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倫理

教授的論文都是用抄的? ——臺大校長倫理爭議的分析

戴伯芬/輔仁大學社會系 最近隨著臺大教授郭明良、校長楊泮池論文疑似論文造假、掛名一事,引爆學術界的倫理話題,再度重創臺灣國際學術形象。回家吃飯時,母親突然冒出一句話:「臺大教授的論文都是抄的哦!」我嚇了一跳,回說:「沒有啦!只有少數人,不是所有人都如此。」母親半信半疑,大概覺得如果連校長都涉入抄襲,一般教授更不用說,特別是連兩任臺大校長都爆出倫理問題,很難相信教授的清白。我才驚覺倫理事件在社會上對於學術界的殺傷力,對於只受過初等教育的母親而言,媒體是重要的資訊來源,構成民眾仰望學術象牙塔的印象,在市場或巷尾聊天時,再將事件誇大放送,造成民眾對於專家學者的不信任。 有人可能以為這是個人道德修為的問題,如身為「苦主」的科技部部長楊弘敦,事發之後以「古今中外、先進國家都會發生」來自我安慰,他認為如果是制度問題,可以逐步改善,但這次是「人性問題」,必須要靠教育,所以要求大學加強倫理課程。[1]社會學習慣從社會結構面來思考,連續兩任臺大校長涉入學術論文造假、抄襲的倫理風暴,雖非絕後,也堪稱空前。兩位校長都因國際學術光環而登上了臺灣學術龍頭地位,也因為學術弊案重創臺灣學術形象。如果再加上之前國防部長楊念祖、教育部蔣偉寧、中研院院長翁啟惠的事件,這些事件恐怕只不過是冰山之一角,也不只是「人性問題」可以解釋,臺灣如何製造出這麼多轟動國際的不倫理案件?科技部的研究計畫審查機制是否有什麼問題?未來學界該如何回應研究倫理的議題? 臺大教授郭明良針對論文造假召開記者會澄清。 圖片來源:風傳媒/顏麟宇攝 學術產業後備軍的製造 臺大前校長李嗣涔主持的第一期「能源國家型計畫」,因助理呂錫民涉違反學術倫理,多次抄襲、冒用相關研究成果而遭國際期刊撤稿,他對「首次」碰到這種事表達「震驚」、抱歉。李嗣涔校長將問題歸咎於呂錫民,指責呂利用大家趕著報告的兵荒馬亂時間冒名投稿,旋即將呂解聘,並請律師在一個月內處理完畢,可見助理已經有「獨立」計畫主持人而執行計畫與投稿能力,反而是主持人缺乏監督責任,突顯掛名問題嚴重。 現任臺大校長楊泮池與教授郭明良因資料造假而被Pubpeer揭露,楊泮池指出由於生醫研究多是跨領域,當時看不出圖有問題,目前仍在修正問題中,而臺大校方也仍在調查中。就引發爭議的2016年Nature Cell Biology(自然細胞生物期刊)論文來看,除了通訊作者未善盡回覆同儕問題之外,第三位審查人對於圖8的意見為:「毫無疑問,是由某些時運不濟的學生或博士後合成,無法辨識是什麼樣的影像,也許足夠承擔責任的複雜實驗」(如圖1)這段評語顯現出臺灣當前學術論文製程的問題,大學校長或名牌教授幾乎不必親力親為地進行研究,只要拿到科技部計畫,雇用有潛力而沒有位置的博士後,自然可以源源不絕地創造研究成果。 資料來源:https://pubpeer.com/publications/E3105C953203929608360C56F52950  圖1  Pubpeer對於 “G9a/RelB regulates self-renewal and function of colon-cancer-initiating cells by silencing Let-7b and activating the K-RAS/β-catenin pathway”的質疑 隨著高等教育的擴張,博士班人數自1997年10,013人增加到103年的30,549人,擴張了3倍,而每年畢業的博士生也從1,282人增加到4,000人,科技部延聘博士後的人數也由435人增加到2,009人,博士後與當年度的博士畢業生比例高達65%以上,為高等教育投入了大量的學術產業後備軍。 資料來源:教育部重要統計 在98-99年間,行政院推出人才培育方案,教育部也端出「培育優質人力促進就業計畫方案」,引發媒體「博士找不到工作, 全民花1.44億埋單」的撻伐,這些高教浮濫擴張下找不到工作的博士後,就被編派到大學及特定企業中,成為學術生產線中的臨時勞工。民國101年行政院科技會報決議再斥資3億元,以「台灣生技產業起飛行動方案」,以3年培訓300位博士進入生技產業服務。首先讓博士進入法人或學校培訓,月薪57,000元,再由輔導機構協助博士級學員就業,以帶動生技產業晉用博士人才,提升產業研發能量,維持市場競爭力,引發另外一波獨厚生技產業的批評。[2] 人才培育政策表面上的目的是在解決流浪博士就業的困境,實際上卻造成兩個結果,一方面是由國家補貼企業,提供穩定、廉價的研發勞動力,降低企業進行產業技術的研發與創新的成本;另一方面,則是鞏固既有的學術生產線,提供源源不絕、臨時的學術勞動力供大學及研究機構利用,卻不給予人才長遠的勞動職涯規劃與正式工作機會。教育部遲遲不進行大學博士生額的織編,利用有限的教育資源好好培養人才,反而依賴市場機制,讓大學的研究所招不到博士生之後才退場,甚至最後還得以國家就業補貼方式來支撐博士後的短期就業市場,完全是本末倒置的作法,犧牲了年輕世代的職涯來成就企業獲利以及學術生產績效。   學術工廠的成形 臺灣最主要的研究經費來源來自政府,科技部(前身為國科會) 成立於1959年,為科學技術發展的專責機構執,負責執行研究資源分配。國科會組織的學門分工原為自然處、工程處、生物處、人文處以及科教處,103年改制為科技部之後,改為自然科學及永續研究發展司、工程技術研究發展司、生命科學研究發展司、人文及社會科學研究發展司、科教發展及國際合作司,104年增加了前瞻及應用司,成為主導國家級的大型研究計畫的獨立機制。 科技部研究計畫審查分為初審與複審兩個階段,由專業委員進行審查。由各司長徵詢領域專家學者,決定複審委員,並由督導次長核定,指定其中一人為召集人。複審委員資格為曾獲得科技部傑出獎,或近三年連續主持本部專題計畫且計畫之審查排名在通過計畫之前50%之公私立大學或研究機構之副教授或相當等級或條件以上,績優之研究學者,同時必須兼顧公私機構均衡及北、中、南、東之地域分布平衡。初審委員,由複審委員參考科技部研究人才資料庫建議名單或視計畫研究議題推薦,經複審會會議決議選出初審委員兩名進行。 計畫審查流程,首先由申請人提交專題研究計畫、個人研究成果,並上傳科技部網站書面,初審參考研究者過去五年的研究表現、之前科技部成果報告以及研究計畫書內容,進行評分。進入複審之後,複審委員依據申請計畫、初審意見,進行書面複審,預排列計畫優先次序之後,召開複審會議討論確認初審及書面複審評分排列優先次序,建議核給各申請案之合理經費,最後再報核司長簽字決定公布,對於未通過計畫之主持人取得計畫審查意見後,進行申覆。[3]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aper | Tagged , , | 2 Comments

社會學的人煙罕至之路:中山社會系2015小畢典致詞

王宏仁 /中山大學社會系

Posted in 社會學是什麼, paper | Tagged , , , , | 1 Comment

麥當勞的雞住五星級?談消費者的認知困境

殷志偉,劉正 /東海大學社會學系 ◎住在「五星級套房」的「母雞媽咪」? 在臺灣麥當勞官網的「樂親子」專區的「漢堡開門」分項,有一個介紹其合作對象「石安牧場」的短片專區。在短片中,產蛋母雞一致被稱為「母雞媽咪」。在「住的好」這部短片裡,麥當勞叔叔和漢堡神偷為大小朋友們介紹「母雞媽咪」在石安牧場內的居住環境。在影片中,畫面還沒轉到「母雞媽咪」的真實居住環境之前,麥當勞叔叔和漢堡神偷先為觀眾做介紹。他說:「石安牧場母雞媽咪所居住的環境,跟一般的雞舍不一樣喔,尤其有三個地方特別不一樣。這裡的環境空氣好、水質好、空間好,所以可以說是母雞媽咪的五星級的套房喔!」 介紹完畢,畫面一轉跳到所謂「五星級套房」的畫面,如下圖所示: 從「五星級套房」的畫面中,對工廠化農場有認識者,就可一眼辨識出這些被麥當勞稱為「五星級套房」的雞舍,採用的就是把母雞做集約飼養的格子籠飼養模式。  但是這種格子籠真的是母雞的「五星級套房」嗎? ◎違反母雞自然成長的農場化養雞實況 格子籠一般為33公分*33公分,關了四隻母雞在裡面,即每隻約只有9公分*9公分的活動空間,沒超過一張A4紙張的尺寸。這些雞籠可疊三至五層高。在臺灣,每家養雞場各有不同的雞籠規格,每籠飼養一到八隻母雞都有,有些雞舍只有單層雞籠,有些則有兩或三層。臺灣多以傳統開放式雞舍飼養母雞,佔96%。而在傳統開放式雞舍中,以每籠飼養二到三隻母雞最多。 根據2005年的普查資料,台灣蛋雞的飼養密度平均每隻雞456.7平方公分(22公分*22公分),但是其中有55.2%蛋雞之空間低於450平方公分。歐盟委員會列出保護格子籠產蛋雞的最低標準為450平方公分/隻,依照此標準,我國飼養者有超過一半不合格,而英國FAWC建議最小容許空間為600平方公分/隻,則全台僅有8.3%符合標準。 通常母雞自孵化成長至17週齡後(四個多月),就被送到格子籠內,終其一生再也無法在土地踏步。由於格子籠內空間狹窄,母雞無法走動和活動身體、築巢、啄食地上的種子、拍翅膀和梳理羽翼等,而這些都是牠們的自然天性。格子籠由鐵絲組成,在籠內擁擠的情況下,母雞軀體和羽翼易被鐵絲擦傷磨損,以致羽毛脫落流血。 身在格子籠內的母雞,只能站在不符其自然生存環境需求的鐵絲網上,以致引起牠的長期不適。為了避免雞爪死纏在鐵絲上,養殖人員有時會直接把雞爪剪短,更為激進的方式,是直接切除母雞的腳趾末端,以防腳趾生長。 【格子籠內的雞隻,必須忍受許多人為的物理限制,無法如自然成長的雞隻一樣】 資料來源:www.all-creatures.org/articles/ar-enriched.jpg 現今工廠化農場內的母雞一年可產超過300顆蛋,但這是一種不符自然的高產蛋量,如果加上格子籠內狹窄擁擠,缺乏運動空間,導致母雞骨骼無法被強化,就會引發骨頭脆弱易斷的問題。母雞在產蛋過程中,用來製造蛋殼而消耗的鈣質,一整年累積下來足有牠自身骨骼的三倍重。換言之,在工廠化農場裡用作產蛋的母雞,因不斷下蛋而導致其擁有長期性鈣質流失問題,以致患上骨質疏鬆症和骨骼強度不良等健康問題。在美國,這些難以想像的可怖情況普遍到被賦予一個業界專有名稱——「籠養母雞疲勞症」。 此外,互相叮啄是雞隻的天性之一。但這種叮啄在自然環境中對雙方而言,都是無傷害的,因為彼此都有後退避開的空間。但在格子籠內的雞隻,因活動空間受限,且無法發揮天性而深感壓迫,就會導致叮啄變成一種傷害性行為。為了避免籠內的雞隻相殘而導致損失,業者會對雞隻做涉及危險和帶來劇痛的「灼喙」。這是在小雞剛出生時把其喙送入剪喙機器,由熾熱刀片切斷,並同時燒灼喙部神經和血管組織,以減少出血。經灼喙後的雞隻,會有一段長至五、六星期的疼痛感。灼喙無疑是把作為雞隻身體一部分的雞喙進行截肢,而在自然的環境中,沒有一隻雞會從小就被強行做人為剪喙。若給雞隻做灼喙的過程中處理不當,以致其喙嚴重受傷,將會導致牠無法進食和飲水而斃命。如今給母雞做灼喙已是母雞養殖業的必然程式。在臺灣,所有的母雞都有做灼喙。 【格子籠內的雞隻,經常必須做灼喙,免得雞隻之間互相灼傷】 一般來看,秋季來臨後,日照時間漸短,雞隻就會做自然換羽。在自然換羽的過程中,母雞會停止產蛋,直到三個月後才恢復產蛋。但這麼長的停產時間,不符經濟效益原則。因此業者就會以人為方式,縮短換羽時間,使雞群提早恢復產蛋。對業者而言,強迫換羽是一個節省成本,提高收益的手段,在雞齡約80週時執行。以斷水、斷食的方式,引發母雞生理緊迫,激起調節本能,換來兩個月後的另一段產蛋高峰。(註:石安牧場沒有進行此步驟) 在美國,雞隻做強迫換羽時會被斷食7到14天,而在臺灣則是10到12天,斷水兩天。在斷食斷水期間,雞隻將承受飢餓和飢渴煎熬,以致其在整個強迫換羽過程中,可能會損失30%的體重,嚴重者更可能會因此而死亡。 在工廠化農場裡的母雞,因被迫以超越其自然極限的方式產蛋,導致其產蛋效能在一至兩年內就衰退,嚴重者更可能會因此而身亡。「母雞難產綜合症」是母雞的輸卵管發炎或部分肌肉癱瘓,導致無法順利產蛋而身亡的疾病,好發於長期被養在窄籠,沒有空間活動身軀、缺乏鈣質等營養而導致健康不良的母雞身上。但因為畜產品便宜,畜禽價格低,即使動物生病,也難得獸醫照料。因為這樣做不敷成本。 當母雞產蛋效率衰退,即被視作產能耗盡。業者在成本效益的考慮下,會予以淘汰,即被宰殺。母雞從出生到被宰殺,不過只活了兩年,但在自然生長的環境裡,牠們可活十年之久。 ◎飼養動物的真實與假象 格子籠飼養的缺點與不人道顯而易見。但在麥當勞官網,這種飼養方式卻有不同的定義。在以小孩為對象的「樂親子」專區,被迫當作「產蛋機器」的母雞,被親切地稱呼為「母雞媽咪」;窄小的格子籠,則被稱為有「寬敞的空間」的「五星級套房」。住於「五星級套房」內之母雞,也會產下很棒的雞蛋。如麥當勞叔叔在「住的好」短片所言:母雞媽咪在這樣棒的環境居住,可以生產出最棒、最優質的蛋寶寶喔! 在「住的好」這部約一分鐘的短片裡,「五星級套房」這個字眼,分別以語音和圖文介紹的方式,前後出現了五次,平均每12秒出現一次。在介紹麥當勞食材和小遊戲的分項中,也至少出現了三次把格子籠稱作「五星級套房」的訊息。內容呈現如以下圖所示: 基於格子籠飼養方式的不人道,嚴重損及動物福祉,歐盟已在2012年1月1日起,禁止境內畜農以格子籠方式飼養母雞。在人道意識逐漸提升的情況下,西方多國與企業逐漸以行動拒絕母雞做格子籠飼養方式,轉而支援較為人道的室內平飼、放牧、有機等飼養方式之母雞所產雞蛋。但臺灣麥當勞似乎仍裹足不前,且在向消費者介紹其食材來源之資料所使用的詞彙與情境描述中,有誤導消費者之嫌 。 ◎認真面對企業論述對消費者的思想形塑 在現代社會,生產與消費之間存有一道斷裂空間——消費者多從產品包裝或廣告的文字論述、圖像,而非透過直接的接觸與了解,得知產品生產相關訊息。業者的論述成了填補這道認知斷裂的主要補充來源,形塑現代消費者對於農場動物的想像與觀感。可愛的卡通化「母雞媽咪」、美化的字眼「五星級的套房」,塑造出另一個虛擬世界。 【卡通化的動物跟美化的字眼,並無法讓消費者知悉實際的飼養過程】 資料來源:ezgo.coa.gov.tw/epaper_industry/94/images/200994_news_industry_1.jpg 市場交易除了是金錢的有形交換,還有一種無形的思想影響。將動物做工具性利用,認可動物可為人類的利益犧牲,是一種漠視動物權利的行為與思想,我們可以稱呼它是「物種主義」(Speciesism)。在充斥不實訊息,物化並鼓勵人們積極消費動物的環境,無法讓人們意識到物種主義的存在與操作;反之,人們視動物為商品或可利用資源的觀念,在一次又一次地接觸類似廣告訊息與消費行為中,愈為增強。 若要做出改變,需推動「以消費群體為基礎進行的社會改革」。市場裡影響力最大的,未必是大企業,而很可能是由個體組成的消費群體。每個消費者都有改變的力量。消費者需主動捍衛自身的知情權,了解日常飲食中的肉、蛋、奶等畜產品,經歷什麼樣的生產過程來到自己的手上。唯有掌握真實與充足資訊,才能做出正確的消費選擇與判斷,將自身行動化為實踐願景的一部分。從短期來說,宜從立法管制不實訊息竄流市場;長期來看,則應從教育重新建立起人對非人動物的正確認知,這是治本方法,也是當務之急。 ---- 推薦參考資料 Ÿ   Earthlings(地球上的生靈) Ÿ   From Farm t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aper | Tagged , , , , | 2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