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升學

升學制度與教育機會的平等性

陳建州/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社會學與社會工作學系     從「聯考比較公平!?」談起 又到了入學考試期,許多朋友的小孩剛參加完好幾所學校的面試,一如往常,在陸續放榜後,呈現幾家歡樂幾家愁。而在同時,知名的雜誌再次討論「聯考公平性」的問題。[1] 那麼,什麼是「比較公平(或者沒有比較公平)」呢?這裡的「公平」對於社會學而言指的是教育機會在不同「階層」之間的平等性。[2] 長期以來,我們使用不同的篩選的方式決定誰可以升學,以及進入什麼學校。以前的篩選方式是聯考,包括國中升上高中/高職/五專的入學考試;高中/高職升上一般大學/技術學院/二專/三專的考試,以及二專/三專升上二技等。這些考試從每年七月初開始,猶如挑選水果一般,最大的水果會在第一道關卡被挑出來;次級大小的則是在第二道關卡被留下來,幾道篩選後,不符合標準的水果就被淘汰,看是要製成果醬或者當作堆肥。 和現在所使用的入學方式相比,聯考制度的篩選方式相對簡單許多——只有筆試,以分數高低決勝負。記得以前參加北區公立高中聯招,這些學校的排序(以男生為例)依次是建中、師大附中、成功、中正、板中、復興、泰山。沒有錄取理想學校的考生,看看是要參加隨後的私立高中聯招、高職聯招、五專聯招,或者重考,或者放棄升學。 多年的聯考制度實施下來,不斷遭到指責,包括「考試引導教學」、「一試定終生」、「學生壓力大」、「只重視智育」等等,於是教育部推出了「多元入學方案」,在「聯考」這個軌道之外,增加其他的入學方式,以回應社會的要求。然而,實施新的篩選方式之後,卻被罵得更慘,這回指責的理由除了「學生壓力還是很大」之外,讓很多人發火的是「多元入學=多『錢』入學」,亦即,很多人認為多元入學其實是為有錢人開方便之門。為什麼呢?因為多元入學要學生準備許多「備審資料」參加甄試,這些資料如果展現出考生各方面的智慧或才能,就有比較好的升學機會。大家想想,什麼人能夠多才多藝呢?當然是家庭經濟比較好的人囉!於是很多人開始懷念以前只有聯考的歲月,認為在聯考的時代,貧寒人家或工農子弟能藉由公平的筆試獲得升學機會,取得向上流動的機會,進而改變命運,聯考被歌頌為古代的科舉制度,是讓窮人與富人可以公平競爭的競技場。 家長團體於2015年抗議「多元入學」變「多錢入學」。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胡瑞麒攝。https://goo.gl/f5lVA9。 不管什麼篩選方式,升學結果都存在階層不公平 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能從科舉制度當中脫穎而出者,機率比較高的其實還是官二代或富二代,至於我們從歌仔戲得知的「寒窗苦讀➜進京考試➜衣錦還鄉」的人物,因為相當稀少,或者基於統治的需求而被傳唱,讓大家以為科舉制度很公平。有人提出反駁,認為陳水扁總統能從三級貧戶子弟向上流動成為律師、立委、市長、總統,就是因為聯考讓他得以公平地與別人競爭。但是他仍屬於特例,因為研究的結果顯示,整體而言,在看起來公平的聯考制度下,能就讀好高中或大學的,社經階層背景較高的人的機率仍是比較高的! 那麼,為什麼多元入學會被指責是有利於中上階層子弟的不公平競爭呢?我們以2000年實施的高中多元入學方案作例子來說明。當時的升學管道以及實施的時程如圖1。     從實施的時間來看,除了直升入學比較特殊(大多適用於私立中學)之外,推薦甄試、申請入學的時間是最早的,其次是聯考和登記分發。而參加推薦甄試或申請入學沒有成功的人,可以再戰聯考。而就各種管道的目的地而言,推薦甄試的目標大多是被認為不錯的公立高中;而申請入學和登記分發的目標主要是高職。在這樣的設計下,國中這一端的校方和教師也參與了篩選,他們會「指導」某些學生參加推薦甄試;或「指示」某些學生參加申請入學。教育現場發生了許多的事,包括:學校集合部分學生做課後特訓(菁英班),以便在推薦甄試中勝出;教師告訴某些學生去登記分發就好,不必聯考,甚至有的學生不知道當年其實還有聯考。 那麼,多元入學方案怎麼會被說成是有利於有錢人的制度呢?第一個原因是多元入學方案將篩選過程變得複雜,讓人覺得競賽的過程與結果有「被偏心」的可能。大家想想,在過去聯考制度下,學校老師沒有權力命令那些學生可以/不可以參加聯考;招生學校除了依據分數錄取學生之外,沒有其他理由接受/拒絕考生。而在多元入學方案之下,原就讀學校和招生學校都明顯地擁有篩選權(裁判多了好幾位),標準也顯得更彈性(多元),這種由簡轉繁的程序,「被不相信會客觀」的程度就提高了。那麼,會「被偏心」的對象是誰呢?當然是有辦法的人,想當然爾就是那些教育程度、職業、收入很不錯的人啊! 第二個原因是,多元入學的篩選制度「把隱藏的秘密攤在陽光下」。許多研究都指出:學生的學業成績和家庭社經階層有高度關係。[3] 家長的教育程度越高,通常是職業較佳、收入較高,孩子的成績越好,只是大眾不必然知道這樣的事實,大多認為學生成績不好是因為不用功、貪玩,甚至智商比較低。所以先前對於聯考的指責,焦點並不在於「教育機會不均等」;而在新制之下,由於推薦甄試的時間比較早,並且目標大多是不錯的公立高中,所以在校成績比較好的學生,就有比較高的機會因「被推薦甄試」而先獲選進入公立高中,而推薦甄試通常需要準備精彩、多樣、厚厚的備審資料,當中記載著擁有什麼才藝、得過什麼獎、擔任過什麼幹部、參與過什麼社會服務……,這些項目的多寡往往又與家長社經地位有關。這下子就不得了了!大家在這個過程中清楚地看到了社經背景比較好的學生有比較高的機會被推薦甄試而提早升上較好的學校,所以人們火冒三丈,大聲疾呼「不公平!」然而,不論是昔日的聯考或是後來的多元入學,家庭背景比較好的學生進入排名比較前面的學校的機率都比較高,多元入學之所以被罵,僅是因為它把這個「階層間教育機會不平等」的事實赤裸裸地呈現出來而已!聯考之所以被誤當作公平,只是用了一種形式平等的一次性筆試,把這個隱而不顯的祕密掩飾起來。 聯考其實只是形式上的平等,實質上學生的學業成績和家庭社經階層仍有高度關係。 圖片來源:中央社,https://goo.gl/DFYl73。 說到這裡,讓我們補充解決一個問題:為什麼家庭社經地位會影響孩子的教育成就呢?首先,「文憑」是勞動市場篩選人力的重要依據,不管它表示的是真正的生產力或只是信號,而只要是文憑如同入場券或績優股,可以為人們帶來長久的利益,那麼,教育成就就是大家競爭的標的,學校猶如競技場,學生為了得到好成績而競爭;升學管道也是競技場,考生在此爭奪稀有並珍貴的文憑。而為了贏得競賽,人們會拿出可以利用的資本來增加勝算,資本比較豐厚的,就容易獲得較佳的培養,得到較佳成績。就好像先進國家的運動員擁有龐大經費做後盾,可以聘請高級教練、專業醫療團隊,也可以吃最好的營養品、在很棒的場地受訓,最後在運動場上拿一大堆的獎牌。而較低度開發國家的運動選手的資源少、沒有專業團隊幫忙,平日還要下田工作,得牌的機率自然很低。不過這些欠栽培的運動員參加比賽是有重要貢獻的:讓運動賽事看起來很浩大,也因為他們的「陪賽」(陪先進國家選手比賽),讓先進國家的贏家顯得是「萬中選一」。當然,欠栽培的選手也有少數奪牌者,但多屬於天賦特優或毅力過人的奇葩。 升學競爭的勝負如同運動競技,其實反應考生長時間以來的學習成果。那麼,誰擁有比較豐厚的可用資本來培育「升學」選手呢?研究指出,教育程度比較高的人比較有能力指導孩子的課業;家庭經濟比較寬裕的人比較有能力讓孩子去補習,這些人也有比較高的機率與學校建立社會網絡、與老師聯繫,他們的孩子比較容易獲得重視,於是經年累月下來,不同社經階層背景的學生「受栽培」的程度就不一樣,成績便出現了差距,而後在升學考試的那一刻反應了這個事實,而這個事實並不會因為升學制度的不同而有改變。[4][5] 不過,現今多元化的入學篩選方式倒是給予某些學生家長自我感覺良好的機會,例如,孩子如果在大學甄選入學這一階段就錄取了不錯的學校,家長就可以開心地告訴別人:「他(她)在面試的時候好穩!」、「回答口試老師的時候答得很好!」、「不知道為什麼,他(她)一直都給人家很好的印象……」儘管這些可能只是家長自己以為的「勝出原因」,但是這種機會在唯一筆試的聯考時代可沒有喔! 升學管道猶如臺灣體育界資源分配的問題,導致基層運動員面臨諸多困難。謝淑薇退賽、葉耀文無竿可跳,前天奪下金牌的臺灣羽球國手戴資穎,也表示球衣過大造成干擾。圖片來源:https://goo.gl/rx7BNP。   教育階層化的事實 一、不同家庭背景者在教育等級上的差異 學校教育有不同的層級,從初等教育的國小到高等教育的研究所。許多研究指出,家庭背景比較好的人,能夠取得較高階段教育的機率比較高,[6] 原因除了在學期間的成績差別之外,還包括家庭經濟是否能支持孩子繼續升學。受教育要付出蠻高的成本,不僅要繳學費、買文具,還包括就學期間沒有勞動收入所損失的金錢。因此,就「錢」的部分而言,家庭背景較佳的孩子,比較有本錢讀很久。例如,如果國中畢業後繼續升學,那麼,在高職/五專的選擇上,家庭背景較佳的孩子,比較可能就讀五專,因為讀五專的成本遠高於高職。「不同階層者取得的教育程度有差異」的情況一直存在著,即使大家以為現在的大學數量足以招收所有的18歲左右學生,但是進入大學就讀的學生,他們的家庭社經地位平均而言仍高於沒有讀大學的同年齡孩子。而即使是進入大學就讀,當經濟不景氣時,家庭經濟比較不佳者就可能休學。[7]   二、不同家庭背景者在教育分流上的差異 臺灣學生的就學經驗中幾乎都經歷過「能力分班」,將成績相近的學生編在同一班。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學校告訴大家「這樣的學習效果比較好」。儘管這樣的說法存在爭議,教育部後來也明令禁止,但是仍有許多學校會這樣做。[8] 如果校方依據教育部的指示採用常態編班,我們就會聽到「學生家長抗議,要求能力分班」的新聞報導,[9] 甚至採取激烈方式給學校壓力。[10] 可是能力分班的好處尚未獲得完全確認,它的負效果卻是公認的,因為被編排「低能力班」的人,就被貼上「壞學生」的標籤。讓人傷心的是,在過去,我們很少看到這些「壞學生」的家長向學校抗議這種分班方式,直到近年權利意識抬頭,逐漸有家長檢舉、抗議學校能力分班。[11] 不過,山不轉路轉,既然公立學校不能能力分班,經濟狀況較佳者,就把孩子送進學費昂貴的私立學校。 上述這種現象就是各方在「教育分流」上的競爭。大家總想安排自己的孩子在較佳的軌道上前進,尤其是中上階級,他們會想方設法在群體中找到區隔,讓自己的孩子獲得較優的教育資源。 教育分流還包括同一階段不同種類的學校,例如:高中/高職、學術大學/技職大學。儘管15~18歲孩子接受的高中階段教育已經達普及程度,但是高中和高職這兩類學校學生的家庭背景仍有明顯不同,平均而言,高中學生的家庭背景高於高職學生。而在大學方面,如果我們蒐集大學學生的家長教育年數,則可以發現各校學生家長教育年數平均數與大學的排名(台清交成…)有著高度的相關性:排名較前的大學,學生家長教育年數平均數較高。也就是說,教育文憑的競爭,除了比「有沒有」文憑,還要比「有哪種」文憑,教育種類的競賽結果仍是:家庭社經背景較高者比較可能是贏家,這種結果也不因為入學方式的變革而改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aper | Tagged , , , | 3 Comments

多元入學對「多『元」人」較有利嗎?看數據怎麼說

陳婉琪 / 台北大學社會系 多元入學是台灣教改二十年來的升學制度上的主要改革方向,由於歷時已十數年,可說已不再是新的爭議。然而近日此話題卻再度成為社會輿論的爭論焦點,譬如「個人申請」被國教家長聯盟批評為「多錢入學」,社會名人則公開倡議舊日聯招制度要比現行多管道並行的入學制度來得好。確實,若採取申請管道來升學,學生們得費心準備審查資料,再加上報名費、交通費等,是需要一些成本。對經濟較不寬裕的學生與家長而言,這種制度難免讓人心生疑慮。 【李爺爺總是懷年他的日子,但那時的日子真的比較好嗎?】 資料來源:news.cts.com.tw/photo/cts/201503/201503291598287_l.jpg 然而,申請管道對來自經濟富裕家庭的學生真的較有利嗎?這是一個實證問題,並不是紙上談兵式的懷疑臆測或在臉書上大聲疾呼就可以回答這個問題。既然這並不是剛出現的爭議,議題也具有高度的重要性,事實上,早已有一些研究者採用了還算可靠的研究方法來追究真相。持續爭議著這些已有答案的問題,週而復始地重複著相同但沒有明確證據的批評,似乎讓這個社會顯得相當缺乏實證精神,彷彿靠感覺來做主張、講立場便以足夠。即便正反雙方要繼續辯論,也應該以既有證據作為出發點,來權衡制度的利與弊,以避免公共政策的討論陷入無意義的空轉與對立。 因此,以下我將介紹兩份資料與方法較為嚴謹的相關研究,希望以簡明的敘述讓更多人瞭解實際的狀況。 ◎ 國中升高中 郭祐城、陶宏麟(2013)利用相當有名的《台灣教育長期追蹤資料庫》(TEPS)來看國中升高中這個階段,究竟家庭背景與入學管道是否相關。 「多元」的高中入學管道在2000年開始實施。這份研究採用的資料則是2001年針對全台灣高中職高二學生所做的抽樣調查,樣本數將近一萬。這群學生當中,由聯考管道進入高中職的佔38.9%,透過登記分發入學的為13.7%,經由申請及推薦甄試入學的各佔13.8%與26.4%,透過直升入學的則有7.2%。(以下將針對黑體字這三個以往不曾實施過的入學管道來討論,亦即長期以來大眾爭議的焦點。此處不討論大部分出現在私立學校的直升入學。) 首先,表一以簡單的交叉表來呈現三種家庭背景因素(父親教育、母親教育、家庭所得)與入學管道的關係。先看大家最關心的「家庭所得」:對所得十萬元以上的家庭來說,「登記分發」的學生占5.57%,但兩萬元以下家庭所得的學生當中,卻有19.29%經由登記分發管道入學。申請入學也有類似的模式——所得越高,該管道比例越少:對所得十萬元以上的家庭來說,「申請入學」的學生占9.86%,但兩萬元以下家庭所得的學生當中,卻有22.83%採申請入學。「推薦甄試」則較沒有明顯相關,五萬與十萬的家庭多了半個到一個多百分點,但差異沒有非常明顯。   表一  入學管道與家庭背景變項之交叉表(郭祐城、陶宏麟2013:頁432)   從父親及母親教育程度來看,也與上述模式差不多:父母教育程度越高,採「登記分發」與「申請入學」的比例越低。唯「推薦甄試」較不同於此模式,稍後將繼續討論。 接著,作者也採用了較複雜的統計模型來檢證,甚至還控制了學校固定效果,但得到的結論仍與上述結論差不多。若進一步將研究對象限制在高中生(亦即排除高職生),也完全無法得到「家庭背景較優勢的學生,更傾向經由新增的多元管道來入學」的結論。事實上,家庭所得較高的學生還經常較傾向經由聯考管道而入學。 值得注意的是,這份研究當中,唯一一個與「多元管道」有正相關的家庭因素是母親的教育程度——母親若有大學以上的學歷,則子女有較大的機會經由推甄管道升高中(與聯考相比)。 ◎ 高中升大學 田芳華、傅祖壇(2009)這份研究看的則是另一個升學階段——高中升大學。 2002年,教育部宣布全面開始實施大學多元入學方案。這份研究所採用的資料,調查時間點為2003年初,調查母體被設定為台灣十二所大學中十二種不同科系的大一新生 [註1]。 調查實施過程乃「由教育部發函各校系請求支援調查,各系以隨機抽取30人為原則。在執行方面,由訪員到各校、各系後,或在系上助教協助下,或在班代表協同下發問卷進行調查。本研究之大一調查母體人數為12,061 人,經隨機抽樣後共發出3,083份問卷,2,719 位完成問卷,回收率約為88.2%。」(頁216) 從該年度的教育部統計資料來看,全台灣大一新生的各管道錄取人數,所占比例為:申請入學10.9%,推薦甄選7.3%,考試分發81.8%。而這份研究的樣本,三種管道各約占11.8%、7.5%和80.6%,十分相近。不過,相當可惜的一點是,這份研究並沒有家長收入的資料,但父母教育程度與父親職業的資訊是齊全的。 如果,眾多輿論所批評的「採申請方式入學=多錢入學」屬實,那麼,家庭經濟條件較寬裕的學生必然會充分把握這種優勢,多多利用個人申請這類入學管道;如果,申請或推甄入學使得優勢家庭學生的多才多藝發揮作用,在申請過程中更吃香,那麼,我們應該會從資料看到:來自高收入家庭的學生高度集中在申請或推甄管道上(在這份研究中,我們只能以家長教育程度及父親職業來間接觀察)。 【母親教育程度越高,則該學生透過申請管道入學的機會,要比經由考試分發更大】 資料來源:m.niusnews.com/upload/imgs/default/15JanC/0123mamma/4.jpg 不過,大致來說,這份研究並沒有發現這個現象。不論是父親教育程度或是父親職業類別,與入學管道都沒有顯著相關。換句話說,父親若職業是經理、專業人員或教育程度較高(家庭所得應也較高),這群所謂的優勢學生並沒有特別集中在推甄或申請管道。但,一樣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這份研究竟然也得到與郭祐城、陶宏麟(2013)這份研究一樣的結論:母親教育程度是唯一與入學管道有關的條件——母親教育程度越高,則該學生透過申請管道入學的機會,要比經由考試分發更大(但若比較推甄與考試分發兩種管道,則母親教育也沒有影響)。 ◎ 資訊獲取能力才是關鍵? 從這兩份研究來看,「『多錢』讓孩子在推甄、申請等入學管道勝出」這樣的說法,幾乎完全得不到支持。家庭經濟條件與入學管道並沒有關連,唯一有影響力的因素是母親的教育程度。 母親的教育程度代表了什麼意涵?兩份研究的作者們所提供的解讀,都傾向認為是由於教育程度高的母親較能協助子女獲取與吸收資訊。雖然我們尚無法完全釐清當中的機制,但若這個解釋接近真相,那麼,這項研究結論事實上給了我們相當清楚的政策意涵。 如果,升學資訊的判讀、統整能力是關鍵,那麼,我們可以討論如何再多做一點資源重分配的工作,譬如,將資源及人力投注給最需要的學生,加強自我瞭解與個別輔導。投注了資源,但卻不見成效?那麼,我們可以討論學校裡的輔導機制該如何改善。如果,問題出在學生的學習認知與動機,且教育程度良好的母親較能夠讓孩子發展出自主學習能力與動機(這一點當然未必成立,尚待檢證),那麼,我們可以討論,學校教學該如何創新,才能彌補家庭文化資源的不足,讓所有的學生都對學習得到更符合時代需求的認知? 以上幾個思考方向,或許並未窮盡可能性,但簡而言之,與其完全無視於未來職場對創新能力與資訊判讀能力的渴求,對時代變遷毫無敏感度地、懷舊式地主張昔日制度最美好,我們何不聚集眾人的智慧,積極地去看制度的設計與調整該如何具體協助(資訊統整或關鍵決策能力可能較弱的)弱勢學生?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aper | Tagged , , | 1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