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自助餐」:批踢踢的腫足騎士們

臺灣關於人種及文化差異的討論並非新鮮事。當「黑人的命也是命/黑命攸關」(Black Lives Matter, BLM)在美國各地風起雲湧時,在臺灣最大的網路論壇批踢踢(PTT)卻不見太多對於黑人平權運動的支持,「黑人自助餐」這個負面詞彙仍然持續被使用。如同仇女的網路鄉民們使用「女權自助餐」一詞,黑人自助餐意味著:種族如同女權等口號,被黑人隨意「濫用」來爭取(不應得的)權利。 既然「黑人自助餐」一詞在網路上被普遍使用,本文也來「批踢踢看天下」一番。

福利之鄉‧煙囪之城:麥寮與六輕的故事(下)

對許多年輕人來說,2011年到2013年的臺灣無疑地正處於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的階段。捲動全臺無數青年的反國光石化運動在2011年畫下句點,除了成功地迫使馬政府退回國光石化計畫,更讓許多年輕學子踏出校園的高牆,走進農村。除了反國光石化運動,當時苗栗大埔的強制徵收事件也召喚了無數青年,怪手霸道地開進正待收成的農田,在一片翠綠的稻穀中硬是碾出一道醜陋的傷痕,在許多年輕社會運動者的心中銘刻下難以抹滅的共同記憶。這一波又一波的抗爭,也讓更多人開始關注「唯經濟發展主義」的弊病,看到了更多與彰化大城類似的西南部沿海鄉鎮,被迫與高汙染、高風險的巨型工業區為鄰。

福利之鄉‧煙囪之城:麥寮與六輕的故事(中)

本章討論的,是台塑在麥寮及周邊鄉鎮進行的農漁業輔導計畫。農漁業輔導計畫交織著兩個重要議題:台塑做為一個大型石化集團,如何運用他們的資源,與麥寮的地方社會發生互動;以及麥寮做為一個位於龐大石化園區旁的農業生產基地,第一級產業從業者對於污染的感知。

福利之鄉‧煙囪之城:麥寮與六輕的故事(上)

麥寮鄉位於雲林縣西北角,北以濁水溪與彰化縣大城鄉為界,南以新虎尾溪與臺西鄉、東勢鄉為鄰,西面濱臨臺灣海峽,東北季風強烈,當地人常以「風頭水尾」來形容麥寮的自然環境。雖然挾帶鹽分的東北季風不利一般農作物生長,但麥寮鄉卻是臺灣重要的農漁牧業產地。就農業而言,麥寮的榨菜產量佔全國80%,契作美生菜外銷日本、南韓、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就養殖漁業而言,麥寮臺灣鯛產量居雲林之冠,並且也是鱸魚、蜆仔、文蛤的重要產地;就畜牧業而言,麥寮鄉共有153座養豬場,飼養頭數超過35萬頭,居全臺各鄉鎮之冠,遠超過第二名雲林二崙22萬餘頭及第三名彰化芳苑21萬餘頭,[2]並發展出「台全珍豬」品牌行銷各地。麥寮,有著厚實的在地產業基礎。

日本留學生看台灣交通環境(下):機車騎士的怒火,重新審視「以汽車為主體」的社會

在前篇,我透過數據點出了台灣交通環境的現況:在台灣,一生中至少發生一次交通事故的機率為80%;日本在1970年代經歷過的「交通戰爭」,與 2020年代台灣的交通環境並無二致;而如此惡劣的環境背後,則是以「弱肉強食」邏輯來運作的世界。 在後篇,我將以前篇的內容為基礎,進行以下探討: 首先,透過(1)個人化(2)神秘化的分類,討論台灣交通環境的責任問題,並提出「交通3E政策」作為解決方案,以3E的視角考察台灣的交通現況。 接著,我將討論台灣的「機車問題」,思考機車高擁有率的背後原因,舉機車騎士的社會運動為例,呈現出機車族作為弱勢的面向。 最後,我將探討「汽車社會」概念本身的問題。

日本留學生看台灣交通環境(上):有如處於「戰爭狀態」,馬路上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我搬到台灣已經兩年了。在這段時間裡,我吃了美味的食物,感受到人的溫暖,度過了一段愉快的時光。只有一件事我不太習慣,那就是台灣的交通環境。 在過去的兩年裡,我好幾次差點在台灣的街道上被撞。當我在外步行時,由於沒有人行道,我盡量靠近路的邊緣行走,但那裡擠滿了違停車輛,我被迫閃避違規停車的車輛,走在車道中間,朝我迫近的汽車和摩托車為了閃避我,而按著喇叭,疾馳而過。 這就是住在台灣的人的日常生活。 每天都會看到痛苦的交通事故新聞。最近,文史作家陳柔縉、 帕運游泳國手陳亮達等為台灣做出巨大貢獻的人,被交通事故奪去了生命。這種死亡交通事故在台灣各地正持續發生。一旦發生事故,不僅受害者,他們的親朋好友的悲傷是無法計量的。然而,不曉得什麼原因,這種情況尚未改善,人們似乎已經完全習慣了。

滾石生不生苔?──公職男女的調動與升遷現象

說到公務員,大家的第一印象是甚麼? 穩定、鐵飯碗。──我想這是大多數人馬上能聯想到的詞彙。 對部分人而言,公職生涯吸引人的不只是穩定,而是對女性相對友善的職場環境。隨著女性教育程度提高,參與就業的女性越來越多,通過各級考試擔任公職的女性也逐漸增加。2011年時,女性已佔政府行政機關公務人員總數的一半,此後男女公務員的人數大致均等。性別平等──這個政府致力推動,且遠較東亞鄰國表現亮眼──的理想,似乎在公部門實現了。但實際情況沒有想像中的樂觀。比如說,儘管在行政機關的女性公務員人數已能與男性抗衡,且自1992年之後,每年女性人數都佔高考及格者的半數以上,但女性只佔高階公務員(簡任)的三分之一左右,且多數女性高階公務員為10職等。與公務員升遷相關的統計數據也顯示,整體而言,女性升遷的速度較男性為慢。很顯然,臺灣公部門確實存在玻璃天花板。

運動紀實:BLM的都市叢林游擊戰──紐約非暴力的藝術抗爭

兩年前的五月底,美國明尼蘇達州的明尼亞波利斯,一名黑人(喬治・佛洛伊德)慘遭白人警員壓頸8分46秒直至死亡,瞬間引爆美國積蓄已久的種族議題,造成全國性的抗爭運動,猶如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眾人高舉著Black Lives Matter(BLM,中譯「黑人的命也是命」或「黑命亦命」)的旗幟,抗議警察對黑人族群長久以來的不平等對待,在逮捕、執法、監禁等層面都顯示種族上的偏誤,使有色人種淪為警察體系下的弱勢方。

訪談怎麼更「深」又更「真」?來自重量級研究者的技巧

訪談是社會科學重要的研究方法,在新聞、商業等各個領域也都經常需要應用。訪談看似簡單,甚至有人以為會講話就會訪談,但其實,訪談技巧的好壞,決定訪談品質的高低。而關於訪談品質,我們經常擔心兩個問題:首先,我們訪談的深度夠不夠,是否能得到足夠豐富的資訊?其次,受訪者的講法,又是否真實反映他們的真實看法(尤其是一段時間以前的看法)?

不考試,公平嗎?以全國考招資料檢視多元入學公平性

自2002年「大學多元入學方案」正式上路起,「申請入學」至今已成為多數應屆生的主要升學管道,透過第一階段的考試成績通過門檻,加上第二階段的書審及面試,降低大學入學篩選判準完全倚賴「應試能力」的程度。多年以來,媒體輿論經常質疑入學制度改革造成教育機會分配不公,直覺地推論經濟不利地位的學生,將因缺乏家庭資源挹注,造成第二階段入學劣勢。換言之,多數臺灣人傾向認為考試選才客觀公正。 多元入學制度新增的入學管道「個人申請」倚賴考試以外的篩選形式,更容易受到學生背後的家庭優勢條件所操縱影響。 多元入學是否造成入學機會不公?事實上,已有不少研究嘗試回應此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