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伯學說的推手 ──向Wolfgang Schluchter致意

沒有Schluchter,我們不容易將韋伯看得那麼清楚,即便那是個冷靜、理性的韋伯;但,有了Schluchter,我們卻也因此喪失了在韋伯文本迷宮中打轉碰壁的樂趣。──鄭志成

社會學有何用?政大社會系2013畢業典禮熱情Nice致詞

陳宗文 /政大社會系 大家午安,這個時候,大家心裡面百感交集吧!又高興又不捨,一個階段終於要結束了,接著要面對 … Continue reading 社會學有何用?政大社會系2013畢業典禮熱情Nice致詞

育兒津貼與滿大人:韋伯與台灣社會政策之巷口隨談

周怡君 /東吳大學社會學系 從德國回到台灣已有數年,如今在台灣的生活經驗和留學前的生活經驗迥然不同,或許是德國 … Continue reading 育兒津貼與滿大人:韋伯與台灣社會政策之巷口隨談

孤單的社會學不孤單

阮曉眉 /中山大學社會系 一位選修通識《社會學》的同學,在課程結束的回饋單上寫下他印象最深的部分是:社會學真是 … Continue reading 孤單的社會學不孤單

讀社會學所學何事?論社會學者的價值自由與價值關聯

顧忠華 /政治大學社會學系 最近台灣的社會學界很忙碌,一方面自從318的太陽花學運興起後,不少學運幹部被發現都 … Continue reading 讀社會學所學何事?論社會學者的價值自由與價值關聯

砍掉重練,蕩盡消費:談物與人的關係

蘇碩斌 /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 今天的巷子口,我想閒談一些消費社會學、文化社會學的理論。 先講「砍掉重練」。 … Continue reading 砍掉重練,蕩盡消費:談物與人的關係

你的寫作風格是「凡骨還是廢物」?

龔宜君 /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 Derek Freedman(1983)在Margaret Mead過世後,出 … Continue reading 你的寫作風格是「凡骨還是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