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力當道?女性參政背後的虛與實

【唐文慧/國立中山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十一月剛落幕的地方選舉,臺灣產生了七位女性縣市首長,而且清一色是國民黨提名的當選人。中央社新聞並以「女力當道」來形容這次的結果。特別的是,這次縣市長的選舉,民進黨只提名一位女性,且慘遭落敗,相較起來,國民黨不但大量提名女性,而且得到豐碩的戰果。從這個角度來看,在鼓勵女性參政方面,國民黨似乎遠遠地超越了民進黨。2016 年蔡英文代表民進黨參選,並成為臺灣第一女總統的記憶猶新,兩年後的今天,國民黨的提名策略與選舉大勝的結果,讓我們不禁好奇且需再次檢視,臺灣女性參政的背後,究竟有哪些的虛虛實實。

攸關利益!年改與農業韓流是民進黨敗選的最重要原因

【林宗弘/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民進黨選後檢討流彈四射,有評論人認為同婚有關議題之公投影響選情,然而病急亂抓藥,可能會讓綠營、白色力量與彩虹派內鬨更嚴重。本文的主旨很簡單,在年金改革、農業派系、同婚爭議、一例一休與東奧正名等各方面衝突當中,年金改革單一議題,在時間與空間上最可能是導致國民黨韓流崛起與民進黨選票流失的罪魁禍首,其次則是農業政策所引發的派系動員。就算中共利用海外帳號發動網路聲量,台灣本地的利益團體動員才是影響選情關鍵,這與選民對兩岸政策的認知關連極小,以下是證據。

再訪跨國灰姑娘:台灣的照顧與遷移體制

【藍佩嘉/台灣大學社會學系】《跨國灰姑娘》一書出版已屆十年。過了 10 年,我再回頭檢視近十年來相關移工制度的變化,運用近來學者提出「照顧體制」與「遷移體制」這兩個概念,探討台灣社會如何組織照顧的供給與需求,以及管理公民與移民之間的界線。其次,我也重新檢視雇傭關係中的微觀政治,尤其是原書中的「全球照顧鏈」、「外包孝道」等概念,透過反省本書分析的限制與不足,提出未來的研究議程與方向。

看見有血有肉的欲望性公民

【陳美華/中山大學社會系;王秀雲、黄于玲/成功大學醫學系】自從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於 2009 年提出多元成家法案以來,關於同志組織家庭、生兒育女的能見度大幅提升,但捍衛「傳統家庭價值」的反對聲浪不曾停止,甚至透過組織化的行動阻擋同婚入法。在這波關於同性婚姻的辯論中,雙方從臉書、Line 等社群媒體激戰到各級學校講堂、街頭宣講、家戶拜訪、大規模集會遊行,甚至分別提出(反)婚姻平權公投提案。(反)同婚運動在短短一年間不僅動員了台灣社運常見的行動策略,甚至一再翻新動員劇碼。然而,這些激情對立的過程中出現的一些現象,讓我們無法忽視同性親密關係、同志權利甚或廣義民主政治的相關問題。

Featured Video Play Icon

謝謝你,A君,讓我學會了愛

【廖珮如 /屏東科技大學通識中心】 這些年我上性別的課,如果真要提起葉永鋕,我總要在課前做足心理準備,告訴自己不能哭。但我從來沒有成功,每次影片看完我就情緒滿溢。那是因為,我總會想起這樣一個人,A君。

徵地與選舉:「韓流」會如同當年「柯P」效應嗎?應該不會

【傅偉哲/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林宗弘/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距離投票只剩不到幾天了,您準備好要投給誰了嗎?不管您是人們口中的北漂族還是南遷族,此次選舉大家很關注的一件事,是執政黨可以守住多少縣市?反對黨可以拿下多少縣市?這篇文章並非要做選舉預測,但如果按照過去十幾年地方選舉的長期趨勢來看,它反映了一個趨勢是:2008年國民黨狂勝對手的光景可能已經不再復返,繼之而起的是新的藍綠政治版圖。

支持同性婚姻平權與性別平等教育

「臺灣社會學會」是由社會學、社會工作、社會福利與社會政策等相關領域之教學研究人員所組成的學術團體。我們呼籲社會各界在11月24日對公民投票第14、15案,投下同意票,並對反同公投(第10、11、12案)投下不同意票,以督促立法院修民法保障婚姻平權,並持續於各級學校推動性別平等教育。

g0v可以解決政府與民眾的資訊落差嗎?公民科技的期望、實踐和挑戰

【彭松嶽/東海大學社會學系】公民科技(civic tech)的發展,是希望運用數位科技、以及數據的蒐集、分析、呈現,使得公眾可以更直接參與國家或城市治理。然而這樣的期望可以如何實踐?在過程中又遭遇到哪些挑戰?零時政府g0v 的發展,提供我們開始瞭解公民科技帶有那些期望,以及實際如何運作的管道。

別再漂了,來談真正的人口遷移

【葉高華/中山大學社會系】最近臺灣掀起一波討論人口遷移的熱潮,然而當中有許多言論逞臆而斷,缺乏科學根據。本文問三個問題:1、南部人口真的流向北部嗎?2、人口遷移就是「漂」嗎?3、用勞保資料看人口外移恰當嗎?答案是:1、不同時期有不同的流向,但是1990之後已經不再流向雙北,更多是流向桃園、台中;2、人口遷徙跟「漂」是兩回事;3、用勞保資料根本是嚴重錯誤。

家務分工你覺得公平嗎?女性的矛盾家務公平觀

【戴翠莪/台北大學社會學系】「這樣很不公平!」每天的生活裡,我們有時聽到上述的話,也發出這樣的嘆息。以家庭生活為例,美國電影同床異夢(The Breakup)有一段關於家務分工的衝突:女主角希望同居男友「幫她」一起洗碗盤,男朋友不情願地答應了,這時女主角卻不悅地說算了,男主角反問女主角為什麼,女主角於是說了關鍵的一句話: 「I want you to WANT to do the dishes」。正如電影片名,後來他們分手了,家務衝突這一幕凸顯他們關係中諸多的問題,包括性別平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