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手父親》:一個社會階層研究的思考

《我的黑手父親》一書中,描繪了以我父親為中心的一家三代,歷經了由臺南到臺東、由臺東到高雄的遷徙,並且在社會流動上,隔代呈現了由農轉工、由工轉白領的兩次流動歷程。在本書中除了描繪了拖車產業的技術與樣態之外,也透過書中的人物經歷描繪了臺灣從50年代至今的社會變遷史。在書中,我專注描繪父親的工作與故事,將理論與學術討論的痕跡盡量抹平。因此在本文中,我想試著從「師徒制」、「社會流動」、「對好工作的想像」三個概念為線索,將本書內容與社會階層研究進行對話。

數位的社會學:談數位足跡的社會研究

小時候曾玩過一個叫做「模擬市民」的遊戲,玩家透過在虛擬世界進行不同的選擇,使遊戲角色以不同的方式經歷一生。在遊戲中,人生所有的面向,從生理需求到世俗成就,甚至是飢餓、成就感、金錢等都能以數值化顯現,由玩家進行追蹤。

今日所處的時代,我們不僅是玩家,同時也像是模擬市民本身。日常生活中許多能想到的面向都已電子化,成為我們的「數位足跡」。例如智慧型手錶可以記錄我們的心跳血氧、信用卡紀錄了我們的消費行為、社群網站上打卡紀錄了我們的旅遊與社交。雖然說「數位人生」的概念已行之有年,但人類行為的數位化在近年來急速增長,遠超乎了過往數位人生所能想像的範疇,而此趨勢只會在未來更有甚之。

在社會學當中,數位足跡的資訊爆炸也對於社會學研究產生了深遠影響。在人們使用這些電子媒體的過程中,留下了他們的想法、行動、溝通過程等等。這些紀錄提供了社會學者一個全新的管道來理解社會行為。本文將談談這些數位足跡在社會學的應用,以及使用數位足跡資訊時應留意哪些事項。

救災的科技,行動的公民:疫情下公民的協作與自救

2019年底COVID-19疫情在武漢爆發並開始蔓延全球。隔年1月31日臺灣政府宣布禁止口罩出口,並釋出戰備口罩交由超商販售,此舉卻引來恐慌的民眾大排長龍。政府於是在2月初宣布徵用口罩,並推出口罩實名制。在實名制開跑前幾天,公民科技社群「g0v 零時政府」(以下簡稱g0v)的聊天室已聚集滿滿準備「大幹一場」的「公民黑客」(civic hacker)們,開始了一場名副其實的「口罩黑客松」(aka 黑客們以口罩為主題不眠不休的開發大會)。

2月2日,來自臺南的Howard(原帳號Tnstiger)開了第一槍

Tnstiger:yo各位,大家忙碌在搶口罩的同時,寫了一個超商口罩回報工具,讓大家可以一起來追蹤和回報超商口罩狀況,也請大家給使用建議

Wjwang:我們目前也正在做一個類似的,還在做資料整理寫點爬蟲,現在約8000多筆資料,晚一點我們會包裝成Web API的方式,預計會涵蓋到臺灣的幾大超商跟藥妝店的data不知道你這邊需不需要?但還需要一點時間整理XD

Tnstiger:太棒了,大家一起努力

住宅何以為「社會」?社會住宅的必要性(續):寫於社會住宅運動十周年(二)

2010年社會住宅推動聯盟成立,由13個各種弱勢團體組成,成功結合青年和購屋無望的中產階級,將社會(出租)住宅變成一個新名詞,取代以往的國民住宅政策。其開啟新的都市住宅模式,建築設計以促進鄰里關係為考量,也增加公共服務。以都市治理角度來說,社會住宅改變了以往政府只做建設不注重管理維護的弊病,提升政府角色為更精緻的都市管理者。從韓國的經驗可看到,社會住宅(或社宅)是一個不斷擴大、受到跨黨派支持的政策;在都市房地產市場不斷發展下,社宅正是能夠回應無住屋者日益嚴峻居住需求的重要政策。

臺灣住宅體系的結構性調整之道:寫於社會住宅運動十周年(一)

臺灣的住宅問題,簡而言之就是很貴、不美觀、品質不佳又不好用。住宅做為投資保值的工具,遠大於提升生活品質的價值,也因此,住宅已是加劇社會不公平的重要因素。根據內政部調查2021年第2季房價負擔能力指標,臺灣房價所得比是9,臺北市高達15.8,這已經超過一般歐美所訂定的可負擔標準。臺灣的房屋有一半超過三十年,其普遍有結構上的安全問題,加上無障礙的設計缺乏。目前臺灣對於建物品質的調查,既沒有美觀的標準,針對都市也沒有訂定法律去要求建物立面與品質的維護,違章建築也缺乏有效的法令去規範和管理。

為何女性易為陷於貧困生活的「下流老人」?年金分配之性別差異初探

性別不平等的年金分配在高齡社會將越趨嚴重。根據國發會2020年中華民國人口推估(2020至2070年)報告,臺灣於2025年即進入超高齡社會,屆時每5人將有1位是65歲以上老人。此外,由2021年內政統計通報中可知,2020年臺灣男性平均壽命為78.11歲,女性為84.75歲,男、女性平均壽命相差6.64歲,因而在超高齡社會中,65歲以上老年人口以女性為多,是男性1.26倍,而且差距逐年拉大(見圖一)。這些為數眾多且壽命較長的老年女性因為提前離開職場、缺乏職業年金、領取少額國民年金、守寡率高且時間久、離婚或失婚率上升等而陷長期入貧困的機會甚高,多數將成為日本所謂「下流老人」,此乃政府最關鍵亟待解決的社會問題之一。

維修取代拋棄:全球在地的維修運動

2021年1月5日,我擔任共同主持人的中山大學大學社會責任(USR)計畫「城市是一座共事館」,與高雄旗美社區大學、高雄第一社區大學、臺南新化社區大學齊聚,宣布啟動「南方修理聯盟」。以大學與社區大學的教學活動為基礎,在南臺灣的城鄉社區舉辦維修活動,推廣以維修取代拋棄、負責任的消費與生產以及循環綠生活。社會學者為什麼鼓吹社區居民拿起傢司、動手維修?透過這篇文章,我要談談過去十年在全球草根社區興起的維修運動,說明維修的環境與社會價值,維修運動如何挑戰浮爛的計畫性淘汰、走向維修權倡議,以及要求以循環取代線性經濟的發展模式。

臉書是促進了社會聯繫,還是讓人們愈來愈隔離? 談社群媒體與個人的社會網絡與社會資本

前一陣子,臺灣社會學會在其Youtube頻道【作伙來想社會】系列,上傳了一部影片「台灣人變得愈來愈孤獨?社會網絡分析中,看見台灣近20年的社會變遷」,影片內容主要是由臺大社會系蘇國賢教授分享他近期的研究──臺灣個人核心網絡的變化。在這部影片中,蘇教授很清楚的說明了近二十年來,臺灣個人核心網絡規模的明顯下降趨勢,從1997年的平均4.62下降至2017年的2.92,無論工具性網絡或是情感性網絡,平均而言均下降超過1人,而沒有找人求助或談心事的孤立者比例從1997年的3%大幅增加至2017年的19%。

臺灣新都市社區如何做認同?北大特區的觀察

現今臺灣的都市社區,有一種新興造鎮的「重劃區」,是政府因發展目的,在指定地區範圍經過都市規畫、土地徵收、整地、建商開發而成。重劃區有鮮明的地景特色,像是棋盤式街區、寬敞道路、人行道、門禁住宅等等,這些與傳統市街巷弄截然不同的空間感受,成為愈來愈多人的生活選擇。

然而,重劃區也是一個從無到有的社區新天地,第一代居民移入重劃區後,如何從頭建立居住的互動文化和生活面貌,新社區與地方認同如何形塑而成,是都市社區研究值得關注的議題。

頂上功夫,頂真人生:美髮建教生的社會書

「明明滿是憂愁,卻又能從憂愁裡頭找到喜悅;明明盡是困難,而他們總能夠憑藉勇敢繼續劈荊斬棘。」

這是在說誰?是經歷千辛萬苦打拚成功的頭家?還是修行有成的人生典範?都不是。他們是一群十五、六歲、國中剛畢業的臺灣美髮建教生。您看過他們嗎?您認識他們嗎?您讓他們洗過頭、剪過髮嗎?

迫於家庭的經濟環境,他們參加了建教合作,一邊上學,一邊在工作現場學習,希望同時解決經濟的難題並學習到就業的技術。但事與願違,他們在工作現場的大部分時刻,其實是在勞動,無法學到技術,而且獲得的報酬不高,只能在下班後額外付費學習。然而,他們不是不知道,卻仍接受這樣的處境,甚至肯定建教合作。建教生面對不合理的待遇卻還投入,為什麼?建教合作的美意最後變成惡果,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