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核能

廢核四,爭民主:向林義雄先生致意

  4月25日來自全國各地,包括中央研究院院士、大學院長,跨學系、老中青大學教授及國內數個重要學會代表近兩百名學者,身穿黑衣、戴黑帽,身貼白底黑字「慟」,集結於凱道前舉辦【廢核四 爭民主】記者會,以響應林義雄先生追求「落實民主、停建核四」的禁食行動,以及全國廢核行動平台於台灣各地發動的遍地烽火行動串連。記者會後,與會學者集體禁語步行至義光教會,在教會旁公園朗讀聲明後,由代表將聲明與連署書交給義光教會志工,學者們隨後排隊進教會表達對林義雄先生採取禁食行動的不捨、支持與敬意。   【邱花妹教授代表參與學者送交致意簽名書給林義雄先生】 台灣反核運動三十年,反核立場鮮明的學者不在少數。自4月22日林義雄先生決定展開禁食後,學界即發起【廢核四爭民主學界不核行動聲明】的連署,短短幾天內即得到數百位學者響應。參與發起、連署的學者,包括林明璋、林長壽、陳建仁、杜正勝、石守謙、李文雄(也是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 及鄭天佐等七位中央研究院院士。聲明中,學者們表達對林義雄先生禁食行動的不忍、對時局的憂心,並沉痛強調: 「作為知識分子,我們無法接受執政當局一再戕害民主體制、陷國家於前所未有的憲政危機。作為公民,我們無法自外於這個混亂的時局」、「作為高等教育工作者,我們堅信,學界作為社會良心、負有思考解決社會重大問題的責任,大學更應以積極行動與堅實論述,守護台灣的民主與永續的未來。」 ◎學界對於核能發電的批評與質疑 在記者會上,中研院院士林長壽表示: 「林義雄先生,今年73歲。在過去40多年裡,他和家庭用生命守護臺灣,對臺灣民主的進展與扎根,寫下令人感動的詩章,我自己尊他為『國之長者』。這次他再次用生命,發出靜默但清晰的聲音,提醒我們:『非核家園的實現,不能靠政客的承諾,而是臺灣社會公民運動的進程之一。』」林院士進一步指出:「目前以『嚴格的安全檢查後,再以公投來決定是否運轉』來做回應,這和經濟部長的說法:「停止核四,我們的電力在2016年就會不夠」,兩相對照,政府的說法可能還是一個充滿政治話術的謊言。」他並陳痛表示: 「政府還以『政策不能因一個人的因素而改變』,來回絕核四停建的訴求。這是一個非常殘忍而邪惡的回應,其目的在羞辱林義雄先生。」 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理事暨澄社社長、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劉靜怡,從法理層面指出,停建核四不違憲:「從目前的社會氛圍來看,核四具有重大安全問題,不受民意信賴,身負監督和執行核四的安全興建與營運責任的政府部門,眼前最佳的選擇,就是由行政權和立法權兩者協力達成『直接停建核四』的目標。」劉靜怡指出,若要以公投決定是否停建核四,徹底修正反民主的鳥籠公投法再提案舉辦公投,或另訂特別法如「核四公投特別條例」,讓人民能夠真正對核四議題投票表態,都是行政部門可立即採行的有效作法。 【參與的教授們聚集在凱道,為廢核四,爭民主進行抗議活動】 代表台灣女性學學會發言的東海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鄭斐文從女性與弱勢者的的角度反對核電產業: 「核電是帝國主義、資本主義的最負面產物,也是非民主、非環保、非生態永續的科技。核電產業對於弱勢者來說,更是災難。例如,現在還放在蘭嶼的核廢料仍在污染,無足夠防護;核電工廠工人更是被犧牲於高風險的健康危害中;對於貧者、小孩或老人來說,核電也是摧毀家園的怪獸 !因為當核災難來時,弱勢者將變得更是一無所有。」 鄭斐文指責:「國民黨政府的作法根本就顯示出其粗暴的父權國家的本質,而就是因為這種暴力國家才使得林義雄先生需要以絕食手段進行抗議。」 台灣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代表、中正大學講座教授陳瑞麟以「科技與社會」(STS)對核電長期研究的基礎表示:「核能發電發生災害的風險不是很低,而是很高!最重要的是,一旦發生災害時,代價我們無法承受。近三十年來,STS已經對核能發電產生的社會議題(包括大型核災)作了許多學術研究,在這些研究的基礎上,同時考量台灣的地理和社會條件,我們認為台灣完全不具備使用核能發電的條件,對台灣未來唯一有保障的出路是:廢核。」陳瑞麟並且憂心指出: 「具有自主核能技術的先進國家如美國、前蘇聯、日本都發生了最嚴重七級核災,不具備核能自主技術的台灣,有什麼科技條件堅持使用核能發電?台灣地狹人稠,核廢料無處放置,也無處理核廢料的自主能力。萬一發生大型核災,災民也無處可撤!」 台灣教授協會會長、清華大學電機系教授呂忠津批判: 「這個習於說謊的馬政府說,核四停建、核一(2018-9)、核二(2021-3)、核三(2024-5)除役後,台灣就會缺電、限電。不要說現在本來就沒有核四在發電,在未來的五至十年間,台灣有能力、有技術,除了能快速開發蘊藏豐富的風能、太陽能、地熱能等再生能源外,也可以於過渡期發展使用潔淨化後的化石能源,來取代除役的核能電廠,甚至淘汰高碳排放的火力發電廠。而創新的綠能與節能產業,將可成為帶動台灣經濟發展、增加就業的新引擎。台灣人應該儘早丟棄這個無能、擺爛、怠惰的中國國民黨政府。」 此外,中研院院士、Emory University化學系教授林明璋向馬政府提出兩個問題一個建議,他質問,一、馬政府如何保證核電安全?二、核廢究竟要如何處理? 劉俊秀教授從工程專業立場表示,日本發生福島核災的經驗,讓我們知道,核電不可能安全,而台灣在找不到穩定地盤的情況下,核廢料也不可能有去處。廢核才是台灣該有的選擇,蓋核四的錢應該拿來發展再生能源。 【4/26、27有上萬民眾參與反核靜坐活動】 台大公衛學院副院長、台灣大學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詹長權指出,「台灣有全世界最危險的核電機組,台灣社會,不管是學術界或一般民眾,都有停建核四的共識,人民之間建立起的共識,應該可以作為政府的決策基礎,停建核四不只是一個核電廠存在與否的問題,而是台灣未來社會及國家發展價值的一種選擇。」詹長權教授進一步指出,台灣前面三個核電廠都是在威權時期所作的決定,但建核四廠是台灣已經政治民主化之後,但台灣人民卻不能有決定的權力。他呼籲: 「馬總統跟江院長在知識前要謙卑,要相信真理而不要相信自己的直覺,不要受舊的政經勢力左右而作出錯誤的判斷,因為你們對核四抉擇的正確與否,關係著未來台灣社會發展空間的寬廣或狹窄,如果因循苟且繼續興建核四,我們將因此無法跟上全球永續發展的腳步,台灣將真正的被世界邊緣化。如果停建核四,馬總統與江院長兩人、林義雄先生與全體台灣人民的未來,都將會海闊天空。」 ◎學界的訴求:廢除核能、還權於民 范雲代表學界,重申學界支持全國廢核平台所提出的兩大訴求: 「一、停建核四,核一、二、三廠盡速除役,二、還權於民,下修鳥籠公投法門檻」,並呼籲全民一起走完廢核四的最後一哩路。學者們也同聲祈願林義雄先生、台灣人民與生態環境平安健康,祈願人民堅定的意志與行動,得以帶領台灣邁向民主與非核的家園      

Posted in paper | Tagged , , , , | 1 Comment

能源使用的新思維:小即是美

邱花妹 /中山大學社會系 事實上我們正有意且故意積存毒性物質,冀望有朝一日或許能有辦法對付它。我們正責成未來世代對付一個我們自身不知如何應付的問題。~ 1972年英國政府報告《汙染: 公害或報應?》論及核子反應爐的放射性廢棄物(引自修馬克,《小即是美》頁164)。 【修馬克在40年前就質疑,人類可以應付自己創造出來的怪物嗎?】 前陣子有機會接觸到一些高中生,了解他們近來最關心的時事。不意外地,多數同學提到核電問題,所有同學表態反對核四續建,但有幾位同學自信地補充:「我是反核四不反核。」這類同學們相信:核能乾淨便宜,至於核四,因為是危險拼裝車、是錢坑無底洞,人謀不臧,應該停建。 好奇年輕同學們的立場,我忍不住追問,那麼究竟該拿核廢料怎麼辦? 有人從「效益論」分析,認為從全民最大利益考量,核廢應繼續留在蘭嶼,但補償金要優渥。另外一位同學則說,核廢料以後應該有辦法解決吧,隨後似乎有點心虛地笑說:「以後可能可以送到外太空…」。 聽到這些回答,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回頭想想,這些高中生的想法,反應的不正是擁核的政府與核電工業一直以來在社會上積極營造的一種「人類定能駕馭核能」的集體幻覺? ◎謊言與幻覺 早在1973年,出生於德國的英國經濟學者修馬克,在《小即是美》(Small is Beautiful) 一書中,質疑人類定能駕馭核能、妥善處理核廢料的集體幻覺。修馬克這樣批判核能: 輻射一旦產生,就沒有任何化學反應或物理干擾能衰減其強度,人類創造出放射性物質,卻無法減低它的放射性;只要生命存在,放射性物質就會進入生物鏈,最後回到人身上。僅管如此,核能倡議者卻避而不談,核分裂對人類與自然萬物帶來的無可比擬、不可思議的危害;設想人類可以在沒有地震、沒有戰爭、沒有動亂的狀況下使用核能;更不去面對究竟該拿核廢料怎麼辦的棘手問題。修馬克認為,妄想以核能解決化石燃料耗竭,而不圖做出根本性的改變,其實是在解決一個問題後,製造出另一個後患無窮的大問題。 四十年前的批判,放在今日的台灣與當前的世界仍然適用,人類至今難以處理棘手的核廢料問題是明證。 翻開經濟部出版的「核能議題問答集」,56 頁的手冊中僅一頁半回應核廢料處理問題。經濟部自信宣稱核廢料「並非無解」,台電具備處理技術,但細看內容則發現,解決核廢料的辦法,其實一如過往,停留在「修辭」狀態: 用過核子燃料將採「最終處置」,政府規劃於2055年前完成高階核廢棄物最終處置場;低階核廢料將以「多重障壁概念」與人類生活隔絕,並將在最終處置場址決定後8年內,完成建造與取得執照;以及,不排除尋求國際合作處理或境外處置。 擁核政府忙著營造核廢料必能解決的幻覺,既不誠實交代,境外處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更不討論,在地震頻繁、人口稠密的台灣,眾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核廢料,究竟要如何能找到一個可以落腳萬年的最終處置場。難怪前原能會核能研究所副研究員賀立維批評: 「數十年前,政府宣佈永久貯存場將在四十年後啟用,到了今天,還是宣佈將在四十年後啟用,四十多年來原能會主委換了十位,台電董事長換了十位,問題仍未解決。相信四十年後再換十位主管還是解決不了問題,每一位都推給下一位。」 【台灣核電1萬5459束廢棄燃料棒全放在台北地區的核電廠】 現下的台灣,核一二三廠的冷卻池,已經放置約1萬6千束使用過的核燃料棒(高階核廢料),(中)低階核廢料也已經有將近22萬桶,其中,9萬7672桶在1982到1996年間送到了蘭嶼。預計核一二三廠除役後,加上除役所產生的廢料,台灣將有9千噸高階核廢料加上90萬桶的中低階核廢料。但不管高階或中低階核廢料,要選定最終處置場址都困難重重。 因為達悟始於1988年的反核廢運動,陳水扁執政時承諾核廢料遷出蘭嶼,但在2012年蘭嶼核廢料完成整檢後的今天,最終處置場的選址仍難有進展。政府祭出50億回饋金,公告台東縣達仁鄉南田村和金門縣烏坵鄉小坵嶼為建議候選場址,但如何通過地方公投,是否能如政府預期地選定場址,2021年完工啟用,根本沒人敢打包票。 至於如何找到高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場更是難如登天。看過紀錄片《核你到永遠》(Into Eternity)的觀眾,應該對片子傳遞出的一種冷冽不安與未知感印象深刻。位於堅硬岩盤中的芬蘭安克羅(Onkalo)儲存場,向下深挖4.8公里,準備儲存包括半衰期長達2萬4千年的鈽239等各種核廢料。芬蘭人確實期待這個場址地質能穩定達10萬年,但紀錄片中,專家、技術人員與工作者透露出的訊息卻是: 其實誰也無法保證地球地質條件與生態環境是否能維持十萬年不變,更沒人能確定,會不會有那一代人不幸誤觸深埋地底的核廢大墳場。這個興建中的深層掩埋方案,沒有讓芬蘭人自信滿滿,而是流露深層的不安。儘管如此,台灣政府仍以地質條件及人口密度與台灣大不同的芬蘭與瑞典為例,證明已有興建中的核廢料最終處置場。 【芬蘭找尋核廢料掩埋場址時都充滿了焦慮,台電如何信心滿滿說絕對沒問題?】 ◎台灣政府空洞的核廢料安全保證 對台灣而言,不要說最終處置場,就連暫時儲存設施就已經問題叢叢。蘭嶼低階核廢料在2008年到2012年間進行整檢,整檢過程曝露了核廢料桶遭嚴重鏽蝕,且因為整檢過程草率,整檢工人、達悟族人與蘭嶼生態環境進一步遭受輻射汙染(中研院研究員扈治安偵測到「鈷60」、「銫137」)。然而,政府、台電至今仍逃避面對,核廢料對達悟族人、整檢工人與蘭嶼生態環境帶來的危害。 此外,因為最終處置場沒著落,核一二三廠的冷卻池爆量儲存用過的核燃料棒,使台灣民眾日日置身高度的核災風險中,為了將核廢料束移出冷卻池,進入乾式儲存狀態,台電公司直接在核一二廠內興建用過燃料乾式貯存設施,但就在核一廠貯存設施即將進入測試階段,國人才發現,台灣的乾式存儲設施,竟然採取充滿風險疑慮的露天擺放,同時,在政府片面宣稱安全無虞時,也未能回應國人的擔憂: 在最終處置場可能持續難產的情況下,宣稱將使用40年、位於核電廠內的乾式儲存設施,會不會成了高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場。 核電工業發展超過半個世紀,不僅無能杜絕核災,也無法妥善處理核廢料。對於地震頻仍的撮爾小島台灣,只要核一二三廠持續運作一天,新的核廢料就會不斷被製造出來,世世代代的國人就不得不與核廢料相處。停建核四,不儘在於核四是拼裝車,恐怕永無上路的一天,停建核四,更在於終止盲目使用核能,停止將萬年劇毒核廢料硬塞給後代子孫與弱勢邊緣的社區與族群(小編註:參考巷口文「核電生死簿:苦難的分佈」有關災難與階級的關係)。 【用電人可以將不要的核能污染廢料放到蘭嶼嗎?】 政府不該繼續以空洞的保證,簡化核廢料處理的複雜性與難度,低估核廢料處理安置的風險以及其將帶來的龐大財政負擔。台灣難道不應該及早懸崖勒馬,將有限的資源與力氣,用在嚴肅面對已經產出的核廢料上嗎? 核廢料處理涉及的,絕非只是地質探勘、選址等技術性問題,更涉及複雜的風險溝通、政治協商與衝突以及公共資源的分配問題(包括高額的補償金)。政府三言兩語向國人打包票,難道不是在繼續編織、營造核廢料並非無解的集體幻覺? 進一步而言,核電的本質性危害,不僅在其最終會產出貽害萬年的核廢料,核工業從開採鈾礦、運作維修、核廢處理,本質上都是以工人被曝為前提,而一旦發生核災,其帶來的毀滅性災難無可比擬。高科技不萬能,高科技可能等同於高風險,人為操作的科技難以全然避免錯誤,核電工業也無法抗拒天災。為了個位數字的發電量(ex. 核四到2025若運轉,預估占台灣發電量的6%),盲目地使用核能,把問題不斷往後丟給後代,是踐踏世代、環境與族群正義。 核能,怎麼會是人類該有的選項呢?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aper | Tagged , , | 4 Comments

核電生死簿:苦難的分佈

王宏仁 /國立中山大學社會系 ◎為何苦難要由蘭嶼人獨自承受呢! 上週四,蘭嶼的反核運動媽媽希婻‧瑪飛洑(Sinan Mavivo),對中山大一社會系同學講述過去三十年來,蘭嶼族人參與對抗核廢料惡靈的經驗。在演講中,令我感觸最深的一句話是:為何這樣的苦難,是由蘭嶼達悟人獨自承受?原來,我們社會所生產製造出來的苦難,是如此不平均地落在不同人的頭上。 【蘭嶼人為了生存,竟然徒手空拳去整理核廢料】 ◎階級,影響著你的生死! 許多人應該都看過由傑克與螺絲主演的[鐵達尼號],輪船在沈沒之前,眾多人搶著要搭救生艇逃生,電影畫面也有讓我們看到人類偉大情操感人一幕,也就是讓老弱婦孺優先上救生艇,那個令人討厭的螺絲未婚夫卡爾,一直想要找機會搶先登上救生船,最後當然也給他得逞了。不過這個卡爾可以登上救生艇是個例外嗎?不是!電影畫面沒有告訴我們當時真正逃難的情況是,窮人坐的傑克艙,發生災難時,存活下來的機會只有富人螺絲艙的四成,男女都一樣。 全部生還比例 女性/小孩生還比例 螺絲艙 60% 97% 二等艙 36% 89% 傑克艙 24% 42% 不要以為這樣的災難不平等只有發生在以前比較階級化的社會,相信大家都搭過飛機,而且絕大多數時候是搭乘經濟艙。各位如果仔細看看飛機的逃生口配置圖的話,那麼你也可以發現,如果飛機發生事故,在不是墜毀的情況下,坐在頭等艙跟商務艙的乘客,他們配備的逃生出口平均而言,比經濟艙多很多(參考國泰飛機的座艙平面圖)。也就是說,如果發生災難時,苦難並不是平均降臨在每個人身上的。 【飛機座位與緊急出口的配置圖-國泰航空】 耳熟能詳的一句反核口號是:核能災難是不分藍綠的。確實沒錯,但是核廢料造成的苦難,卻是不平等地分配在不同種族、階級與空間。1970年代台電將核廢料丟在蘭嶼島上,就是因為達悟族在各方面的弱勢(經濟的、政治的、人口的),加上欺瞞的謊言,將核廢料強加丟棄在這座小島上。但是,就如東部的反核運動口號說的:為何用電的都是西部,但是核廢料卻要丟到東部?一樣地,目前台灣的用電,其中三分之二是工業用電,這些耗電大戶包含石化業、鋼鐵業,為何可以享受政府口中的“便宜電價”,卻不必承擔核廢料帶來的苦難? ◎日本的部落民與苦難 即使是天災,也不會是平均降臨在每個人身上。日本的福島,是全日本最貧困的地方之一,也因此在就業無望、收入不足的情況下,會同意核能電廠在該地興建、運轉。福島核災過了一年後,原本全國停核的電力廠,仍然在2012年7月,讓關西電力公司的大飯核電廠重新啓動運轉,理由無他,就是這個地區貧窮須要就業跟建設。如果發生如福島版的核災,最直接的受難者仍是這些窮困地區的居民,而非那些遠離核電廠且可以全球自由流動落跑的人。 在日本,現在社會仍然有一類的人,被稱為 “部落民”,他們其實跟大和民族都是一樣的族群,在封建時代,他們可能是乞丐(被稱作“非人”),或者他們所從事的工作都是一般人不願意做的事情,例如殯葬業、屠夫、皮革業(所以被稱作“穢多”)。明治維新後,各種階級身分取消了,但是他們從事的職業、居住的地區,仍然延續下來。雖然現今的部落民,在外表上完全看不出他們與其他非部落民有任何差異,但是日本社會仍清楚知道他們住在那裡,進而形成另類的差別與歧視。例如大阪在1980年之前,製鞋業相當出名,與製鞋業相關的製革業,自然而然是這群部落民在從事,他們也居住在特定的區域-長田區。 【日本部落民、穢多,鞣革的情況】 1994年日本發生阪神大地震,一般人都會把它視為天災,災難會依照機率,平均分配到每個家戶上頭,理論上,被夷為平地的房舍也是不分種族階級的。但是實情卻是,那些處於日本社會最底層的部落民,房屋被摧毀的情況遠遠超過其他階級,受災最嚴重的地方,是神戶的長田區,而該地區是全日本聚集最多部落民的地方。 悲哀的是,阪神大地震期間,日本媒體大量報導災情,甚至也報導了包括在日朝鮮人或者移民越南人的情況,但卻沒有任何一項有關於部落民災區的報導,即使[部落解放同盟中央總部]就位於神戶市中心的街道上,也沒有任何記者去訪問他們。這樣一個約150到300萬人的族群,就在社會的集體漠視下,苦難也跟著無聲無息被消音了。 ◎誰承受了社會制度與結構造成的苦難? 88水災風災,造成小林村落整個滅村,全村就淹沒在土石流當中。為何這樣的苦難是落在平埔族?大眾媒體跟官方說法,都指向天然災害,無法避免。但是生活在部落的原住民,與山共存了數千年之久,對於自然災害有其一套應付法則,很少碰到如此不幸的災難。但是這次發生如此悲傷的苦難,難道跟越域引水的工程無關嗎?官方的習慣性說法一定是沒有相關,就如台電對於蘭嶼核廢料,是否會造成污染與傷害,一貫的說詞就是“沒有證據可以證明有關係”,但是對台電一個簡單的提問就是:這些核廢料放在台電大樓裡面,你們願意嗎?309廢核大遊行中,走在台北場最前面的“核電災民大隊”金山地區居民吶喊說:你們可以理解我們的恐懼嗎?為何是這些地區、這些族群的人們要單獨承受這樣的恐懼與苦難? 自然災難確實沒有長眼睛來區別藍綠、階級、族群、性別,但是人類創造出來的社會制度與結構,卻讓自然災難長了眼睛,讓天災沿著這些社會類別而創造出不同人群的苦難根源。電影悲慘世界的主角尚萬強說: 如果將尚萬強換成蘭嶼的人民,他們做了甚麼呢?甚麼都沒有,但卻必須打一場人生似乎永遠無法勝利的戰爭!核電,這種人為的苦難,就是沿著階級、族群、區域,而影響著一個人的生死!

Posted in paper | Tagged , , , , , , , , | 1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