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與社會學的交會:視覺社會學發展概況

伴隨著傳播科技不斷演進,我們正處在一個視覺影像數量爆炸性成長的時代,日常生活裡高度仰賴影像來認識世界的「眼球世代」已儼然成形。面對圖像視覺文本產出豐沛的發展趨勢,如何使用影像來進行社會科學的知識生產與傳播,其需求日顯迫切,從近十年來視覺社會學(visual sociology)相關國際學術社群紛紛成立的活躍情形,已可窺見一二。本文將從其中扮演領頭羊角色的「國際視覺社會學學會」(International Visual Sociology Association, IVSA)介紹開始,並輔以參與該年會活動的觀察,嘗試勾勒出視覺社會學於國際間的發展概況。

人為什麼要遷移?

有些人可能終其一生都住在同一個地方或地區(例如出生地),有些人則是因為不同因素(例如求學或求職等),短暫或長期地離開原生家庭或原生地。那麼什麼是促成一個社會「人口流動」的原因呢?我們可以透過以下故事來理解。

社會金融(social finance)的可能性

資本早晚會被擊敗,或者資本主義是一個惡的體系,似乎在左派社會學中,是一個無需被證明的問題。從百年以來的馬克思,到近年的大衛‧哈維,幾乎都已經預言這個體系既是不平等剝削的來源,也是抹除人類本性的經濟制度。雖然此處這樣談可能過度簡化,但不可諱言有非常多數的左派,抱持著這個理念和想法,而且很少懷疑過。

日常化 ‧ 審美與距離:Simmel的社會形式美學

文化社會學者Eduardo de la Fuente在其《社會學與美學》裡提及,我們正經歷一場深刻的審美化 (aestheticization) 過程,以至於當代社會的各種形式越來越像一件藝術品。德國哲學家Wolfgang Welsch也指出類似的趨勢:當代無疑歷經一種美學的膨脹,從個人生活的風格化、商品與城市的設計化,進而擴展到思想與論述的美化與感性化。現實因素日益明顯與審美產生締結,整體的社會現實,逐漸可能被視為一種審美的建構 (aesthetic construction),審美活動不再僅限於純文藝與精緻文化的範疇,而是普遍滲透於每個尋常角落。創造性的日常生活美學 (Everyday Aesthetics) 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與實踐,也帶動社會學者開始將「審美」當作新興的研究課題。

台灣文化品味的軌跡:社會流動與音樂品味的關係

近日和一位從事國際貿易工作的長輩聚餐,席間,他聊到對於歐洲社會的飲食與文化觀察,頗有社會學/人類學家的味道。這令我回想起幾本閱讀過的書籍,如《葡萄酒的文化密碼》觀察了法國的社交圈,葡萄酒的話題已是社會融入的密碼;在葡萄酒的背後,是有血、有肉、有靈魂的文化,更是由一整個體系支持而交織成主體性深厚的價值。《烹飪、菜餚與階級》從食物的生產、分配、消費及飲食烹調連結到社會經濟結構和文化統御能力。這些有趣的常民生活觀察串起了「我/我們」和「所處世界」之間的連結。

不正常的人?台灣精神醫學與現代性的治理

精神醫學的標準化診斷系統,如何移植到台灣本土脈絡?透過台灣「不正常的人」迂迴反覆的生命歷程,折射出精神醫學何種特殊樣貌?精神醫學是如何鑲嵌於國家、司法與醫療體制,在台灣現代性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我們該如何帶著歷史視野回應現代精神醫學與在地社會文化的匯聚、糅合與衝突?

台灣捐款文化與公民社會:「禮物經濟」在社會改革的角色

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地區太平洋近海發生規模8.4的大地震,伴隨而來的海嘯與餘震引發了嚴重的災害。此「東日本大震災」發生後,台灣對日本災區援助的捐款高達了200億日元(大約54.6億台幣),給日本民眾留下相當深刻的印象。不僅災區的居民,一般的日本民眾也普遍認為,台灣民眾對捐贈具有高度的認同。「禮物經濟(gift economy)」的人類學概念,在台灣的社會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國內著名人力銀行,針對一般公司職員進行的問卷調查也顯示,大約80%的受訪者回答曾經參與過各種公益活動,其中約70%的受訪者表示,曾經參與過捐贈以及捐款等非以經濟為目的的互惠行動。

搶救大潭藻礁事件的社會觀察

2018年4月28日,由多個關心桃園藻礁的民間團體共同組成的「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召開記者會,並且舉辦了藻礁永存音樂會。在這個活動中,多個關心生態的環保團體齊聲表達「保護藻礁永不妥協」的信念,藉以喚起社會各界對藻礁的重視與保護的必要。

智能障礙、性/別歧視以及隔離式機構共謀下的集體性侵

日前,花蓮縣美崙啟能發展中心爆出疑似男性主管對機構內女性智能障礙者性侵事件,引起外界震驚。歷年來類似事情一再發生,究竟集中型機構式服務模式出了什麼問題?現行體制存有哪些疑慮?防範女性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的同時,我們又該如何保障她們被剝奪的情慾空間與性健康權?這些問題值得深思。

飄然轉旋回雪輕:你不知道的古裝劇中古代舞蹈真相

古裝劇中的武俠劇、宮廷戲總會上演俠士與俠女、美人與公子間複雜又纏綿的愛恨情仇,而武打與舞蹈的場景安排更是最容易極致化女主角的神韻、體態、靈氣,展現俠女英姿、美人柔媚的片段。俠女瀟灑、美人嬌媚的氣息往往最能在武打的翻身跳躍、凌空飛翔,或舞蹈的回旋轉身、回目流盼中加以體現。2004年由張藝謀導演,劉德華、金城武和章子怡主演的《十面埋伏》,可算是武俠劇中美人舞技真功夫展現之一例。女主角小妹在開場後不久於青樓「牡丹坊」所呈現的「舞」與「武」,不論是在動作編排、技術掌握、畫面捕捉都極其吸引人,也為此劇接下來的情節發展埋下伏筆。小妹溫文嫵媚的舞蹈與長袖擊鼓的武功也凸顯其善舞能武、剛柔並濟的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