因為友誼種類的不同,對於變胖的風險亦有不同程度的影響。如果變胖的朋友跟你有互相認定的友情,或是與你相同性別,你變胖的可能性將分別提高到 171%71%。這樣的現象,不難與現實生活相互連接:首先,古人是每逢佳節倍思親,如今的社會則是每逢佳節倍「聚餐」。在現代繁忙社會環境當中,與家人們一起吃飯,成為最常見的節日慶祝方式。另外,我們的社交生活也常藉由著「吃」展開,例如天冷了、念書累了、工作倦了,好友時不時邀約晚上一同去麻辣火鍋吃到飽,或共進消夜好好犒賞一下自己。當你因為與家人或好友聚餐而攝取過多的熱量,卻又沒有適度的運動加以消耗,不難想像體型也就逐漸圓潤了。

強連結、弱連結與肥胖風險

然而在一個人的社會網絡當中,還是有親疏遠近之分。像是親密的家人與好友,以及學校或是工作場域中關係密切的同學或是同事,都可歸屬於強連結(strong ties)。而網絡當中的遠房親戚、朋友介紹的朋友、只因學校、工作環境或生活圈相重疊而成為「認識的人」,則成為所謂的弱連結(weak ties)。這樣的親疏遠近如何影響人們變肥胖的可能性呢?基於這樣的好奇,筆者與研究團隊決定進一步去探討:個體的強連結與弱連結對於個體的肥胖情況是否具有相同的影響力(3)。在「肥胖」定義為身體質量指數大於 30 之情形下,在我們 2018 年出版的研究當中顯示:不論強連結與弱連結的肥胖程度為何,一個人如果有較多的強連結在其個人網絡當中,則會有較高的肥胖風險。相對而言,若一個人有較多的弱連結,則會有較低的肥胖風險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產生呢?為什麼是我們較為親近的家人或是朋友,會增加我們的肥胖風險程度,而我們的點頭之交甚至同事,則會與降低我們的肥胖風險?

首先,對於個人社會網絡的強連結和肥胖的關係,我們可以用「同質性(homophily)原則」來解釋。「同質性原則」是指個體之間的同質性越高,他們的社交互動就會越頻繁,但個體之間若是異質性越高則相反。而個人與其社會網絡中的強連結,通常彼此之間有高度情感依戀和親密關係,甚至具有相似的社會人口學。因此若一個人擁有較多的強連結在其社會網絡當中,則可以反映出這個人的社會網絡同質性較高。

這樣具有高度同質性的強連結,重要特徵在於彼此共享相同的資源與訊息,並且具有相似的行為特徵(包含飲食或身體活動)。但是同時也會產生資源與訊息冗餘的情況,例如我與 a 還有 b 都是在同一個網絡當中且彼此為強連結,那就可能會出現我從 a 那邊聽到的資訊,與我從 b 那邊聽到的訊息是相同,因為 a 可能就是從 b 那邊聽到。因此,一個人與其強連結之間,資源與訊息流通度或許就被限制在一定範圍之內甚至是滯留。同時由於你們的行為特徵也十分相似,行為模式就被侷限。但是當一個人想要改變體重、肥胖狀態,首先他需要有全面且更新的健康知識,並且同時輔佐行為模式的修改。然而對於一個具有較多強連結的社會網絡個體而言,要有這些改變或許更是困難重重。同時當一個人具有較高同質性的社交網絡,可能因為此網絡的社會及文化脈絡,對於體重、或是體型有不同看法,進而會影響到這個人對體重或體型規範有不同的界定方法,更因此在無形之中成為減輕體重的阻礙,使個體根本沒有產生減重的想法或動力。

相較於強連結而言,個體的弱連結能讓他與不同的社會群體建立起網絡橋梁,藉由這樣的橋梁與多樣化的個體建立聯繫,並提供更為廣泛的訊息渠道及多元的行為模式。因此,弱連結的存在可能表示一個人的網絡中存在更大的異質性,這可以為個人提供更廣泛的健康訊息和資源,例如營養、飲食或運動,使個體具備更大的決策自主權,甚至足以改變個體的行為模式,這些都可能間接起作用以減少肥胖的風險。

結語

我們的社會網絡深深地影響著我們的思考與行為。具有多樣規模或形式的社會網絡的人,接觸或獲得不同的訊息與資源程度也優於交友同質性高的個體,所以不同的生活經驗或行為形態,也能透過彼此的人際互動或社交網絡傳播。或許當有天我們發現需要尋找新的改變行為之動力時,可以嘗試的方法便是跨出既有的社交舒適圈,尋找平常不是一起從事共同活動的夥伴們,相信可以提供我們更多新穎且不一樣選項的可能性。

 


(1) 行政院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2018,330 日),《2017 國民健康署年報中文版》。取自https://health99.hpa.gov.tw/educZone/edu_detail.aspx?CatId=21980

(2) Christakis, Nicholas A. and James H. Fowler. (2007). The Spread of Obesity in a Large Social Network over 32 Years.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57, no. 4: 370-379.

(3) Wu, Y. H., Moore, S., and Dube, L. (2018). Social Capital and Obesity among Adults: Longitudinal Findings from the Montreal Neighborhood Networks and Healthy Aging Panel. Preventive Medicine, 111, 366-370.

 

在〈當我們「胖」在一起?好朋友帶來的不可承受之「重」〉中有 2 則留言

  1. 粗略思考,想一起討論分享。

    1. 老師原文研究的問題意識,較傾向探討社會網絡的運作特質,但因選了肥胖風險當做觀察對象,所以即使研究無意,但研究結果仍可能被使用來與肥胖污名論述接軌,像是新聞藉相關研究製造「跟胖子交朋友會變胖」的印象,如2007年這篇報導:http://www.epochtimes.com/b5/7/7/26/n1784271.htm

    只要google「跟胖子做朋友」,就可以發現,這十年間,大眾媒體時常斷章取義研究結果並再製污名論述,當肥胖者已常是社會排除的對象(如:校園人際排擠、霸凌),而肥胖污名與身體意象壓力也形成社會健康風險(如飲食與其他身心失序),怎麼去思考這類社會效應,實在也是挑戰。

    2. 還未確認研究中的「肥胖風險」如何測量,但想到:關於肥胖風險與社會連結的討論,也有一些研究指出孤獨、缺乏社會連結的壓力性飲食(stress eating),跟當代的變胖相關;討論「社會連結」與「變胖」的相關性時,文中也有提到就如同生活中人們工作累、讀書累會相揪吃消夜麻辣鍋。不論是孤獨讓人胖,還是不孤獨才讓人胖,這些「變胖風險」行為,好像多少都若隱若現地跟「用吃紓壓」有連結。不知肥胖風險高的社群,會不會共享其他社會獨特性?例如,可能其實有比較顯著的壓力性飲食的狀況,而這些壓力來自哪裡呢?就像也有研究談論階級與肥胖風險之間的關連,這些視角或許能帶來更多的批判性?

    3. 承上,這或許較離了本研究的題,但回到個體行動層次,有肥胖風險者彼此群聚,讓我想起,因為我自己就是一個胖子,我的確會找不會互相批判我的身材,或用減肥來連結我的人相處(雖然就算身處很多批判的社群也不見得能瘦下來),有時跟誰連結,「不會批判自己」是一個重要的考量,高肥胖風險者的群聚也許不見得跟這點全然無關。
    以上一些分享~

  2. 2個成人1個胖! 台灣肥胖盛行率不斷攀高

    隨處都是含糖飲、炸雞排的台灣,過重和肥胖盛行率不斷攀升。據2013-2016年「國民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我國成人過重及肥胖盛行率高達45.4%,相較於20年前調查32.7%、8年前調查43.4%,雖然增加趨勢漸緩,但20年來已從3個成人1個胖,演變為現在近2個成人1個胖!

    過重及肥胖的定義
    在國際上常用身體質量指數(BMI)或腰圍來作為評估指標。在台灣,BMI≧24為過重,≧27是輕度肥胖,>30是中度肥胖,35以上則屬重度肥胖。

    10個男人5.3個胖
    依據2013-2016年「國民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我國成人過重及肥胖盛行率為45.4%,尤其男性高達53.4%,女性則為38.3%。放眼國際,依據世界肥胖聯盟(World Obeisty Federation)2016年公布各國過重及肥胖盛行率資料,台灣若與APEC(亞太經合組織)的11個亞洲國家比較,男性過重及肥胖盛行率依序為﹕1.汶萊(61.5%)、2.馬來西亞(46.6%)、3.新加坡(46.6%)、4.台灣(43.7%);女性依序為1.汶萊(59.8%)、2.馬來西亞(48.9%)、3.泰國(34.3%)、4.香港(34%)、5.新加坡(33.8%)、6.印尼(32.4%)、7.台灣(30.8%)。可見我國成人過重及肥胖盛行率是亞洲的中段班。

    不過,相較於1993至1996年調查的32.7%,2005-2008年的43.4%,12年間大幅上升10.7%;近8年調查自43.4%增為45.4%,也就是8年上升2%,顯示成人過重及肥胖盛行率增加趨勢已趨緩。另根據教育部學生體位資料,105學年度國小及國中學童過重及肥胖比率各為28.1%及29.5%,其中國小學童較104學年度下降0.6%,104學年度又較103學年度下降0.3%,顯見小學生中的過重及肥胖比率已下降。上述兩調查也代表台灣推動肥胖防治初見成效。

    中年女性壓力大愛吃甜 5成6腰太粗
    然而要注意的是,細究40-64歲女性,竟有56.1%腰圍過粗(腰圍≧80公分),44.7%體重過重及肥胖,更有23.5%高血壓。比對2017年調查,這個年齡層的女性有五成五每星期會喝含糖飲料,只有不到三成天天五蔬果。國民健康署提醒,現代女性往往身兼多角色,忙碌和壓力大等因素使得多數女性喜歡吃甜食或消夜療癒心靈。而甜食刺激大腦多巴胺神經元、讓人感到興奮,可能導致對甜食上癮,加上太忙沒時間運動、基礎代謝率降低,一不小心就可能腰圍過粗、體重過重或肥胖,必須特別注意。

    胖久了小心慢性病纏身
    肥胖主因熱量攝取過多、消耗太少,導致熱量累積以脂肪的形式堆積在體內。除了遺傳外,主要受到致胖環境與生活型態的影響。國民健康署提醒,若20-65歲輕度到中度肥胖者(BMI在27-35之間),當醫師告知有高血壓、糖尿病、睡眠呼吸中止、心血管疾病、代謝症候群等慢性病時,減重可以達到控制或改善疾病症狀,而減重除了首重飲食調整及運動,必要時可依醫師建議再加套裝減重計畫或藥物輔助治療;但無論選擇哪種方式減重,生活型態調整好才能事半功倍。

    揪出各年齡層肥胖因子
    肥胖的成因複雜且多元,不同性別與年齡層的肥胖致因也不同。以下分為幼兒、學齡期兒童、青少年與成人的肥胖因子,先找出可能元凶,再調整生活習慣來避免或改善吧!

    幼兒﹕幼兒時期的肥胖往往會延續到兒童時期,所以父母不能自我安慰「小時候胖不是胖」,應從這時開始控制。學齡前幼兒過重及肥胖的因素包括母親妊娠糖尿病、母親孕期抽菸、未接受母乳哺育、嬰兒期快速成長、嬰兒期較短的睡眠時間、體能活動較少、過早食用固體食物。

    學齡期兒童﹕這時肥胖的相關決定因素分為學校環境與家庭生活的飲食與體能活動。例如學校是否提供足夠的課間與課後體能活動課程、硬體設施讓孩子動一動;家長對孩子飲食與生活型態的正確認知與關心,都是孩子會不會變成胖小孩的重要關鍵。

    青少年﹕同時面臨升學壓力、體能活動與熱量需求迅速增加,青少年肥胖因子包括飲食、體能活動與睡眠。他們的飲食與運動行為容易受同儕影響,所以應特別注意學校的飲食、運動環境與課業安排。

    成人﹕成人的肥胖與生活型態和職業型態息息相關,例如醫院中必須常熬夜待命的總醫師,常常被笑稱「腫醫師」,主因就是他們的職業型態讓人無法定時三餐、壓力大又睡得少。飲食方面,不吃早餐、常喝含糖飲和高熱量食物、常常外食,都是致胖兇手;體能活動方面,OL、職業司機等需要久坐工作的人致胖風險較高。另外,成年女性容易因為懷孕時體重增加過多,以及產後無哺育母乳與飲食控制,而成為胖媽媽。

    飲食調整與運動建議
    飲食控制、增加身體活動是減重的不二法門。以下簡易方式不用辛苦節食,1年約可減重3-5%,以90公斤為例,大約可減3-5公斤。

    健康吃:多喝白開水、多吃蔬果、多全穀雜糧、少油、少鹽、少糖。每天減少攝取500大卡熱量,或減少攝食300大卡熱量且增加體能活動多消耗200大卡,就能每週減0.5公斤。但要注意控制體重時,每日攝取熱量不可低於1200大卡。

    快樂動:每週累積150分鐘中等強度身體活動,只能維持體位及基本體能;如果要達到減重或提升體能的目標,須300分鐘以上中等強度身體活動,建議加入高強度有氧運動或高低強度間歇運動,更容易達到減重效果。此外,每週至少2天做肌力運動,不但可增加肌肉量,更能增加胰島素敏感度,降低代謝症候群罹病風險。

    天天量體重:天天定時量,隨時提醒自己維持體重。
    https://www.sportsplanetmag.com/article/desc/190004667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