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事件如「皇帝的新衣」:在秩序的神話和歷史的偶然之間

1929年,魏瑪憲法十周年。當時著名的哲學家卡西爾正在不遺餘力地為魏瑪共和政體呐喊疾呼,但一屆屆的德國總統和總理卻疲憊不堪。他們都清楚如此費力的來源——德國不像美國有獨立宣言、法國有大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德國共和秩序,不過是英美法等戰勝國要求下的舶來品。缺乏革命的起源,共和國無法給予關於社會秩序的正當性神話。但是,據說在1789年,巴黎民眾攻佔巴士底獄的時候,從熟睡中被叫醒的路易十六卻直呼——「這是一場叛亂!」他的大臣卻急忙更正——「不,陛下,這是一場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