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都錄的人生:從《黑鏡》談「數位生活記錄」的倫理

記憶長存,還可搜尋、檢索、刪除、甚至植入偽造過的資訊。這樣的世界,你喜歡嗎?英國科幻影集《黑鏡》(Black Mirror)第一季第三集“The Entire History of You”就勾勒了這樣一幅光景。當時的世界,幾乎所有人都會在耳後植入一個晶片(稱之為“Grain”),晶片上存有你經歷過的所有景象,“Live, breathe, smell, full-spectrum memory”,按下按鈕就可讓想回顧的影像在你眼前、或傳輸到螢幕上播放。

教授的論文都是用抄的? ——臺大校長倫理爭議的分析

最近隨著臺大教授郭明良、校長楊泮池論文疑似論文造假、掛名一事,引爆學術界的倫理話題,再度重創臺灣國際學術形象。回家吃飯時,母親突然冒出一句話:「臺大教授的論文都是抄的哦!」我嚇了一跳,回說:「沒有啦!只有少數人,不是所有人都如此。」母親半信半疑,大概覺得如果連校長都涉入抄襲,一般教授更不用說,特別是連兩任臺大校長都爆出倫理問題,很難相信教授的清白。我才驚覺倫理事件在社會上對於學術界的殺傷力,對於只受過初等教育的母親而言,媒體是重要的資訊來源,構成民眾仰望學術象牙塔的印象,在市場或巷尾聊天時,再將事件誇大放送,造成民眾對於專家學者的不信任。

社會學的人煙罕至之路:中山社會系2015小畢典致詞

王宏仁 /中山大學社會系 親愛的各位同學、各位粉絲加油團、各位老師: 非常高興看到我們社會系的第一屆同學,舉辦這麼有趣的辦桌小畢典。也非常感謝大家邀請我擔任這一屆的師長致辭代表,我感到非常的窩心、興奮,但也覺得像是我的畢業論文口試,非常緊張。 【用辦桌跟電子花車來舉辦小畢典,很有南方味道】 回想四年前,相信大家也跟我當年一樣,不小心就來念了社會系。而念了四年的社會學,相信大家的感覺應該是:社會學,有讀有保庇,越讀越恰意,沒讀ㄟ睏祙去! ◎四年來的相處:從黨國魯蛇到社會孫悟空 大一的時候,你們承襲著黨國18年教育的想法,進入了未知的科系,聽了我的課,心底一定幹聲連連,怎麼會有這麼魯的老師啊? 不過看看當年的資料,你們認為偷竊、抽大麻,是非常嚴重的犯罪行為,比軍法體系判江國慶死刑的嚴重程度還要高。不知道現在的你們,是會認為當年的自己很魯?還是仍然認為我很魯? 【司法判錯而殺人,嚴重程度比偷竊還輕許多?】 進入了社會系,也代表了你們進入了一個新的團體,有了新的社會關係,例如不再受到太多的家庭約束,所以開始了男男女女、女女男男、男女男女交往的生活!←← 社會系都亂亂的! 雖然逐漸開展了你們新的人生,不過外在於你們的教育結構、社會結構,並沒有什麼變化,面對這樣的社會環境,社會系的老師們真的也無力回天,只好試著走條不一樣的路,而你們就是我們的最佳實驗猴子~。 從大一整年極高密度的基礎社會學學習,到大一暑假東港營隊、大二暑假的旗津自行車隊,到大三整年的社會調查,由全體老師帶著全班同學,深入旗津社區調查,這些活動,都是國內社會系的教學創舉。 ◎太陽花運動的「登」大人 這樣的訓練成果應用,竟然是在人生一輩子只會碰到一次的太陽花學運!真的,你們一輩子再也不會碰到了!過20年後再來看這一場可能改變當前台灣,甚至東亞政治格局的運動,你們將會發現,你們寫下了歷史的重要一頁! 看到你們自發性組織,往台北衝立法院、成立南部民主黑潮,去路過黃昭順,我知道,未來的世界,是屬於你們的了!在這一場歷史事件中,你們充分展現了獨立自主、思想解放的能力,從自主罷課、組織菩提樹下、動員參與抗爭、辯論運動中的性別議題、南北差異問題,你們已經從大一傻呼呼的青少年,成長為具獨立個性的成人了! 【太陽花運動,讓同學們開始登大人】 那麼,各位積極的社會參與,跟老師們花費力氣在系上的事務,可以看到什麼共通點呢?那就是,我們在許多公共事務上,都不是選擇一條「阻力最小的路」! ◎為何要選擇一條阻力不小的路? 我們的行為,深受台灣社會文化的影響,很多事情,我們也都習以為常,例如機車停在人行道上。文化,讓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如魚得水,但是這種深入我們每日生活肌理的文化,卻常決定性地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行動。 社會學的訓練告訴我們,要對於日常生活中,所有「想當然爾」的事務,時時刻刻保持懷疑的態度,這樣子才能看到我們如何在不知不覺中,受到意識型態的影響,而不自知地複製了結構壓迫。 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台灣人的騎機車行為。機車文化,已經成為台灣人的文化基因了,1400萬輛的機車,也就是20-65歲的這個年齡層,平均每人有一輛機車!為何沒有機車,台灣人就像斷了兩條腿呢?最常聽到的說法,大眾運輸太爛,無法抵達想要去的地方。 但是真的是這樣子嗎?其實,這是大家選擇了一條「阻力最小的路」。我在澳洲,住在坎培拉,只有公車可以四處行走,要不然就是騎自行車,住的地方到晚上10:00以後就沒公車了,而且白天大概30~40分鐘才一輛巴士來。從來沒有聽說澳洲學生去買機車來代步,或者抱怨交通不方便。 另外的例子,就是在六四天安門屠殺的隔日,法務部又屠殺槍決了六名犯人。大家如果都抱著「殺人者死」「速審速槍決」的主流文化觀點,那麼就是持續複製現有的許多不平等,進而排除、壓迫了結構上的弱勢者,甚至參與了「結構殺人」的行動!如來自貧困家庭、沒有文化資本的鄭性澤、受刑求的邱和順,就會成為主流文化共同獵巫下的祭品! 如果大家都依照現在主流的文化行事,也就是選擇了阻力最小的路,那麼這個社會結構就會按照現在的不平等方式,繼續運作下去,優勢者可以繼續在這個結構中獲益。換言之,因為我們「很自然地」將機車騎上人行道,這樣子的主流文化行為,就會持續複製現有的路權不平等,進而排除、壓迫了結構上的弱勢者,如肢體障礙者、行動不便者、推嬰兒車的人,或者老弱婦孺。因為我們贊同主流「殺人者死」的主流文化,成為參與結構而殺人的一份子! 【日常生活選擇不改變的話,效果就是在維繫既有不平等社會結構】 而這樣的日常生活政治,要繼續讓它維持運作下去嗎?應用在其他方面,我們還是要繼續使用用完就丟的塑膠杯、塑膠袋、免洗筷嗎?當我們在抱怨石化工業造成嚴重的空氣、水污染時,而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卻去選擇了「一條阻力最小的路」,那麼這是否我們只是把個人的責任推給了一個沒有面目的「結構問題」呢? 過去四年,各位可以看到,老師們的許多行動,都不是選擇「阻力最小的路」,研究教學之外,暑假還要陪貴公子、嬌小姐參加活動,雖然對老師們是很好的減肥活動,難道老師們不想要好好休息、回家含飴弄孫嗎? 那是因為我們有個想像的理想未來,要達到這樣子的未來,就必須現在開始行動、走一條不一樣的路!同樣的,同學們當年選擇參加太陽花學運,而不是當個媽寶、好好在家唸書,這樣的行動,都是為了創造一個我們理想的未來! 但是改變,大家都知道,一點點的改變,都要花費非常大的力氣,因為龐大的結構就擋在我們前進的路上。台灣的機車問題,就是大家選擇了一條對自己阻力最小的路,覺得一台小小的機車不佔空間、不太污染、不太影響行人,但是可以快速、方便、不受限制的移動,進而產生了1400萬的機車文化結構。這些結構也是我們自己,在每天的生活中,一點一滴累積出來的,我們不能將所有的問題都推給一個無臉人! ◎社會學的人煙罕至之路 學了四年的社會學,大家也都開了光,可以用社會學之眼觀看我們周遭的所有事物,但是,不要忘記,這只是一套方法而已,並無法保證我們會有更高的倫理道德。 Peter Berger 說:「社會學提醒我們,我們經常是社會的傀儡,但我們跟傀儡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可以看到那些纏住我們的千絲萬縷,而這是邁向自由的第一步。」我相信這一步,大家都已經跨出去了,都可以用社會學之眼,觀察這些千絲萬縷。 【社會學提醒我們經常是傀儡,但我們可以看到那些纏住我們的千絲萬縷】 資料來源:CC-flickr.com/photos/pepemczolz/5224457207/in/photolist-8XEH7p-8G4Fbi-gojjRT-6iWAuk-dqhFKd-sav8aS-3bHLrH-tabQr-6sEV9x-79YDJt-2wz6-dnPBRp-79YDWg-JTdm7-8AhawS-kzzN53-dqhvaL-2v7uhQ-bmZ5X-5RSyGD-5hUCif-9ao8LC-7q5m7L-nvVaBb-7MQANE-3KdvKY-byL7t8-Fz6Hf-Fz7vv-7a3vjY-7BguV-8F4mNw-p8y7Hg-ps4yHK-6rAeFn-6zQVu2-gojfnK-e81CHF-8G4gQE-8G13fr-8G117g-9eFif6-6PQ49k-6G9GoQ-9ovPpx-bkReQj-cu5GoN-e81MnF-6PQ4jr-cfQJjJ 但在未來,當我們邁向更自由的路上時,我們卻無法保證我們的行動,必然是走向理想正義的道路上,我們可能因為眾多利益纏身,而仍選擇阻力最小的路,且因為我們太瞭解社會的運作了,然後把這套技術更精緻地運用在維繫既有的不平等上,逐漸往更高段的權謀術士傾斜,例如將學習到的勞動法規、社會關係分析,運用在打壓有組織的勞工身上,而這是我所害怕的,或如深知官場運作邏輯的羅瑩雪一樣,面對排山倒海的社會批評時,以殺人來累積自己的政治資本,因為選擇這條路,不僅阻力最小,而且獲益最大! 相信老師跟同學所選擇的,不是這條邪惡之路,而是美國詩人Robert Frost的詩寫的「未選之路」(The Road Not Taken): 再過30年,你們就是我現在的年紀,希望到時候我可以看到,世界將因你們選擇的不同道路,而跟現在大為不同! 畢業,不是我們師生關係的斷絕,而是我們之間,又發生了另外的新關係,請把老師們當成你的朋友,未來如果有任何事情,不要忘記中山社會系的老師們,都是你的最大支柱! 謝謝各位,在人生最黃金的四年時光,陪著我們一群老屁股度過無數的實驗,最後祝福各位,心想事成,鵬程萬里~~ 2015-06-05,西子灣猴大

麥當勞的雞住五星級?談消費者的認知困境

殷志偉,劉正 /東海大學社會學系 ◎住在「五星級套房」的「母雞媽咪」? 在臺灣麥當勞官網的「樂親子」專區的「漢堡開門」分項,有一個介紹其合作對象「石安牧場」的短片專區。在短片中,產蛋母雞一致被稱為「母雞媽咪」。在「住的好」這部短片裡,麥當勞叔叔和漢堡神偷為大小朋友們介紹「母雞媽咪」在石安牧場內的居住環境。在影片中,畫面還沒轉到「母雞媽咪」的真實居住環境之前,麥當勞叔叔和漢堡神偷先為觀眾做介紹。他說:「石安牧場母雞媽咪所居住的環境,跟一般的雞舍不一樣喔,尤其有三個地方特別不一樣。這裡的環境空氣好、水質好、空間好,所以可以說是母雞媽咪的五星級的套房喔!」 介紹完畢,畫面一轉跳到所謂「五星級套房」的畫面,如下圖所示: 從「五星級套房」的畫面中,對工廠化農場有認識者,就可一眼辨識出這些被麥當勞稱為「五星級套房」的雞舍,採用的就是把母雞做集約飼養的格子籠飼養模式。  但是這種格子籠真的是母雞的「五星級套房」嗎? ◎違反母雞自然成長的農場化養雞實況 格子籠一般為33公分*33公分,關了四隻母雞在裡面,即每隻約只有9公分*9公分的活動空間,沒超過一張A4紙張的尺寸。這些雞籠可疊三至五層高。在臺灣,每家養雞場各有不同的雞籠規格,每籠飼養一到八隻母雞都有,有些雞舍只有單層雞籠,有些則有兩或三層。臺灣多以傳統開放式雞舍飼養母雞,佔96%。而在傳統開放式雞舍中,以每籠飼養二到三隻母雞最多。 根據2005年的普查資料,台灣蛋雞的飼養密度平均每隻雞456.7平方公分(22公分*22公分),但是其中有55.2%蛋雞之空間低於450平方公分。歐盟委員會列出保護格子籠產蛋雞的最低標準為450平方公分/隻,依照此標準,我國飼養者有超過一半不合格,而英國FAWC建議最小容許空間為600平方公分/隻,則全台僅有8.3%符合標準。 通常母雞自孵化成長至17週齡後(四個多月),就被送到格子籠內,終其一生再也無法在土地踏步。由於格子籠內空間狹窄,母雞無法走動和活動身體、築巢、啄食地上的種子、拍翅膀和梳理羽翼等,而這些都是牠們的自然天性。格子籠由鐵絲組成,在籠內擁擠的情況下,母雞軀體和羽翼易被鐵絲擦傷磨損,以致羽毛脫落流血。 身在格子籠內的母雞,只能站在不符其自然生存環境需求的鐵絲網上,以致引起牠的長期不適。為了避免雞爪死纏在鐵絲上,養殖人員有時會直接把雞爪剪短,更為激進的方式,是直接切除母雞的腳趾末端,以防腳趾生長。 【格子籠內的雞隻,必須忍受許多人為的物理限制,無法如自然成長的雞隻一樣】 資料來源:www.all-creatures.org/articles/ar-enriched.jpg 現今工廠化農場內的母雞一年可產超過300顆蛋,但這是一種不符自然的高產蛋量,如果加上格子籠內狹窄擁擠,缺乏運動空間,導致母雞骨骼無法被強化,就會引發骨頭脆弱易斷的問題。母雞在產蛋過程中,用來製造蛋殼而消耗的鈣質,一整年累積下來足有牠自身骨骼的三倍重。換言之,在工廠化農場裡用作產蛋的母雞,因不斷下蛋而導致其擁有長期性鈣質流失問題,以致患上骨質疏鬆症和骨骼強度不良等健康問題。在美國,這些難以想像的可怖情況普遍到被賦予一個業界專有名稱——「籠養母雞疲勞症」。 此外,互相叮啄是雞隻的天性之一。但這種叮啄在自然環境中對雙方而言,都是無傷害的,因為彼此都有後退避開的空間。但在格子籠內的雞隻,因活動空間受限,且無法發揮天性而深感壓迫,就會導致叮啄變成一種傷害性行為。為了避免籠內的雞隻相殘而導致損失,業者會對雞隻做涉及危險和帶來劇痛的「灼喙」。這是在小雞剛出生時把其喙送入剪喙機器,由熾熱刀片切斷,並同時燒灼喙部神經和血管組織,以減少出血。經灼喙後的雞隻,會有一段長至五、六星期的疼痛感。灼喙無疑是把作為雞隻身體一部分的雞喙進行截肢,而在自然的環境中,沒有一隻雞會從小就被強行做人為剪喙。若給雞隻做灼喙的過程中處理不當,以致其喙嚴重受傷,將會導致牠無法進食和飲水而斃命。如今給母雞做灼喙已是母雞養殖業的必然程式。在臺灣,所有的母雞都有做灼喙。 【格子籠內的雞隻,經常必須做灼喙,免得雞隻之間互相灼傷】 一般來看,秋季來臨後,日照時間漸短,雞隻就會做自然換羽。在自然換羽的過程中,母雞會停止產蛋,直到三個月後才恢復產蛋。但這麼長的停產時間,不符經濟效益原則。因此業者就會以人為方式,縮短換羽時間,使雞群提早恢復產蛋。對業者而言,強迫換羽是一個節省成本,提高收益的手段,在雞齡約80週時執行。以斷水、斷食的方式,引發母雞生理緊迫,激起調節本能,換來兩個月後的另一段產蛋高峰。(註:石安牧場沒有進行此步驟) 在美國,雞隻做強迫換羽時會被斷食7到14天,而在臺灣則是10到12天,斷水兩天。在斷食斷水期間,雞隻將承受飢餓和飢渴煎熬,以致其在整個強迫換羽過程中,可能會損失30%的體重,嚴重者更可能會因此而死亡。 在工廠化農場裡的母雞,因被迫以超越其自然極限的方式產蛋,導致其產蛋效能在一至兩年內就衰退,嚴重者更可能會因此而身亡。「母雞難產綜合症」是母雞的輸卵管發炎或部分肌肉癱瘓,導致無法順利產蛋而身亡的疾病,好發於長期被養在窄籠,沒有空間活動身軀、缺乏鈣質等營養而導致健康不良的母雞身上。但因為畜產品便宜,畜禽價格低,即使動物生病,也難得獸醫照料。因為這樣做不敷成本。 當母雞產蛋效率衰退,即被視作產能耗盡。業者在成本效益的考慮下,會予以淘汰,即被宰殺。母雞從出生到被宰殺,不過只活了兩年,但在自然生長的環境裡,牠們可活十年之久。 ◎飼養動物的真實與假象 格子籠飼養的缺點與不人道顯而易見。但在麥當勞官網,這種飼養方式卻有不同的定義。在以小孩為對象的「樂親子」專區,被迫當作「產蛋機器」的母雞,被親切地稱呼為「母雞媽咪」;窄小的格子籠,則被稱為有「寬敞的空間」的「五星級套房」。住於「五星級套房」內之母雞,也會產下很棒的雞蛋。如麥當勞叔叔在「住的好」短片所言:母雞媽咪在這樣棒的環境居住,可以生產出最棒、最優質的蛋寶寶喔! 在「住的好」這部約一分鐘的短片裡,「五星級套房」這個字眼,分別以語音和圖文介紹的方式,前後出現了五次,平均每12秒出現一次。在介紹麥當勞食材和小遊戲的分項中,也至少出現了三次把格子籠稱作「五星級套房」的訊息。內容呈現如以下圖所示: 基於格子籠飼養方式的不人道,嚴重損及動物福祉,歐盟已在2012年1月1日起,禁止境內畜農以格子籠方式飼養母雞。在人道意識逐漸提升的情況下,西方多國與企業逐漸以行動拒絕母雞做格子籠飼養方式,轉而支援較為人道的室內平飼、放牧、有機等飼養方式之母雞所產雞蛋。但臺灣麥當勞似乎仍裹足不前,且在向消費者介紹其食材來源之資料所使用的詞彙與情境描述中,有誤導消費者之嫌 。 ◎認真面對企業論述對消費者的思想形塑 在現代社會,生產與消費之間存有一道斷裂空間——消費者多從產品包裝或廣告的文字論述、圖像,而非透過直接的接觸與了解,得知產品生產相關訊息。業者的論述成了填補這道認知斷裂的主要補充來源,形塑現代消費者對於農場動物的想像與觀感。可愛的卡通化「母雞媽咪」、美化的字眼「五星級的套房」,塑造出另一個虛擬世界。 【卡通化的動物跟美化的字眼,並無法讓消費者知悉實際的飼養過程】 資料來源:ezgo.coa.gov.tw/epaper_industry/94/images/200994_news_industry_1.jpg 市場交易除了是金錢的有形交換,還有一種無形的思想影響。將動物做工具性利用,認可動物可為人類的利益犧牲,是一種漠視動物權利的行為與思想,我們可以稱呼它是「物種主義」(Speciesism)。在充斥不實訊息,物化並鼓勵人們積極消費動物的環境,無法讓人們意識到物種主義的存在與操作;反之,人們視動物為商品或可利用資源的觀念,在一次又一次地接觸類似廣告訊息與消費行為中,愈為增強。 若要做出改變,需推動「以消費群體為基礎進行的社會改革」。市場裡影響力最大的,未必是大企業,而很可能是由個體組成的消費群體。每個消費者都有改變的力量。消費者需主動捍衛自身的知情權,了解日常飲食中的肉、蛋、奶等畜產品,經歷什麼樣的生產過程來到自己的手上。唯有掌握真實與充足資訊,才能做出正確的消費選擇與判斷,將自身行動化為實踐願景的一部分。從短期來說,宜從立法管制不實訊息竄流市場;長期來看,則應從教育重新建立起人對非人動物的正確認知,這是治本方法,也是當務之急。 ---- 推薦參考資料 Ÿ   Earthlings(地球上的生靈) Ÿ   From Farm to Fridge: The Truth Behind Meat Production(從農場到冰箱:肉類生產背後的真相) Ÿ   Singer, Peter著、孟祥森、錢永祥譯,1996,《動物解放》。臺北:關懷生命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