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屏東

社發系畢業生的可能性:贈言2015年畢業的屏東大學同學

李錦旭 /屏東大學社會發展系 作為全台灣唯一的社會發展學系,我們到底在學些什麼?畢業生將來可以做些什麼?……類似的問題,相信各位社發系的同學們自從考上本系以來,或多或少都會被問到。 【服務中學習,是社會發展系課程的重要觀念】 忝為社104級的導師,一路上我已嘮叨了不少,現在同學們就要畢業了,容我來臨別贈言三點。 首先,我們系是一個以「社會發展」作為核心概念,利用各種相關學科知識來解析社會現象的科際整合型的系。 那麼,什麼是「社會發展」?就成為最先需要釐清的概念。問題是這個概念帶有價值觀在裡面,它的定義因而有很多種,人們之間並沒有一致的看法。我個人比較喜歡美國社會福利學者詹姆斯・米奇利(James Midgley)的看法,他將「社會發展」(social development)定義為「與經濟發展的動態過程一起協同促進人類福利的過程」(a process of promoting people’s welfare in conjunction with a dynamic process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在米奇利的定義下,發展不一定是好的,因為世界上有許多地方,經濟發展帶來的是貧富懸殊、生態破壞甚至人際關係的爾虞我詐,而沒有帶來相應程度的社會發展,他稱之為「扭曲發展」(distorted development)。這是我們應該要避免的。 因此,什麼是「社會發展」?是我們師生要不斷反思的功課。 其次,由於社會發展涉及到許多領域,同學們因而需要學一些基礎學科(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法律學、行政學、歷史學和地理學)和研究方法(量化、質性和區域研究方法),大二升大三的暑假和大三上還要學社會實務體驗課程。然後,專業課程約58個學分就分成區域研究、社會議題和公民社會三大知識領域來學。依規定,同學們還有約35個通識學分要修。 坦白講,本系所能提供的課程,不必諱言的,受限於有限師資的有限專長領域;即使如此,本系的課程內容,乍看之下,或許還是會給人琳瑯滿目但有點龐雜的感覺。 然而,一個系,究竟該以學門領域或核心概念來劃分,各有支持者。當代課程專家一般認為,傳統以學門領域來定系名,固然具有學術根柢的好處,但當代社會事務愈來愈複雜,往往需要各種學問併用才能得到比較好的解決,也有人稱之為跨領域的能力。 盼望本系同學們能夠帶著跨領域的能力以及四年課堂上不斷培養起來的與人協作的習慣,不論在就業或升學的道路上,都能夠有良好的表現。 【跨領域協作的習慣和能力】 最後,大家就要畢業了,除了升學以外,可以做些什麼呢? 我在課堂上強調,除了公職的政府部門和私人公司的市場部門以外,還有以非營利/非政府組織為主的第三部門可就業。 另一方面,詹姆斯・米奇利指出社會發展的策略有三種:由個人來做、由政府來做,以及由社區來做。同學們可以透過個人的努力和創業,來幫助家鄉、社會發展;也可以經由進入政府部門利用公權力來改善各種制度,提高政府服務效率,促進社會發展;此外,也可以在地方、社區層次,呼朋引伴從事/開創對鄉親、居民有利的工作。 盼望同學們不論到那一個部門、崗位上工作,都能夠帶著公民社會的精神,積極主動來努力,進而影響週遭的人群和社會。 祝福同學們~~ 開創自己的人生,造福社會的發展

Posted in paper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走上積極公民之路

李錦旭 /屏東教育大學社會發展學系  緣起 2008年11月12日屏東教育大學社會發展學系舉辦了「第四屆社會理論與教育研究學術研討會」,主題是教育社會學新的切入點,當時我發表了〈積極公民如何可能?使教育社會學動起來〉[1]一文,從此正式開始我的「積極公民」研究的旅程。 有朋友開我玩笑說:「為什麼不研究積極公民如何不可能?」還有學生同樣開玩笑地說:「人為什麼要積極?消極一點日子不是比較輕鬆?」   【公民積極會不快樂嗎?懶惰是否更快樂?】 是啊,《勞工搖籃曲》裡有一首歌〈懶惰的快樂〉就是這樣唱的: 「懶惰的人會活得比較長,勤勞的人通常太過緊張。壓力太大就讓它去吧,所有規定都與我無關。話說勤勞是一種美德,我覺得懶惰才是一種道德,…。 懶惰的人會比較快樂,積極的人每天睡覺都不夠,……有人吃太飽有人在挨餓,勤勞不一定都有好的結果,……喔喔喔,人要及時行樂,喔喔喔,別對自己刻薄。 懶惰的人會感覺年輕,勤勞的人通常太過宿命。絕不熬夜也絕不加班,成功失敗是你兜的代誌。……你若勤勞讓別人快樂,我選懶惰讓自己快活。 懶惰的人真的比較快樂,積極的人每天算計算破頭。……有人想太多愈想愈難過,勤勞是一種疲勞的感受。」 回首我的積極公民來時路 朋友的玩笑和勤勞懶惰歌,其實是很有意義的問題,激勵我更有動力去追問何謂「積極公民」。本文將利用個人近年來有關積極公民的研究、教學與社會實踐的成果,來說明個人如何走上積極公民的道路。 到目前為止,我們師生所探討的內容,涉及了積極公民的理念、小學教師積極公民性格調查、小學課本積極公民內容分析、小學教師如何進行積極公民教學、小學生積極公民性格的家庭根源、社區積極公民如何養成、偏鄉社團的可能性和限制、社區大學如何結合社區教育與社區營造,以及學習型城鄉的建構等主題。如此,希望能夠從微觀到宏觀層面來探討培養積極公民的各種內外在條件。  我在許多應邀演講中,探討過積極公民的培養問題,以下是我歸納比較出台、西的幾點理由,雖不夠全面但還是可以幫助了解: 1.國際經濟景氣低迷,各國希望提高競爭力:這是西方先進國家的經驗,台灣也有類似的現象。 2.正式政治參與(如:選舉活動和政黨黨員人數)不斷低落:這是西方先進國家的經驗,台灣未必。 3.人民對公共決策過程的不信任:這是西方先進國家的經驗,台灣也有類似現象。 4.人與人之間的猜忌增加:這是西方先進國家的經驗,台灣,除了國家認同以外,好像沒那麼嚴重。 5.國家認同的分歧:這在台灣特別明顯,需要公民共同來決定。 6.民間充滿無力感:這是西方先進國家的經驗,台灣也有類似現象。 7.對台灣文化的反思:做個現代公民,還是有必要強調。 8.公民教育運動界的推動:這是西方先進國家的經驗,台灣有嗎? 9.台灣公民教科書「知」得多、「行」得少,其教學結果呈現類似情形。與西方先進國家相比,在「行」的方面,台灣頗有落差。為什麼會這樣? 10.積極公民的養成,該從何時開始?外國的經驗說兒童時期就該開始了,而台灣的學者、教師和家長則還有人在質疑孩子那麼小談什麼「公民」。    【積極公民參與,進入到各個社區角落】 從世界比較的角度再縮小一點,到個人所處的組織來看,本系在2006年從原來的「社會科教育學系」(負責培養小學「社會」教師)轉型成為「社會發展學系」,課程慢慢收斂、聚焦成三大學群:區域研究、社會議題、公民社會。與最近中國所謂「七不講」(七個不要講)相比,不禁令人莞爾一笑,因為中國要求其人民不要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司法獨立。其中有不少卻是本系想要去強調的。 再縮小一點來看,早從2002年開始,我和故鄉台南市安南區(古稱「台江」)的鄉親們,就因為抗議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擬遷建他處,因此努力成立「台江文化促進會」,立下將安南區建設成「文化沃土、生態淨地、溫馨城市」的願景,從「社區營造、鄉土教育、政策遊說」三項策略入手,這是我個人「積極公民」志向的重要啟蒙。卸任四年理事長職務後,以會員好友吳茂成為主的鄉親們,繼續利用台南市社區大學台江分校,擎起「大廟興學」的大旗,「發展學習、發展生命、發展社區」口號響徹全台,作為教育學徒的我,本來即對社區大學有些參與,故鄉有事,當然義不容辭,跟著潦落去(台語),至今方興未艾。 在以上大我、中我和小我的內外夾攻下,我在本校舞台,承辦了有關公民社會、積極公民的系列演講和研討會等學術活動,並擔任本校首兩屆的公民社會教師專業社群召集人,與研究生、教師一起進行有關「積極公民」的研究。 【現在的台江國家公園,也是在大廟興學的理念下而成功爭取的】 人,可以是土地上最令人感動、最美麗的風景 學生前景方面,目前有不少大學生畢業後的志向是考公職,可是社會上卻對公務員頗多怨言,認為公務員任事被動、消極。而我卻一方面鼓勵學生往第三部門發展,「做善事又可以賺錢」,另一方面也鼓勵學生畢業後做個積極的公務員,「不要做自己所批評的那種公務員」,好好為社會做點事。 2008年10月28日中午,屏東縣曹啟鴻縣長在縣長公館宴請本系全體教師,主要目的是希望本系能夠「認養」、「幫助」貧困的滿州鄉。後來部分教師花了一天時間到離本校約95公里的滿州鄉實地了解。最後事情雖然沒有談成,但對我個人卻有著很大的衝擊。我觀察到,在這個案例裡,實際上存在著一系列嚴肅的學術問題:「研究」與「介入」之間,該如何拿捏?如何切入?所需人力如何?等等。這也是困擾著許多研究者的老問題。 或許是因為對曹縣長的這份虧欠感吧,在前任縣長任內即開始協助縣政的我,後來只要是來自屏東縣政府的邀請,我都會儘可能接受,因而先後擔任了屏東縣的社區大學、社區營造和終身學習推動委員。連續幾年主持「東港溪流域學習型城鄉的建構」的教育部專案,去年(2012)更不計代價協助萬年溪保育與民眾參與的工作。 因為,我相信弱勢地區/弱勢者更需要培力社會力、養成積極公民的性格和能力。人,可以是土地上最令人感動、最美麗的風景之一。 【積極公民的參與,考驗著學者在研究與社會介入之間的拿捏】 公民可以分成三類:個體公民(individual citizenship)、批判公民(critica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aper | Tagged , , , | 3 Comments

河川都市主義的想像:屏東的萬年溪整治

林育諄 /屏東教育大學社會發展學系  ◎河川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過去河川在都市發展文明的歷程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從原本農業生產時期所具備的交通運輸、水源供給與灌溉功能,到了都市化及工業化帶動的發展過程中,一來都市人口遽增,導致原有公共設施與公用設備無法因應快速成長所帶來之需求,再者河川兩岸原有的農業土地隨著工業化帶動下逐漸轉為工廠用地,河川成為都市污水與工業廢水排放之處,導致環境品質降低,河川到處是廢棄物與垃圾的現象。 【台南二仁溪周遭的工業廢水,直接排入河川,在今日仍然可見】 進入後工業化社會後,河川與都市發展的關係又重新受到重視,歐美先進國家在1960年代開始新一波的水岸再發展熱潮,將水岸原有運輸、製造、倉儲等功能轉變為文化藝術、休閒娛樂等使用,進而與都市內的公園綠地系統連結成完整的水與綠都市開放空間系統,甚至賦予其文化及歷史意義的價值。是以,河川流域的空間規劃發展思維也成為是近年來受到重視的主要議題。 當前「都市河川」(Urban River)一詞通常都伴隨著生態復育的目標,許多環境學者呼籲應透過污染減量、公園綠地開發與藍帶建構將河川重新整合至都市生活中。因此,在河川整治的過程中,除了廢污水處理、生態復育工程及相關硬體建設外,應更進一步思考河川、人與都市環境之間如何建立更緊密的關係。尋求一種河岸空間與生活結合的空間生產模式,也成為是河川整治後,帶動城市空間轉型的新契機。 ◎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都市河川? 河川是都市環境構成的一個重要關鍵,近來隨著台灣環境意識的覺醒,成為一個社會關注的重點,特別是河川水患、水源開闢、河川溼地生態保育與水源污染議題等,更使河川成為台灣政治經濟與環境的重要議題。 每一個都市的形成與發展都與其所在地的水系緊密相關,這些水系除了具有防禦、運輸、防洪與清潔的都市功能外,同時也是多種在地生物棲息地與空間活動的通道與媒介,更是都市景觀美學與歷史文化的載體。因此,當今的都市河川扮演著五個重要的功能角色: 生態廊道:是水與各種營養物質的流動通道,也是各種在地物種的棲息地,在現代景觀生態學意義上,河流廊道具有維護大地景觀系統連續性與完整性的重要意義。 文化資產廊道:都市的歷史與文化常常與都市河流密不可分,故事與歷史遺跡往往沿河道發生與保存。 綠色休閒廊道:成為都市居民步行與自行車動線的最佳通道,也是未來觀光的最佳場所。 都市景觀介面:是人與自然、人與人、都市與自然交流的場所,從視覺與景觀認知的意義上,是一條不可或缺的邊界。 都市生活的介面:沿著都市河川而展現市民生動的日常生活。  【整治後的高雄愛河,成為居民日常生活的一個空間】   因此,河川是都市整體環境發展與文化構成上,不可割離的一部分。從過去的歷史脈絡來看,從聚落社會與河川結合的農業生產模式,到支配河川的工業生產模式,進而轉變至後工業生產模式時,如何進行河川與都市社會關係的重建,這些生產模式的演進,是資本主義歷史進程的一部分,也在不斷的社會衝突中,界定著都市河川的功能與意義。而河川在既有的地理區隔功能上,常使得都市河川兩岸間的互動隔離,形成截然不同的發展樣態,在都市不斷的擴張發展下,如何接合河川兩岸的空間發展,並重構與河川的生態秩序關係也成為是都市治理的重要課題。  【整治後的首爾清溪川,也一樣成為居民日常生活休憩的空間】 ◎邁向河川都市主義的架構性思考 河流如何成為城市的靈魂意象?就如同塞納河之於巴黎、泰晤士河之於倫敦,一座城市能有一條河流通過,就如同其臍帶與嬰兒的血脈連結,帶給人們一個兼具生態景觀、文化涵養與藝術美感的生活環境。 當代社會學中,有關都市與都市生活的概念大多建基於芝加哥學派著作上,在Louis Wirth的「Urbanism is a way of life」一文中,對於都市做了一個比較狹義性的社會學定義,他認為都市是一個相對大的人口數量、密度與社會異質性個人所形成的永久性聚落,並從這些最低限度的必要條件來推論都市生活方式的主要脈絡。是以,都市主義是一種尋求理解在這個都市空間中發生的生活方式,其涉及文化議題、日常生活的含意、符號與模式,以及適應都市環境的過程,也涉及街道、鄰里與都市層面的政治組織形式。 因此,河川都市主義不是指固定的空間計劃書,而是一種在行動中的實驗與嘗試。河川都市主義所強調的河川水岸空間並不只是一種表演的場所,而是生活區,以住宅為中心,融入文化、藝術及娛樂等活動,並涉入提供場地居民就地就業的機會。因此,河川都市主義可從兩個主軸來進行都市生活方式與空間設計上的理解: (1)河川復育(River Restoration) 河川復育係從河川生態環境復育與清淨水質重建,到河岸空間景觀與文化傳承,藉由河岸周邊地景及社區空間的維護與轉化,再現河川的文化價值與魅力。 (2)河川治理(River Governance): 河川治理是一種環境治理的社會再造運動。基本上,它是關乎長期的溪畔社區空間營造與公私夥伴關係重建,以強化河岸周邊社區居民參與並厚植河岸社區社會資本,累積社區凝聚力為其目標。透過有效地動員在地文史工作室、社區發展協會以及社區環保義工隊,以及非在地的NGO團體與學研單位,促進在地參與,藉此建構成為河川環境治理的新社會網絡。然而,此一網絡的發展,應該配合國家政策來一起推動,通過由下而上的社區參與以及由上而下的政策輔導,成為一個雙向的河川治理制度網絡。 ◎萬年溪整治與空間轉型:舊記憶與新風貌的時空交疊 屏東縣政府從2009年起開始進行萬年溪整治工程,以「水源補助」、「水質改善」、「河道整治」與「景觀改善」四個面向,推動生態工法施作,以恢復萬年溪自然生態。預計完工後,可提供三萬五千六百平方公尺的綠地面積、八點三公里的人行步道與三點七公里的自行車道,成為屏東市區水與人最親近的藍帶軸線。筆者因地利之便,有幸參與萬年溪工作團隊,也見證著萬年溪整治逐步呈顯的改善成果。   【在萬年溪上游建構12公頃濕地,以自然淨化的「自然重力方式」注入萬年溪乾淨水源】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aper | Tagged , , , ,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