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政策的劃界效應:以德國家庭移民為例

【徐婕/台灣大學亞洲社會比較研究中心】歐洲各國在 2015 年難民危機高峰的衝擊下,面臨內部社會潛在族群分化的危機,除了重新檢視開放入境規範並限制總量外,官方喊出的融合口號更是不絕於耳。而德國為因應短時間內大批難民入境,主張的融合政策力圖透過語言學習、技職訓練及實習讓難民盡快重新就業,藉職場參與融入德國社會。但融合政策並非因難民危機而起的新產物。西歐各國的融合政策行之有年,只是對象多為因家庭團聚而前來且不具歐盟公民身分的第三國國民(third-country nationals)。這些以促進融合、提倡外來移民瞭解地主國文化為名的機制,除了入境後的語言文化課程外,德、荷、法、英、奧、丹麥等國施行的境外(即入境前 )語言測試其實更被視為「移民把關」(gate-keeping)的一環。就政策立意面來看,以上這些歐陸國家從早期強調外來人口單方面同化並接收地主國社會民族文化內涵,中期推行多元文化共容並行,以至今日首重外來移民需熟悉地主國政體法治制度,以公民價值為導向的融合概念。

817震撼:綠營大勝裡的香港因素與社會意向

【林宗弘、陳志柔/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這次總統大選影響民眾投票的關鍵因素是什麼?中央研究院社會學所的社會意向調查,於 2019 年 11 月 18 日至 12 月 6 日間,電話訪問共計 1,235 位受訪者,其中 959 位(77.6%)表示了他們的投票意願,相當接近最終的投票率(74.9%)。此次調查使用家用電話,採用隨機暨戶中抽樣法以這些表達意願的民眾作為基礎,我們進行了下列的初步分析。

階級不平等的心理學

【張硯評/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貧窮是許多社會問題的主要根源⋯⋯嗎?我們普遍相信學生學業落後、成人或青少年犯罪、公共衛生與疾病等等問題,都與貧窮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原因似乎很合理:因為家裡沒錢,學生放學後要打工、幫忙家裡生計,也就相對缺乏時間溫習功課。沒讀書,成績落後大概也只是剛好而已。另一方面,經濟地位低的家庭可能也沒有能力在孩童進入正式教育、讀小學以前,透過先修、補習、「全腦開發」幼兒園、甚至「補充大腦需要的營養」等方式,讓孩子「贏在起跑點」。進了小學,第一次考試時就失去信心,往後也就更放棄學業了。至少奶粉廣告都是這樣恐嚇爸媽的。

什麼是社會投資?

【葉崇揚/東吳大學社會學系】近來社會投資成為一個非常熱門的政策理念,也幾乎主導目前對於重新思考福利國家與社會政策的討論,開始讓人類社會重新思考一種新的社會政策典範。近來,我有幸參與歐洲一個有關社會投資政策的跨國比較研究計畫〈World Politics of Social Investment〉,其中的討論大多著重於如何促進以及如何解釋社會投資政策的發展以及跨國差異,對於是否採取社會投資政策,則是較少討論。換句話說,社會投資對於先進與發展中福利國家而言都可能已經是一個不得不的選擇。然而,台灣在面臨產業結構轉型以及人口高齡少子化的情況下,我們對於福利國家的想像依然停留在福利國家的黃金年代(戰後到 1970 年代),特別是傳統北歐社會民主福利國家的想像,卻鮮少好好地思考我們台灣是否依然要建構或是維持一個傳統的福利國家型態,還是要逐漸地走向新的社會投資模式,或者是我們能找出一個新的政策典範呢?

如果贏者全拿,我們還剩下什麼? —《巷仔口社會學3 序言》

【潘美玲/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王宏仁/中山大學社會學系】巷仔口社會學已經走了七個年頭,當出版社希望出版第三本《巷仔口》的時候,除了考慮市場需求外,也需要有充足的稿源才能成書。看起來「經濟社會學」是性別研究之外,國內社會學界相當重要的分支,幾乎每一個社會系所都有經濟社會學的課程,此外,在巷仔口社會學的部落格,有足夠的文章,撐起一本主題書籍,也彰顯了國內學界此領域的充沛人才。

脫天朝之眼,解殖民心靈:從越南國家–工人關係談起

【王宏仁/中山大學社會學系】當我忙著新書《全球生產壓力鏈:越南台商、國家與工人》編輯工作時,也目不轉睛看香港局勢變化,內心非常焦慮,總是期盼結局不會墮入黑暗深坑。但是到今天為止,已經連續五個月的反送中抗議運動,每一週的衝突都在升級,從一開始的和平遊行,到這兩個禮拜警察圍攻中文大學、浸會大學、城市大學、香港大學,全面用催淚彈、橡膠子彈轟炸理工大學裡頭的抗議學生,這個過程,看不到香港未來任何一絲亮光。

當我們「胖」在一起?好朋友帶來的不可承受之「重」

【吳韻璇/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根據 2013-2016 年「國民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國人的身體曲線似乎日漸圓潤。我國 19 歲以上成人過重及肥胖盛行率高達 45.4%,相較於 20 年前調查 33%、8 年前調查 43.4%,雖然近年成長速度略減緩,但是整體仍然呈現增加的趨勢。特別是 19 歲以上成年男性之過重及肥胖盛行率,在這 20 年間,更是從每三個人當中有一個過重或肥胖,變成每兩個人當中就有一個過重或肥胖。

國族想像中的時空疆界:府城日治時期文化資產詮釋

【姚明俐/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曾經有一段時間,那洗石子、紅磚外牆、帶有點西洋洋樓式的日治時期建築,隱身於曲折的巷弄間。由外觀上,或許能令人察覺到其歷史性,但由於大多數與雜物相處,模糊它們的價值與美感,僅有陳腐與老舊,成為過去存於今日的模糊印象。就像台南府城市中心民生綠園圓環周邊環繞的日治時期建築,其中一棟最具規模者,位於中正路跟南門路交接路口,為當時的台南市政府:兩層樓的紅磚色建築,周圍圍繞一道牆;圍牆與建築之間,有幾棵一層樓高的大樹;正門口圍牆外的左右兩邊,各自立著一個公布欄,兩根紅色柱子所撐起的綠色中式屋簷,上面斑斑駁駁的是紙張撕貼痕跡。即使座落在人來人往的鬧區,它也與生活保持一段距離。當原本逐漸消失在記憶中的事物陸續被列入文化資產,回到市民日常生活,地貌隨之更新,召喚出記憶重新訴說往事,台灣的國族想像也隨著這些文化資產,鑲嵌在看似理所當然的日常情境裡。

中國大推進式發展半導體產業可行嗎?

【吳介民/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中國目前正遭遇經濟增長率下滑的趨勢、要素成本價格攀升、內生的成長動力也在快速趨緩;外部則遭遇美國對中國執行貿易戰與科技戰,ICT組裝業正在急速脫離中國,以美國為主導的全球供應鏈部分,正在經歷「脫中化」過程。在內外夾擊之下,中國如何渡過這個發展危機?如何推動產業升級?

臺北水源特定區為何會有土地超限利用危機?

【東華大學社會學系/林子新、政治大學地政學系/甯方璽】2015 年 8 月 8 日襲臺的蘇迪勒颱風,徹底顛覆了臺北水源特定區的管制神話。罕見的強降雨,不只讓百年無災的烏來一夕淪為重災區,也讓新店溪原水濁度於翌日飆破三萬九千度,遠超過直潭淨水廠的六千度淨水極限。同年9月28日,杜鵑颱風再次造成烏來區內多處道路嚴重坍方,也讓南勢溪原水濁度再度飆破一萬兩千度。種種跡象顯示,臺灣看似早熟的水源管理制度,特別是對於集水區土地使用的嚴格管制,非但無法有效維護臺北都會的用水安全,也未曾實際解決南勢溪流域的土地超限利用問題。若說臺北水源特定區的土地使用管制真有什麼問題,那麼大概不可能會是其管制措施還不夠嚴格。因為,臺北水源特定區自 1984 年劃定以來,便是全臺灣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實施土地使用分區管制(zoning regulation)的水源保護區了。若以土地使用管制的嚴格程度而論,臺北水源特定區無疑是全臺灣土地使用管制最為嚴格的水源保護區。問題是,2015 年 8-9 月間重創烏來區所屬南勢溪流域的連續風災顯示,全臺最嚴格的土地使用管制,最終仍無法有效保障臺北都會的用水安全。為瞭解臺北水源特定區土地使用管制失靈的原因,我們於是在連續風災過後針對烏來區內 84 家溫泉業者的土地使用狀況展開清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