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能店員——揭開本世紀最特殊的勞動情景

便利商店在台灣已幾近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並且深入到民眾生活中。相比於傳統型雜貨店,超商提供更多、更全面的產品,甚至比起數十年前的超商也有明顯改變;另一方面,正因為超商擁有多種的商品和服務,「萬能」已然成為超商店員的形容詞,用以指稱超商店員必須學會很多技能的情境。 然而,超商小小一間商店,究竟如何能塞得下這麼多產品進去?而僅僅產品的類型繁多,其中的店員稱得上萬能嗎?即使萬能,又是透過什麼樣的設計使店員得以兼顧多項任務?本文及相關著作,採用多種途徑試圖拼湊出超商的全貌,包含以店員身份進行長期的田野觀察、文獻收集與訪談,嘗試回答上述的研究問題。

感受人生百味:照護彼此和協力面對不確定性

給清大人社21級畢業生的祝福: 不曉得各位是否還記得初來乍到清華的時刻,那種新鮮、不安、雀躍、擔心,充滿百味雜陳的滋味。想必我們都未曾預見今天的小畢典會採取線上遠距的方式來進行。 當下,由於疫情的緣故,臺灣社會的生活動能彷彿靜滯般,卡在一種套牢的狀態,似乎看不到未來的盡頭。這促使我們需要透過不同的方式與人互動和交流,重新安頓日常生活的重心,觀照內在的不安與煩躁,練習照護彼此的不便與差異。與此同時,有更多的社會行動者奮不顧身地維持臺灣社會運轉的能量,為我們撐起安全防護和保全日常機能。坦白說,我們目前所身處的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為我們擋住風險。

你/妳單身嗎?何謂 Living apart together relationships(LAT) :老年生活之新家庭模式

近十幾年隨著人口變遷,結婚年齡增加、結婚率降低、同居漸普及、離婚率增加、單身人口增長,再婚比例變化等,家庭結構也趨於多元複雜。以歐美國家而言,僅管婚姻還是扮演著重要角色,結婚卻已不再是唯一組成家庭之要素。兩個伴侶合法婚姻與婚生子女組成的家庭定義,逐漸受到挑戰。在討論伴侶關係以及家庭模式變遷時,通常討論對象多為青壯年。然而近來老齡化社會議題,愈來愈多學者開始關注老年生活。學者Brown與Lin(2012)研究指出美國過去十年,年齡大於等於五十歲之老年人口中,離婚率幾乎增加兩倍,學者稱這個現象為gray divorce。此外,Brown與Wright(2017)發現美國嬰兒潮出生之老人,單身比例近十幾年也出現增加趨勢。

「感恩惜福」錯了嗎?育幼院教養文化如何生產院生的階級恥感

您是否曾造訪育幼院抑或看過新聞媒體上對育幼院的報導?當您看見這些有安置保護需求的孩子,可以住在几淨窗明、舒適整潔的機構,過著吃穿用度不虞匱乏的日子時,心中是否曾浮現這樣的念頭:「這些孩子真的很幸福!」、「真的很幸運,還能碰到這麼有愛心的人!」、「用了這麼多的社會資源,真的應該感恩惜福!」 有位安置機構社工跟我們分享,每次她聽到有人這樣說,當下總是覺得很不舒服,如鯁在喉,想開口反駁,又不知如何回應這種看似沒有惡意又政治正確的話語。矛盾的是,她本身既是社工也是一位母親,平日同樣會將「感恩惜福」的價值觀灌注在親子教養和生活當中,那麼,為什麼當人們對院生說要「感恩惜福」時,她卻覺得很不安、不對勁呢?

台北捷運如何成為「拼裝捷運」?科技混生性與北捷的誕生

2009年7月,施工多年的台北捷運內湖線通車,採取與原有的木柵線「一線到底、無需換車」的營運模式,並且更換為加拿大龐巴迪公司(Bombardier Inc.)製造的CITYFLO650自動導軌駕駛系統,以取代原本木柵線上、由法國馬特拉公司(Matra)所研發的VAL(Véhicule Automatique Léger)256系統。然而,通車不久之後的內湖線卻頻頻發生故障、停擺的事故,也引發民眾對於全名「木柵內湖線」的簡稱「柵湖線」的訕笑,嘲笑原來這條捷運線根本沒有準備好,根本就是「詐胡」!許多批評攻擊文湖線完全就是一條「拼裝捷運」,完全是拿台北市民的生命開玩笑。無獨有偶,較早通車的台灣高鐵,也從興建開始到通車之後,同樣持續接受類似的批評,提到這條歐日混血的軌道系統完全是「拼裝車」,遲早會因為安全問題而從高鐵變成「廢鐵」。 然而,十多年過去,不管是台灣高鐵還是文湖線都已經穩定且安全地為乘客提供服務,這顯示了過去那些針對拼裝捷運、拼裝高鐵的指控的失效。這樣的批評指控的問題出在哪邊呢?除了文湖線、高鐵,還有高雄輕軌也同樣採取了系統整合的「拼裝」作法,面對這樣子在台灣獨特的拼裝現象,我們應該如何來分析與解讀呢?

革命事件如「皇帝的新衣」:在秩序的神話和歷史的偶然之間

1929年,魏瑪憲法十周年。當時著名的哲學家卡西爾正在不遺餘力地為魏瑪共和政體呐喊疾呼,但一屆屆的德國總統和總理卻疲憊不堪。他們都清楚如此費力的來源——德國不像美國有獨立宣言、法國有大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德國共和秩序,不過是英美法等戰勝國要求下的舶來品。缺乏革命的起源,共和國無法給予關於社會秩序的正當性神話。但是,據說在1789年,巴黎民眾攻佔巴士底獄的時候,從熟睡中被叫醒的路易十六卻直呼——「這是一場叛亂!」他的大臣卻急忙更正——「不,陛下,這是一場革命。」

靈巧的手與台式管理:一場墨西哥邊境工廠內的勞動考察

在全球化的時代中,我們從貨架上可以輕易取得的各種各樣物美價廉的商品,這些商品常常是來自某個遙遠的國度。這些商品是怎麼被製造出來的?製造商品的那些工人們又過得如何?是我選擇了一個遙遠異鄉的工廠作為研究地點的初衷。在這個研究中,我關注的是工廠內的勞動控制以及工人們如何因應這些來自異國的管理者們所制定出來的控制策略。希望能夠藉此勾勒出這些由跨國企業所經營的邊境工廠的當代景象。

照顧的一千零一夜:一個「再生產」的社會學

小時候看「天方夜譚」,讀許多聰明女兒的故事津津有味,那時候還不知道殘忍的國王有個名字,叫做「父權」。「照顧」,其實酷似「一千零一夜」。為了阻止蘇丹每晚殺掉一個妻子,宰相之女自告奮勇為他說故事以替女人求命。從事照顧者絕大多數是女性,不僅為了維持人類基本的福祉而努力,活人性命,同時也保護著自身與家庭的生存。一千零一夜的照顧,在光天化日下的當代資本主義社會被消弭於無形,被父權社會視而不見。頂著世界防疫光環的台灣,似乎有了更好的藉口不必面對被偉大數據與醫療科技遮蔽的暗面:脆弱不安(precarious)的照顧世界。 2020年爆發的全球疫情逼迫許多社會正視Care──除了台灣以外。

為何都說我白目?:從亞斯伯格看台灣的社交常規

「我會覺得就是,一個好好的個人,感覺都是跟這個世界起衝突,都不照著你的步來。會有一種這個世界應該要怎麼樣、要怎麼樣,可是它就不是這樣,就會覺得很討厭,怎麼大家都不守規矩、大家都不好好做事情。」 ——萬萬(23歲,男亞斯) 近二十年來,隨著台北市長柯文哲數度以「亞斯伯格症」自我標舉所引發的媒體效應,這個名詞逐漸進入大眾的眼簾,其意義也從早期被視為因社會互動能力缺陷與固著行為,從而需要醫療診斷與介入的「疾病」,轉成為更正向的率性、直白、不諳人情世故等「特質」。甚至有精神科醫師陳豐偉為文指出「亞斯人」是一種新的人群分類,並大膽推估在台灣「每10個人中就有一個」。即便在2013年《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改版中,亞斯伯格症已經因為診斷信度問題(與自閉症很難可靠劃分)而失去獨立的疾病類別地位,納入自閉症類群障礙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SD) 的光譜中,但台灣仍沿用亞斯概念,視為一種兒童到成人階段皆可能發生的社交障礙[1]。

談談「死」這檔事─社會學觀點看死亡的現代性

阮曉眉/國立中正大學社會福利學系暨研究所[1] 傳統社會具有明確的死亡溝通形式:迂迴避諱,但自然、不壓抑。 我 … 閱讀全文 談談「死」這檔事─社會學觀點看死亡的現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