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Video Play Icon

謝謝你,A君,讓我學會了愛

【廖珮如 /屏東科技大學通識中心】 這些年我上性別的課,如果真要提起葉永鋕,我總要在課前做足心理準備,告訴自己不能哭。但我從來沒有成功,每次影片看完我就情緒滿溢。那是因為,我總會想起這樣一個人,A君。

徵地與選舉:「韓流」會如同當年「柯P」效應嗎?應該不會

【傅偉哲/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林宗弘/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距離投票只剩不到幾天了,您準備好要投給誰了嗎?不管您是人們口中的北漂族還是南遷族,此次選舉大家很關注的一件事,是執政黨可以守住多少縣市?反對黨可以拿下多少縣市?這篇文章並非要做選舉預測,但如果按照過去十幾年地方選舉的長期趨勢來看,它反映了一個趨勢是:2008年國民黨狂勝對手的光景可能已經不再復返,繼之而起的是新的藍綠政治版圖。

支持同性婚姻平權與性別平等教育

「臺灣社會學會」是由社會學、社會工作、社會福利與社會政策等相關領域之教學研究人員所組成的學術團體。我們呼籲社會各界在11月24日對公民投票第14、15案,投下同意票,並對反同公投(第10、11、12案)投下不同意票,以督促立法院修民法保障婚姻平權,並持續於各級學校推動性別平等教育。

g0v可以解決政府與民眾的資訊落差嗎?公民科技的期望、實踐和挑戰

【彭松嶽/東海大學社會學系】公民科技(civic tech)的發展,是希望運用數位科技、以及數據的蒐集、分析、呈現,使得公眾可以更直接參與國家或城市治理。然而這樣的期望可以如何實踐?在過程中又遭遇到哪些挑戰?零時政府g0v 的發展,提供我們開始瞭解公民科技帶有那些期望,以及實際如何運作的管道。

別再漂了,來談真正的人口遷移

【葉高華/中山大學社會系】最近臺灣掀起一波討論人口遷移的熱潮,然而當中有許多言論逞臆而斷,缺乏科學根據。本文問三個問題:1、南部人口真的流向北部嗎?2、人口遷移就是「漂」嗎?3、用勞保資料看人口外移恰當嗎?答案是:1、不同時期有不同的流向,但是1990之後已經不再流向雙北,更多是流向桃園、台中;2、人口遷徙跟「漂」是兩回事;3、用勞保資料根本是嚴重錯誤。

Lo星人來了,地球人注意:「蘿莉塔」作為一種自我認同

【葉欣怡、陳亞筠/台北大學社會學系】你是否曾經在路上看到過「蘿莉塔」(Lolita)的身影?又對於這樣的穿衣風格與愛好有什麼樣的想像和理解呢?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一窺「蘿莉塔」的世界觀,討論「蘿莉塔」這種穿衣風格的自我認同。我們認為,穿衣偏好未必是下游或次要的認同來源,在檢視行動者的社會認同及其所造成的影響時,不要只依據其人口特質作為出發點,而可以有更多元的觀察。

影像與社會學的交會:視覺社會學發展概況

【鄭怡雯/台北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伴隨著傳播科技不斷演進,我們正處在一個視覺影像數量爆炸性成長的時代,日常生活裡高度仰賴影像來認識世界的「眼球世代」已儼然成形。面對圖像視覺文本產出豐沛的發展趨勢,如何使用影像來進行社會科學的知識生產與傳播,其需求日顯迫切,從近十年來視覺社會學(visual sociology)相關國際學術社群紛紛成立的活躍情形,已可窺見一二。本文將從其中扮演領頭羊角色的「國際視覺社會學學會」(International Visual Sociology Association, IVSA)介紹開始,並輔以參與該年會活動的觀察,嘗試勾勒出視覺社會學於國際間的發展概況。

人為什麼要遷移?

【高郁惠/東吳大學社會學系】有些人可能終其一生都住在同一個地方或地區(例如出生地),有些人則是因為不同因素(例如求學或求職等),短暫或長期地離開原生家庭或原生地。那麼什麼是促成一個社會「人口流動」的原因呢?我們可以透過以下故事來理解。

社會金融(social finance)的可能性

【吳宗昇/輔仁大學社會學系】資本早晚會被擊敗,或者資本主義是一個惡的體系,似乎在左派社會學中,是一個無需被證明的問題。從百年以來的馬克思,到近年的大衛‧哈維,幾乎都已經預言這個體系既是不平等剝削的來源,也是抹除人類本性的經濟制度。雖然此處這樣談可能過度簡化,但不可諱言有非常多數的左派,抱持著這個理念和想法,而且很少懷疑過。

日常化 ‧ 審美與距離:Simmel的社會形式美學

【洪儀真/東海大學社會學系】文化社會學者Eduardo de la Fuente在其《社會學與美學》裡提及,我們正經歷一場深刻的審美化 (aestheticization) 過程,以至於當代社會的各種形式越來越像一件藝術品。德國哲學家Wolfgang Welsch也指出類似的趨勢:當代無疑歷經一種美學的膨脹,從個人生活的風格化、商品與城市的設計化,進而擴展到思想與論述的美化與感性化。現實因素日益明顯與審美產生締結,整體的社會現實,逐漸可能被視為一種審美的建構 (aesthetic construction),審美活動不再僅限於純文藝與精緻文化的範疇,而是普遍滲透於每個尋常角落。創造性的日常生活美學 (Everyday Aesthetics) 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與實踐,也帶動社會學者開始將「審美」當作新興的研究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