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越南

捷克的越南移民:社會融合與認同

鄭得興 /東吳大學社會系 越南移民不管在台灣或在捷克,皆是重要的移民族群。在捷克,越南移民是最大的亞裔移民社群(約6萬人),前年(2013)成為捷克第13支少數民族;在台灣,越南配偶的子女在102學年度(2013),是佔台灣國中小學童中比例最高的學群。台灣與捷克的越南移民目前都已有第二代,捷克的越南移民第二代有上大學者,台灣的越南移民第二代主要是以中小學為主。基本上,第一代越南移民最主要的問題是社會融合(social integration),而第二代則有文化認同(cultural identity)的問題。 【許多越南婦女透過婚姻而成為越南政府口中的「越僑」】 捷克及台灣都是強調多元文化主義的移民融合政策,然而事實上不管在台灣或捷克,第一代越南移民在社會融合上都相當艱困。第二代「越南人」的社會融合問題不大,但對越南的認同不無疑問。結果越南移民第一代的跨文化成效,是否能傳承到第二代,值得我們關注。本文嘗試從越南移民的觀點來談社會融合與文化認同的議題,尤其是從捷克越南移民的故事來討論在多元文化與跨文化的框架下,有關移民二代的認同處境/困境。 維基百科有一個估計,在台灣的越南人大概有20-40萬之多,是全球越南人分佈第四多的國家,僅次於美國、柬埔寨及法國。他們有越南戰爭後的難民、來台灣工作的國際移工、與台灣人結婚並移居台灣的越南人。其中有經由合法手續來台者,也有非法移民及遭人口販賣的受害者。這個人口數,約佔台灣總人口數的0.8%-1.7%,超過在捷克的越南移民比例(約0.6%)。 ◎取得少數民族地位的捷克越南裔社群 在捷克,0.6%的越南移民社群可以申請到捷克的少數民族地位,他們可以合法獲得政府預算補助,保存其文化、傳統、語言等,並在某些情況下可以使用雙語文件,以及在政府部門及法庭上使用母語。其實最主要的作用還是在心理層面,捷克的越南移民族群透過少數民族地位的取得,對於社會融合與文化認同的傳遞更具自信。下文將從越南移民的觀點來談論全球的越南移民流向、捷克的越南移民發展脈絡,以及捷克越南移民第二代的文化認同等,最後再從捷克的越南移民故事裡,尋找與台灣社會及越南移民社群的對話與反思。 近代的海外越南移民(又稱越僑,Viet Kieu)據估計大約有三百多萬人,他們通常被分為四類。這四類海外越南人的形成跟越南國內歷史發展密切相關,但這四類海外越南人彼此之間的相互連結性不大。主要是以1975年(南北越統一)做為切割點,第一類海外越南人是1975年以前就已移居越南以外國家的越南人,他們大多居住在鄰國如柬埔寨、寮國及中國等地。另外還有法屬時期,移居法國或其他法語地區的越南人。第二類海外越南人是1975年越南統一後,許多越南難民移居國外,這是海外越南人最多數的一群,他們大多居住在北美、西歐與澳大利亞等地。第三類海外越南人是1970年代以後被派往前蘇聯及東歐國家留學或工作的越南人,蘇聯解體後他們許多人留在當地。之後,仍有許多越南人移民此地。第四類海外越南人是1980年代以後的經濟移民,他們大多前往台灣、日本、韓國等地工作,其中也包括婚嫁到台灣及韓國的越南女性。前往捷克的越南移民是屬於上述第三類的海外越南人,前來台灣的越南移民則屬第四類的海外越南人。 1970年代捷克與越南政府根據社會主義國家之間的經濟互助理事會(COMECON)互惠原則,雙方簽屬合約。越南政府派遣留學生及客工(guest workers)前往捷克,學生以學習理工科為主,少數學習語言及文學,客工主要從事機械業與輕工業。越南政府認為這些留學生與客工將來歸國可以貢獻其所學與技術,然而1989年捷克發生絲絨革命,根據合約規定,這些越南人應該歸國。不過,許多當時在捷克的越南人趁著捷克新政府尚未步入正軌之際,選擇留在捷克。1980年代大約有3萬人在捷克,其中有3分之2是工人,1994年捷克的越南人數為9,633人。 1990年代以後在捷克的越南人,除了共產時期結束後選擇留下來的數千人之外,尚有從德國遷移至捷克的越南人,他們大多居住在德捷邊境的Cheb城鎮、捷克越南移民的家庭團聚、以及透過仲介及捷克越南移民的社會網絡等管道,從越南來捷克尋找工作機會的人,包括無證移民(undocumented migrants)。21世紀初的10年,是捷克越南移民大幅成長的時期,他們有許多是背負債務,透過各種管道前往捷克尋找謀生的機會。然而,這群人剛好碰到2008年金融危機,他們的處境相當艱困。2009年捷克政以提供一張單程免費機票或車票,以及500歐元現金的方式,鼓勵境內非法移民離境,結果此政策除了吸引一些烏克蘭人、哈薩克人及蒙古人之外,並無越南人參與。2001年根據捷克人口普查,越南移民數目為17,462人。不過2009年捷克統計局估計越南移民約有61,012人,僅次於斯洛伐克與烏克蘭族群,是捷克的第三大外國人族群,而越南的阮姓人口數己成為捷克第九大姓。 ◎越南移民整合入捷克社會的困難處 第一代的越南移民,不論曾經是以甚麼身分進入捷克,他們幾乎都是從街頭擺攤起家。這是捷克在1989年後社會巨大轉型中所出現的新現象,再加上後來的中國移民,亞洲的攤販文化複製在後共產社會裡。封閉40年的捷克社會及其市場,此時突然出現越來越多的亞洲人(越南、中國及蒙古),捷克人非常不習慣,此其一。這群亞洲人都很認真工作賺錢,這對剛從共產社會走過來的捷克人更無法接受。這些亞洲移民一週工作七天,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這對重視文化及生活品質的捷克人而言,簡直是非我族類,此其二。捷克人擔心他們的潛在犯罪問題,包括賭場、販毒、組織性犯罪等,此其三。捷克改革開放初期,對越南移民社群是相當排斥的。不過,隨著捷克深化改革開放,以及加入歐盟(2004),捷克已經蛻變為成熟的已開發國家,因此越南移民留在捷克的決心更堅定不移。越南移民曾在2004年提出少數民族的申請(其人數已超過2萬門檻),不過被當時的捷克政府以其非為在地長時期居住的少數族群為由拒絕。直到2013年捷克政府終於接受越南為其國內第13支少數民族,也是捷克境內唯一亞洲族裔的少數民族,同時是捷克新興(1990後)外來移民中最大的族群。 【越南人在布拉格附近開設的越南商店街】 資料來源:www.campingoaseprag.de/ImageHandler.ashx?UploadedFile=true&pg=%7B0%7D&image=/App_Data/UserImages/image/foto-okoli/sapa-oase-2.jpg    第一代越南移民想融入在地社會,過去十幾年間他們有助力,也有阻力。2003年有一群查理大學的畢業生,有越南人,也有捷克人,他們創設了「河內俱樂部」(Klub Hanoi),這是一個非政府組織,目的以協助越南人進行社會融合。2009年4月捷克民調(Stem)顯示,有66%的捷克人不喜歡越南人作為他們的鄰居。2009年捷克實施新修改的移民法,捷克語能力成為移民取得永久居留許可與成為公民的必要條件。2010年有一篇文章這樣寫著「捷克的傳統價值未來將由越南人、中國人、烏克蘭人、蒙古人及其他民族共同創造,一百年後,捷克歷史對捷克人而言將不再有意義,布拉格市長可能由中國人擔任,然後他決定不再修建查理大橋,而是直接拆毀。」文章作者擔心捷克文化認同的喪失。2012年捷克人成立「布拉格融合中心」(Integration Center for Prague),這是向歐盟申請經費的捷克本土非政府組織,目的在協助外國人融入捷克社會,越南移民是他們服務的最大族群之一。第一代捷克越南移民最重要的成就,就是能夠成功立足在捷克。他們有些人已開始創立大事業,不過大部分的越南移民仍是做小生意。不管捷克社會對他們是否仍存有種族歧視的異樣眼光,但至少捷克人對越南移民第二代的學業成就是讚譽有加的。 ◎捷克越南移民第二代的教育成就與認同處境    越南文化深受儒家影響,越南人奉行認真工作、重智識教育、低調、有禮等傳統價值。其實捷克的第一代越南移民很大比例是低教育程度者(小學),但他們認真工作,目的之一是為了其子女教育。他們通常不讓子女幫忙工作,而是讓他們專心讀書。結果他們的在校表現獲得普遍讚揚,甚至有捷克人說捷克未來要靠越南移民第二代了。在捷克經常會聽聞越南移民第二代的捷克語競賽獲首獎,這些都不是新聞了。越南移民第一代與第二代在捷克的努力,逐漸獲得在地人的認同,這也是他們在2013年獲得捷克政府承認其少數民族地位的重要因素。    不過正當越南移民第二代能夠順利融入在地社會之際,第一代越南移民開始擔心越南文化的傳承問題。筆者曾在2010年在布拉格等地進行捷克的中國移民及越南移民的文化認同及社會融合的調查研究,其中針對越南移民第二代發出47份問卷。表一是越南移民第二代與越南的社會/文化聯繫,表二是越南移民第二代在捷克的社會融合。調查結果發現越南移民第二代的越南文化認同與捷克的在地社會融合,似乎能取得一定的平衡成果(請參考,本文不再多加說明)。不過,根據筆者在實際的田野調查中,也發現有些越南移民子女不太會說越南話,尤其家庭經濟背景較好的越南子女越是如此。在捷克的越南人有此一說法,其文化水平較低的越南移民,越能保留越南傳統文化,而文化水平較高的越南移民,比較傾向接近歐洲文化。 【越南移民的第二代,還會記得河內的文廟嗎?】 越南移民第二代的文化認同並非沒有危機,除了上述所說的有部分越南子女已不太會講越南話之外。我們也看到表二中「想成為捷克人」的比例是超過受訪者的半數。尤其在他們已較少回越南生活的情況下,他們的越南朋友大都也是在捷克生活的越南人,而非越南國內的朋友。同時我們也注意到,儘管他們在捷克的社會融合已沒甚麼問題,但他們還是有很大比例(44.4%)感覺受到歧視。越南移民第二代是在捷克多元文化環境下成長,他們實際上更能以雙語的便利,傳遞捷克與越南的跨文化交流。絕大部分的受訪者(70.2%)都能以越南人為傲,這是對越南文化的認同。由於越南移民爭取到少數民族地位,也強化了越南子女認同越南文化的自信。儘管在捷克多元文化主義下強調主流文化的社會融合,越南移民第二代的文化認同危機似乎並非無法克服,其中關鍵正是他們對越南文化的信心。越南移民的文化認同現在可說是,既沒有不合時宜的優越感,更沒有過度的自卑感。    表一、越南移民第二代與越南的社會/文化聯繫 題目(選項) (%) 1.越南朋友 (多+ 一些) 91.5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aper | Tagged , , , | 4 Comments

越南513暴動平陽省受災台商調查簡報

王宏仁 /中山大學社會系 上個禮拜一開始,我跟不同學校的幾個同學一起去越南,進行「513事件台商訪問調查」,除了過去從報章雜誌獲得訊息外, 也希望聽到在越南台商與工人的第一手報導與看法。就如所有的訪談調查一樣,站在不同社會位置的認,會以不一樣的視角來看待此次事件。 【某間被燒燬的台商工廠車間】 底下是同學從不同的面向去看到越南台商的勞動體制與未來的可能發展,對於越南工人為何要砸毀機器設備、台商為何要聘用中國幹部、台商是否會撤資、台商工廠是否會聘用曾經在台工作過的越南移工,都有一些精彩的觀點。當然,這些資料都是從受訪台商、台幹的角度得到的,未來將會補上工人觀點的說法。 ◎如何詮釋513事件中的工廠機器破壞? 王今暐 /中山大學社會系 今年5月13日發生在越南的打砸工廠事件中,雖有400家台資工廠遭到輕重程度不一的損害,但其中遭到嚴重損傷的台資工廠大約僅28家。若再仔細追究損傷狀況,則可分為幾種程度截然不同的損害:損害最輕微者,為一般建築外觀受損,如招牌、玻璃、外牆、…等等,並不涉及辦公設備與機器設備的破壞;進一步的損害程度,則是辦公室設備與員工宿舍的破壞及掠奪,例如電腦主機、螢幕、冷氣機、…等等;最嚴重的破壞,則除了上述兩種毀損外,還包括廠房生產設備的縱火燃毀,導致直接的停工損失與高昂的重建成本。有一種看法認為,這是一場針對「中國廠商」的「無差別打砸搶燒」,這種看法預設:受害廠商的損傷程度是隨機造成的。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據我們所訪問的數家台商與平陽商會的看法,受訪者幾乎一致認為打砸工廠事件是經過事前精心策劃,至少也是有所準備的組織性行動,無論幕後的策劃者是誰(最常聽到的猜測是「反政府組織」)。組織性行動的相關證據包括:一、以騎乘機車群眾為特徵的跨省長距離集體行動,以及用於縱火的汽油彈等,都需要汽油的實物或經費補助,才可能形成;二、從部分參與者的錄影畫面中,可以看到有穿著襯衫領帶西裝褲的人士,率領勞工階級穿著的群眾以隊伍的型態整批進出工廠,意味著攻擊的時間與限度是受到高階人士的指揮。三、監視攝影機往往遭到預先砸毀,顯示破壞行動有一定的步驟。 就結果面而言,不少受訪者也認為,這場組織性行動並沒有完全按照策劃者或越南政府的預期來發展,以致於暴動規模與損害程度「失控」。從越南政府的角度而言,此次事件除了讓人民發洩不滿情緒之外,徒增了外界對越南投資環境不穩定的疑慮,這是「失控」的一種詮釋。對「反政府組織」而言,由於損害生產設備所致的大量工人失業,可能導致社會對其印象更為惡化,反而不利往後的組織活動,這是「失控」的另一種詮釋。 但是,不少受訪者也認為,這次之所以人員傷亡並不嚴重,是因為這場暴動並沒有傷害人員生命的意圖,嚴格來說並非一場「排華」事件,而目標只是透過毀損工廠來抗議中國勢力。接受訪問的受害台商在多方評估之下,不願前往印尼與菲律賓,而繼續留在越南投資,除了國際經貿局勢的考量與撤資困難之外,一部分的原因也是認為在越南的人身安全保障相對較能預期。 綜合上述的觀點與證據,展現出513暴動事件的「組織性」與「非預期後果」、「失控」與「秩序」的矛盾印象。真相可能是複雜而多面的;我們難以直接認定受害廠商的損傷程度是隨機造成的。 18世紀末至19世紀初的英國,曾發生多次的搗毀機器運動(Luddism movement),在歷史社會學家E. P. Thompson的筆下,是具有道德意義與工人文化的一系列破壞行動,這些行動者透過破壞工廠機器生產設備,反對工業資本主義在無限制擴張下,對工農階級的社群關係、生計來源與勞動尊嚴的不道德損害。但在時空殊異的越南,情況可能與英國不盡相同。513事件中的受害台商中,不少人認為「起初的幾波攻擊只是有計劃的威嚇性打砸,但後來幾波趁火打劫貨物者是地痞流氓與附近居民,至於到了夜晚縱火燒毀生產設備,則是連組織者都沒有料到的失控行動」。 【看似馴服的越南工人,為何會燒燬打砸他們賴以為生的機器呢?】 從平陽省受害最嚴重的幾家台資工廠看來,多是製衣、製鞋或自行車零件等淡旺季明顯的消費性產品相關製造廠,他們的一項共通特徵是,訂單的數量在一年中有相當大的波動,而形成旺季時的趕工要求與管理壓力。特別是在2008年的金融海嘯之後,由於歐美市場的疲弱導致一段時間的訂單數量銳減,不僅減少工人的工作機會,也減少了罷工的可能性—罷工作為越南工人經常採取的發聲方式,當這項管道失效時,工人可能採取其他更激烈的做法來發洩累積的不滿情緒。此外,一家生產縫紉機等小型生產工具的廠商,除了產品被偷之外,也只受到辦公室設備的損害,而未損及廠房生產線;據該公司幹部所述,其生產淡旺季並不明顯。 基於未解的疑點與現有的資訊,我想嘗試提出另外一個假說:在513事件中,有計劃組織群眾暴動的人,試圖控制損害工廠的類型與程度,以表達某種特定的道德控訴,然而,在執行的過程中,實際損害的情況卻受到執行者—普羅階級—對道德準則的自主判斷而偏離組織者的預期,結果所釋放出的訊息難以呈現出某種一致的印象,而只能被外界認知為「失控的暴亂」。若要進一步接近事情的真相,或可從工人的觀點,瞭解燒毀工廠生產設備的可能意義。 ◎全球化與在地化:新舊交織的越南 汪少凡 /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系 流連胡志明市,最繁華的第一郡,街道上充滿色彩的繽紛街景,這裡就好像是各種娛樂的消費天堂:滿溢出接到的貨品、人群與車潮,永遠此起彼落的喇叭聲,處處是知名品牌旗艦店,三折的「On Sale」立牌(不定期拍賣),有些地方,你可以買到著名品牌的流出品、瑕疵品;轉角隨處可見的水池造景咖啡館、永遠不打烊大肆放浪的beer bar;這裡,充滿消費的人們;這裡,是各種遊憩消費的集散地。 往北一點到平陽省、同奈省,卻又是另一種風景,大型車輛在街道上揚起陣陣沙塵,空氣裡瀰漫著灰色;充滿陸資、日資、台資、韓資的工廠,聚集在一處處名為「新加坡」、「神浪」、「越香」等的工業區裡,在南越的平陽與同奈兩省,大小工業區,就有三十多處。 ------ 在訪問台商的過程裡,每一家公司都不約而同提到一個詞彙,那是「本土化」。部分公司表示,本土化早就在做了;而也有些表示,上次開會中提到,會作為公司未來重要方針;513成因的種種可能(「謠言」),包括「台商陸幹強硬管理方式與越南勞工的衝突」作為一項可能的因素,似乎加速了這道進程。 【一些被破壞的工廠,事後都把公司中文名稱拿掉,這也是另外一種本土化?】 對於「513事件」的成因,最主流的說法應是「反中情節」,然台灣卻作為災情最嚴重的國家,受創遠遠超過陸資(平陽268家工廠受損,陸資佔40家,但台商175家受損,並有18家遭縱火),究其原因,在我們訪談流連的各間台商會議室裡,每一名來這裡打拼的台灣中小企業主,給出五花八門的答案;在坊間,也流傳著各種謠言……。 有些人說,那是越南社會裡,不斷躍升的貧富差距下的必然;有些人說,民族主義愛國心,合理化了他們一切的愛國暴力行為;有些人認為,當地越南人,無論是否在這些工廠裡工作,看著這些台資、陸資工廠裡,高高在上薪資落差3倍左右(台籍主管約40000新台幣/月,越籍勞工6000-10000新台幣/月,越籍幹部約14000新台幣/月),當然會有種「相對剝奪感」,因而,這次也有些美資、日資、韓資工廠被砸;也有人說,越南勞工對陸幹嚴苛管理方式早有不滿,公司還曾發生過3000越南人,與200中國人打群架的事故,這次針對台商,也是針對台商裡大量聘用的陸幹;有些主管說,這些是有心人精心策動的,機車車隊從義安省下來,沿途打、砸、搶、燒,汽油錢都全額補助,也才有汽油彈的使用;有人進一步認為,在越南政府刻意縱容之下,卻演變成了意外,在他的工廠裡,打、砸、燒與搶,是先後的幾批人,居民是後來才加入搶的行列的;也有人笑道,發展中國家的發展過程裡,哪處不是利益,現在發展起來了,新越黨的崛起,由美國那群幹部遠端操縱著這場運動,到頭來,也只是為了分一杯羹而已。諸多理由,每個人,都有自己言之鑿鑿的推論。社會是異質的,在混亂之中,諸多情緒、諸多理由,如伏流一般,可能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有些比較重要、而有些只是陪襯而已。 至少有一點,是每一名廠商沒有出入的答覆:對於「513事件」後是否離開越南,答案是100%肯定的:「一定會留下。」除了上頭提過的優勢,越南畢竟還是一個在自由貿易度上比較成熟的國家,光關稅這點就夠了,而往未來看,諸多協定如TPP、RCEP又即將於2015年生效;有些台商指說:「東協攤開,除了越南,又能去哪裡呢?」泰國適合橡膠、汽車業;緬甸才剛剛開始進入全球佈局的視野之內;柬埔寨政府貪污多、工廠罷工多,去年還死幾個人、石頭像下雨;菲律賓排華嚴重,工資又太高。關於越南政府對外宣稱數十億美金,實際上一毛沒賠的處境(同時不承認為「暴動」讓再保公司無法給付),資深華僑笑道:「談判,是比誰需要對方。」如今政府早算準你不敢走,當然不需要承認錯誤,還可以與取予求;台商這裡也噤若寒蟬,怕被報復。我們遇到的多半台商都很樂天,安慰自己說,至少停工搶救期間,是個機會重新檢視、解決老問題,整裝重新再出發的時機,畢竟,如同俗諺常常提到的那句:「危機就是轉機」。 ◎台灣人的族群優越感與招募中國幹部的關係 張薇 /中山大學社會系 513台資企業損傷慘重的因素在事後有很多討論,其中一項是王宏仁教授提出的階級剝削問題、越級幹部向上流動的機會不易、陸幹高壓式管理造成越南工人的不悅。 在經過一個禮拜密集的訪談過各個513受災戶的台籍高階主管後,我發現在越南台資工廠,族群天花板是確實存在的現象,台商,越幹比例最大的是組長或是課長,在所謂的高階主管、管理階層大多都是台籍幹部或是陸籍幹部占據。在這週訪談中,我們幾乎都會問每個台商在513之後陸幹的比例會減少嗎?台商大部分的回答是─早在513之前就已經在執行”在地化”這部分了,意思是指希望能提高越籍幹部的比例,並釋放更多的幹部給越南人。但是因為培訓、語言、民族情誼的問題,大部分的台商仍然會以台灣人優先,而在513後,陸籍幹部也不會特地縮減(除了暴動後不想回來的除外),原因就是因為招不到台灣儲備幹部。 在台灣我們很常聽到國際觀、競爭力…要求大學生們增強自己的外語能力,這不外乎就是英語、日語,能說得上一口流利英文的人,我們就會產生對他的莫名崇拜感,或是會認為能在日商工作的就表示非常有能力。有位念台大商科的同學分享說:「我們同學之間也都想進去外商工作,歐美廠商喔,認為在那裏很有競爭力,大家都想挑戰自己能做到怎樣的職位、領多少的薪水,就算一開始公司只給很低的薪水也沒關係,他們都想說反正之後可以賺回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aper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

越中主權爭議只是幌子 階級矛盾才是主因

蕭裕均 /香港中文大學 中越南海衝突後兩天,越南多個工業區發生反華騷亂。期間,大量台資工廠備受牽連,不少遭放火焚燒。騷亂過後,台資工廠一片狼藉,面目全非。台灣學者王宏仁在騷亂發生第二日,即指出騷亂針對的其實是來自中國大陸的中層幹部(陸幹)。早前,沈旭暉以王的論點為基礎,推論台商工廠被砸是由於越南工人失去向上流動機會,學習不到有用的技術轉移,以及台企盈餘甚少回饋當地社會。 【越南與中國的領土爭議,延燒到周遭各國】 如沈旭暉所言,對是次事件的判斷,須建基當地實地調查、乃至量化數據。筆者對此表示認同,故希望與讀者分享過去八年在越南實地研究外資工廠的數據,並指出現時坊間討論忽略探討過去八年越南的宏觀經濟狀況、人民生活水平、政府對勞工與外資的政策轉變,以及越南工人與外資(尤其是台資)愈形緊張的勞資關係。筆者認為,導致大量台資廠受襲的真正原因,是越南社會對跨國資本積怨甚深的階級矛盾。 ◎越南工人生活品質每況愈下 自2006年起,越南不斷受到國內通膨高漲、人民生品質素下滑與大量罷工三大問題困擾。雖然越南政府藉不同的宏觀調控手段來打擊通膨,但這些手段都不奏效。高通膨對越南普羅巿民來說,最直接感受到的是食品價格。2011年底筆者在胡志明巿研究期間,短短一個月,便目睹當地餐廳每星期都要調整價格,更改次數多得連印製新餐牌的時間也沒有,只好在餐牌上不斷用貼紙來標示新價格。假若越南工人的工資能追上通膨問題也不大,但是在利用廉價勞動力吸引外資的大前提下,越南政府依然把最低工資水平定得十分低。 據筆者於2010年在胡志明巿對外資工廠的工人進行問卷調查,發現工人普遍認為一個月需要約170美元(台幣$5,100)方能維持基本生活開支。然而,當年越南政府所定的最低工資只有58美元(台幣$1,740),僅為工人基本生活開支的三分之一。 外資工廠也沒有給予當地工人可維生的工資;工人的平均每月工資亦只有118美元(台幣$3,540)。低工資和高通膨,令工人因營養不良而住院的報導不時傳出。至2011年,就連越南官方工會也看不過去,怒斥外資企業老闆「給予(越南)工人工資過低,以致工人不能補充體力和維持健康」。 【越南工人罷工與生活水準下降息息相關】 可惜,這情況並沒有太大改善,故在過去8年,越南外資工廠的罷工數字年年攀升。大約四成罷工發生在台資工廠,是所有外資工廠之冠。其中,一間名為Hue Phong的台資鞋廠最為突出,過去8年,該廠每隔三、四年便會出現一次大型罷工。該廠管理層多次違反對工人加薪的承諾;2008年該廠的一次罷工,更成為越南經濟改革以來最長的一次罷工,歷時足足25日。事實上,筆者訪問的工人中,超過96%有至少一次罷工經驗,約50%有兩次罷工經驗,有三次罷工經驗的工人也有一成,可見對台商的不滿及反抗非一日之寒,而是多年以來積怨得來的階級矛盾。 ◎越南政府改變對台商態度 過去幾年越南政府對台灣投資者的態度亦有很大的轉變。如中國大陸情況一樣,越南政府都在頭痛,如何將越南轉型至以高附加價值和高科技為主的產業結構。根據聯合國轄下工業發展組織於2011年出版的《越南工業投資報告》,台商從事的生產技術多屬中至中下程度,以生產鞋、成衣和布料為主。這些行業與日資和韓資工廠那樣生產高端電子產品不同,工人所學習得到的技術十分少,對越南的產業轉型幫助有限。 難怪越南台商總會前會長廖育珠亦不得不承認「(越南政府)只想要科技產業,因為韓國三星一年就超過100億美元出口值,越南吃到甜頭……他們不必怕沒有人來投資,這是越南人想法,沒有說非台灣不可」。故此,騷動前在不少台資廠前的反華示威,都是由越南官方工會組織,更有越南媒體報導每位示威者可獲得10至14美元的「動員費」;示威後,官方工會網站一律圖文並茂報導示威情況。騷動持續期間,更有消息指越南政府默許打鬧3天。 ◎台資工廠陸幹與越幹矛盾深 至於是否如王宏仁所言,針對台商的行為,其中是由於台商聘請陸幹來管理越南工人,令其行為「大陸化」?在訪問一位大型台資鞋廠的人事部前主管期間,他便告訴筆者陸幹與越幹(越南土生土長的管理人員)之間的衝突和矛盾: 「越幹跟陸幹不合,因為新廠剛開始人手比較不足,所以就讓越幹管比較多範圍,但等人力補足了之後,就可以減低,讓他們不用管這麼大的範圍,那結果這個幹部(越幹)就覺得被削權,他就不高興,他就扯一些上面陸幹管理的東西,然後他某一天就不來,也叫他底下的幹部不要到工廠工作。」   【台商工廠內部管理,是越南工人抗議的因素之一】 看來,針對台商聘請陸幹的說法,也非天馬行空的想像。更重要的是,這些越幹能藉本身影響力,有效地動員他們底下的幹部及工人罷工,來對抗歧視,十分具組織和動員的基礎。故此,台資大量被襲,難以單單用反華民族主義或「誤會」來解釋,當中牽涉長久以來越南社會對外資企業的態度、人民生活質素及台資廠內對越南人不信任的管理文化。

Posted in paper | Tagged , , , , , , | 1 Comment

越南工人騷動的階級與中國因素

王宏仁 /中山大學社會系 越南與中國在南海(越南稱東海)的主權爭議,任誰都想不到會延燒到外資企業。據外電報導,受害的不僅台商,還有韓商、日商、馬來西亞企業。這樣子的動亂現象,顯然除了反中情結外,還有另外重要的因素,那就是階級的剝削問題。 基本上,越南政府對於任何政治性的集會遊行活動,都會嚴密監視,但是針對中國的抗議活動,卻經常默許存在。去年底,每個週日,都有一群越南人走到河內的中國大使館抗議,連續3週之後,政府一聲令下,再也看不到這些抗議的群眾了。 【河內的越南民眾聚集在中國大使館前抗議】 資料來源:www.todayonline.com/sites/default/files/styles/photo_gallery_image_lightbox/public/18979435.JPG?itok=bW_WsTJ- ◎越南的罷工模式 但奇怪的是,沒有經過工會領導的罷工是非法的,但是野貓罷工的事情在一些外資聚集的工業區特別多,光是2013年就有高達九百多件的罷工、怠工、停工事件,這些集體抗議事件,越南政府是如何看待呢? 一般的罷工過程是這樣:有人在公司內部或工廠(通常是廁所)張貼罷工的字條,然後在預定罷工的當天,有些工人會堵在工廠門口,勸其他工人不要進入工廠,有的會進入工廠裏面,鼓動大家停工,走出工廠。當然,有的時候是工人的不滿累積到臨界點後,會因為某些小事(例如中午的伙食不好、領班罵人)而引起臨時性的罷工事件,消息傳的很快,罷工會很快從A廠區漫延到B、C廠區。 碰到罷工,廠方會趕緊聯絡地方的勞動部、公安人員到場,控制秩序。公安一般就是維持秩序,不要讓工人有過激行為發生,勞動部的官員則會請工會代表出面跟廠房協商,看看工人到底要求什麼。但是工會幹部通常跟資方關係很好,因此他們也常常搞不清楚到底工人在罷工什麼。由於帶頭罷工的工人不敢出面,所以群龍無首的情況會持續個一天,一直到第二天有人願意出面,坐下來談判,事情解決,第三天就恢復上工。 【越南工人罷工抗議時,很少發生激烈衝突或暴動,一般都是旁觀】 如果按照越南勞動法,這樣子的罷工是違法的,越南跟台灣一樣,有一套非常繁複的罷工程序,基本上很難期待工人會按照這個程序走完。但是為何越南工人不怕罷工遭到政府或老闆的處罰呢? ◎罷工是越南政府在背後操弄?還是管理的問題? 從我1999年開始訪問越南台商的時候,就不斷聽到這種說法:罷工的背後是政府撐腰的,這種說法可能部分真實、部分懷疑。如果發生罷工的工廠以台商跟韓商居多,而日商卻很少,那麼問題就不只是政府在背後撐腰。台商跟韓商的管理模式,經常為人詬病的是高壓威權管理,台商把過去1960、70年代的台灣經驗,帶到中國、越南,想像著這些地方的人民跟台灣人一樣,絕對會忍耐,打罵方式在台灣是稀鬆平常,去到中國,使用同一套方式,也還行得通,但是走到越南就完全不行了。 多數台商在越南的產業是勞力密集產業,所以需要大量人力,而且因為有淡旺季之分,所以在旺季時刻,經常需要加班。台灣人總覺得加班是賺外快的方法,所以不會有怨言,但是台商卻一直抱怨越南工人不喜歡加班。我們去訪問女工時,她就說:「已經連續加班兩個禮拜了,每天工作12小時,連週日都要來。晚上回家時,路上非常暗,他們怎麼都沒有考慮女生的安全問題?」這種累積的不滿情緒,就會在一些小事情上面爆發出來,但是台商有的卻會認為工人在無理取鬧而已,沒有認真去正視管理上的問題。 【中國的工人抗議時,經常被警棍伺候】 資料來源:http://imgs.ntd.tv/content/20100705-AB-03_Factory-Workers-Protest-in-Guangdong-Province-China.jpg 但是從另外一方面來看,越南政府面對罷工的群眾時,處理方式就如文章開頭所述,政府會站在勞工的立場,然後要求台商企業盡量滿足工人的要求。這跟中國地方政府(如廣東)一碰到罷工就立刻武警出動,棒棍齊下的場面很不同。為何兩國的共產黨差異這麼大?因為越南政府會比較回應一般民眾的要求,特別是工廠的工人有超過1/3都是在地鄉親,工廠發生問題,在地的官員也必須面對鄉親的責難。此外,土地所有權並非國有,所以地方政治不會透過土地出租來收租。但是中國的工廠工人幾乎都是外地農民工,當地人沒有人在工廠做工的,在地人只要收租就好了,因為土地都是國有的。 ◎罷工模式的延續?還是新模式的產生? 換言之,越南工人如果進行野貓罷工,不僅不會受到政府的懲罰,還可能在勞資談判的過程中獲取利益,不上班也不會被扣薪水,那麼跟著大家罷工,又有何成本可言呢?從這樣子的罷工經驗學習來,這次的工人罷工抗議模式也跟以前沒有太大差別,我們看到有一些帶頭的工人先堵住工廠大門,然後有人進入廠區叫大家停工,走出工廠。過去的罷工,偶爾會出現零星的打破玻璃門窗的情況,只是越南政府萬萬沒有想到,這次的破壞廠區行為如此激烈,跌破所有人的眼鏡。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這次罷工、動亂,也延燒到日商、韓商,如果只是管理的問題,那麼一些標竿日資企業為何也受到影響?越南政府的一貫說法,就是有一些反動團體,試圖製造動盪。但是在2006~2007年的時候,越南也發生大量的罷工潮,受到波及的企業是各國都有,連號稱模範生的日資企業都抱怨,為何發生這樣的現象?那是因為越南政府的宏觀經濟調控出問題,造成物價飛騰,通貨膨脹在2008年高達23%,2011年的通膨是18.7%,2013是6.6%。原本工人可以一天吃三餐,變成薪水只夠吃兩餐。目前在越南大都會的最低工資約3840台幣,折算為每天收入130台幣。但是在胡志明市的一碗河粉,路邊攤的一碗要50台幣,餐廳的要90台幣,這樣子的收入,要過生活其實是相當困苦的。 【這次得越南工人騷動,佔據燒毀工廠,是否為新的抗議模式?】 資料來源:www.wantchinatimes.com/newsphoto/2014-05-14/450/E514TL06H_copy1.JPG 這一次的工人騷動,如果是延燒到各國企業,那麼顯然就不只是反中行動而已,背後的經濟不平等、所得分配不均、房價高漲,都是造成罷工、騷動的結構因素。只是跟以前罷工行動不同的是,這次有個政府公開贊同的抗議名目,也就是抗議中國的鴨霸,所以工人可以師出有名,到處發動遊行。加上過去罷工的經驗,也就是罷工絕對沒有什麼副作用,甚至可以獲得一些成果,許多工人會加入停工、罷工的行列,也就不足為奇了。只是這個新模式騷動,將來是否會成為一些民主運動人士的新手法來對抗越南共產黨,還是個未知數。 ◎中國經濟擴張造成的影響 除了上述的政經結構因素外,引爆騷動的另外關鍵點,就是中國經濟擴張對於在地社會所造成的影響。目前中國對越南投資,主要項目是房地產、製造業跟礦產,這些投資項目是因應中國本身資金過多,到處投資房地產,以及為了其國內生產所需的原物料而全世界購買初級產品。 【中國公司進入越南老街開採錫礦,造成嚴重的污染與迫遷問題】 資料來源:vietnamnews.vn/thumbnail/450/2_2.jpg?url=Storage/Images/2013/12/26/2_2.jpg 但是這樣的經濟擴張也引發了各國對於其動機的懷疑,以及實際上造成當地社會的族群衝突。中國習慣以國營企業出去跟外國政府合作,也就是喜歡官方對官方的合作模式,這樣子可以省下許多跟公民社會的溝通成本。例如中國的有色礦業集團在越中邊境的老街省,幫越南工商部創建開採銅礦建設,但是整個區域的人民苦不堪言,環境污染、開採銅礦造成的家庭搬遷、以及只聘雇中國勞工(所謂的整廠輸出模式)、中國工人又跟當地社會隔離,造成許多的怨言。 從這個角度來觀察,就可以知道,台灣對東南亞或其他國家的投資,絕對脫離不了當地國跟中國的關係影響,當中國經濟持續對外擴張而造成當地動盪時,台灣也必須緊盯著這樣變化對於台灣本身造成的衝擊是什麼,而不要一直把中國經濟發展當成是必須緊緊抓住的機會。 (也請參考蕭裕均「越中主權爭議只是幌子 階級矛盾才是主因」) (本文同時刊登在新新聞1420期)

Posted in paper | Tagged , ,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