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號子到網路:作為「市場/社會工具」的台灣證券營業廳

陳宇翔/國立臺北大學社會學系

 

當提到「股票市場行動者」的時候,大家會想到什麼?撰寫投資建議的分析師、在交易大廳手勢比劃呼喊的交易員、在公司和客戶報告行情的營業員、專注盯著螢幕的基金經理人、電視上的解盤大師、手指頭在 iPhone 上划來划去的投資人?當說到「股票市場投資人」的時候,大家腦海中又會浮現什麼樣的圖像、一位穿著襯衫西裝的上班族、一位華麗雍容的貴婦太太、還是一位 T-shirt 牛仔褲打扮的大學生?

◉ 誰是股票市場的「行動者」?

多數人想到的「股票市場行動者」都是一個一個的「人」,例如是投資人或其他市場上的分析師、交易員等,但是法國社會學者 Michel Callon 延續行動者網絡理論(actor network theory),認為純粹的人類行動者(human agent)已經無法稱之為市場行動者(market actor),因為在當代社會中,只有「人」與「物」結合的「社會科技組構集合體」(socio-technical agencement),才具備在市場行動所需的各項能力。「Agencement 」是法文,具有安排、裝配與集合、聚集的意義,Callon 使用這個字來指出「社會科技組構集合體」是「人」與「物」相互協調組裝集合。

大家可以在腦海中試著構想著一個人,想像他沒有電腦可以查詢股票價格、沒有電視頻道播報即時行情、沒有智慧型手機可以電子下單、沒有網路可以來連結支付帳戶、沒有電話可以打給營業員、沒有號子螢幕可以看買賣報價、甚至沒有報紙雜誌可以知道過去的資訊……,當他真的只是一個純粹的「人」,沒有任何設備工具等「物」,請問他要如何在股票市場上「行動」?他要如何分析行情?要如何判斷市場?又要如何買賣交易?在當代金融市場(與大多數其他市場)的「行動者」可以說都是「人」與「物」的結合。

Fabian Muniesa Yuval MilloMichel Callon 以「市場工具」(market device)來指稱「市場組構集合體」的「物」。「市場工具」具有能動性(agency),它們在市場中行動(act)抑或使他者們行動(make others act),目的即是讓事物更具有經濟性或更具有市場性。不過,英國社會學者 Donald MacKenzie 強調,不同市場工具、不同社會特性人類行動者,或受到不同組織文化的影響,就會產生不同組構集合體,即有不同「金融市場行動者」的型態。

◉ 粉筆黑板與電視牆:作為「市場工具」的證券公司營業廳

股票市場是台灣人最熟悉的金融市場,而證券公司營業廳(號子)則曾經是台灣股票個人投資人(散戶)最重要的「市場工具」,在股市全盛的 1980 後期到 1990 前半期,塞滿人的證券公司營業廳就是台灣股票市場輝煌鼎盛的象徵。從 1960 年代台灣股票市場(證交所)成立到現在,證券公司營業廳本身也曾經歷不少變化。

早期台灣股票市場交易採人工搓合,各證券經紀商皆安排人員在證交所交易大廳,代表客戶喊價買賣,經由場內的電話來和公司客戶連絡。交易大廳豎立一個大黑板,上面有各個股票的格子,交易所員工會將證券經紀商代表喊價寫在黑板上,經紀商代表即可依黑板上價格交易。這個大黑板上的股票價格就是當時的即時市場行情。當時證交所與中廣合作,在交易所大廳內設立廣播室,播報員透過廣播,報導黑板上各股的資訊,直到收盤。而在各個證券公司營業廳內同樣設立一個相似的大黑板,證券公司員工按照廣播內容來謄寫營業廳內黑板,不在證券公司營廳的投資人,則藉由收聽廣播來取得市場資訊,然後打電話到證券公司進行下單。然而,當時仍然有不少投資人偏好到證券公司下單,而非在自己家中聽廣播後,用電話來交易股票。資深投資人 K 當初堅持要去證券公司營業廳櫃檯下單:

在家裡就可以打電話[下單],因為收音機每天播放[股市行情]……[但]有的營業員很糊塗[會在電話中聽錯],[有的]會偷吃客戶的單子,抓到一次,因為那時候沒有電話錄音……

1970 年代證交所從國外購買電動行情揭示板(類似現在的籃球比賽計分板),取代了黑板。證交所人員用電動按鈕輸入證券商代表的報價,交易價格顯示在電動揭示板上。之後各家證券經紀商在營業廳內同樣設立電動行情揭示板,透過電話線與證交所的電動行情揭示板同步連線(只有延遲約 30 秒),在營業廳內顯示股票最新買賣報價、成交價給在場的投資人,成為能提供投資人最即時市場行情的工具。證交所在 1980 年代建立電腦輔助交易系統,自此證券公司透過電腦網路連線證交所,無需場內代表在證交所下單。同時透過連線,證券公司在營業廳設立的電視牆與電腦提供更為豐富的市場資訊。投資人 K 比較當時廣播與證券公司營業廳電視牆與電腦:

下單要怎麼下單?眼睛閉閉要怎麼下單?他要看電腦啊……廣播不就[是]要聽很久才[能]聽到一輪,一直輪啊輪,不就十分鐘才跳到,[那時候都已經跳到]漲停板……[所以]不可能,都[是到]現場[營業廳]看。

隨著 1980 年代與 1990 年代股票市場屢創新高,台灣股票投資人口短時間內大幅度成長。當時報紙專欄有描述證券公司營業廳的盛況:

臺灣全球股市中,論「泡號子」的熱情,臺灣股民要拿第一。早一陣且有人想出號子移師戲院的點子,冷氣強、銀幕大,讓股民泡個不亦樂乎……早到的股民有位子坐,遲來的只好靠邊站,有人帶備椅子進場,有人用望遠鏡瞄視。股民神情跟著行情揭示板走,股票漲停板,拍掌喝采,喜形於色。有人全神貫注在筆記本上逐檔逐檔做紀錄,有人噘著嘴在計算機上的的篤篤。(聯合報 1989/9/14

1990 年代初期有線電視開始流行,轉播股市行情實況很快成為各有線電視系統必備頻道。同時期股市行情實況廣播結束,有線電視系統的股票頻道可以說已經完全取代過去廣播的功能。配合當時證券公司普遍設立電話錄音系統,大幅度改善電話下單的正確性與可靠性,許多投資人改為在家看電視,然後用電話下單。1993 年證交所股票交易全面電腦化,1997 年開放證券公司提供客戶網路下單服務。經由網路,股票市場資訊能夠更廣泛且迅速的傳播。投資人目前已可由證券公司網站、財金網站免費查詢個股即時行情、歷史資料、大盤指數紀錄等。有線電視股票頻道與證券公司自動錄音電話的組合,以及後來的網路交易系統,讓許多待在家裡、公司、學校、店面的投資人,可以從證券公司營業廳「解放」出來,一邊做家事、上班、上課,一邊從事股票投資。

◉ 「最好天天開市」:作為「社會工具」的證券公司營業廳

當證券公司營業廳在功能與費用上都無法與其他市場工具(例如網路下單)競爭之後,為什麼還是有些投資人持續使用效率較差、手續費較高的證券公司營業廳來投資呢?目前會留在證券公司營業廳的投資人幾乎都是早期就開始投資股票的。一方面,他們長期在營業廳交易而已經與這個市場工具深入連結,形塑出一種固定模式,讓他們無法習慣其他市場工具的交易方式。例如投資人 K 目前仍然堅持在營業廳做股票,他說:「有的人說在家裡會做[股票],我在家裡[就]不會做,沒有習慣。

另一方面,證券公司營業廳也成為一個「社會工具」(social device)與「社會空間」,讓這些投資人可面對面的社會互動,可以一起「看盤」與「聊天」。聊天話題從某檔股票或某產業的看法、今天市場趨勢、昨晚美股收盤情況等,到小孩讀書、就業,夫妻、婆媳相處。就如同營業員 C 的觀察:

證券公司營業廳]看到很多老阿伯啊……[每次買]一檔一張!那他幹嘛?就是無聊啊,打發時間。…… 券商有提供咖啡,有茶,有報紙,好一點的搞不好還有提供點心…… 那他去那邊的話,他可以跟他朋友見面聊天啊,就像你在公園不是會有阿伯下象棋。

投資人 S 也是以類似的角度在看待證券公司營業廳:

算養老地方。這個地方不錯就是,這個地方讓我們[這些]有年紀[的]來這裡坐辦公室。不然不曉得要去哪裡?不然你看一天這麼長時間。我都不喜歡放假,最好是天天都有[開市]最好。

對這些投資人而言,股票市場、社會互動與營業廳(工具)相互交織,其中任一元素都與其他元素緊密扣連,難以分離,因為已經是他們的日常生活。

市場工具會隨著科技發展而改變、消失,或是被新的市場工具所取代。在這個過程中,大多數金融市場都會持續存在、甚至變得更為茁壯。目前證券公司的主要營收都已經轉向網路下單,而維持營業廳的租金成本高昂,因此證券公司都計畫等未來這批客戶「退休」之後將縮減甚至裁撤營業廳,過去令許多人熟悉的台灣號子場景正一步一步走向歷史之中,而由證券營業廳與投資人所共同構成「行動者」型態也將不復見於台股市場之中。

 

——————

註:本文改寫自作者文章:〈「社會—市場」框架:當代臺灣證券公司營業廳的科技、空間與社會關係型構〉。臺灣社會學刊,201612 月,第 60 期,頁 1-53

Cover Image: 引自《證交資料》第593期,〈口述歷史-臺灣證券交易所走過50年〉,頁14

在〈從號子到網路:作為「市場/社會工具」的台灣證券營業廳〉中有 1 則留言

  1. 想開戶不要隨便選證券商!照這2個條件篩選,幫你省下更多錢https://www.managertoday.com.tw/articles/view/54904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