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序】社區自我保護的辯證

從台灣社區研究的發展歷史來看,《福利之鄉.煙囪之城:麥寮與六輕的矛盾共生》居於一個獨特的位置。整體而言,台灣社區研究呈現的面貌是一個由「不動」到「動起來」的過程,而本書勾勒出了一個「辯證互動」的社區。

誰是重考生?以大數據行政資料檢視重考趨勢、考生特質及領域偏好

過去三、四年,輿論開始熱議重考現象。最大的原因是:若使用最簡單快速的方法來估計重考率(亦即特定考試之非應屆考生占比),重考率之增幅與估算都有點驚人(譬如,每七人會有一人重考,或每五人有一人重考)。有人認為這是因為入學制度設計不良,重考生志趣不合;有人認為其實多數重考生是在「追求夢幻校系」;也有人認為年輕學子瞭解未來就業的重要性,或認真釐清個人志向,以重考來調整自己的人生軌道,並非壞事。 重考現象需要關切嗎?實際重考行為的發生率真有這麼高嗎?重考動機,是找不到適合的科系,還是考不到理想的校系?…… 或許,我們無法(在未編列昂貴調查研究經費的情況下)馬上針對重考生來做動機調查,但,如果我們利用大數據行政資料來檢視「哪些應屆考生比較可能成為重考生?」,或許可以快速提供一個完整圖像。

【活動紀錄】社會學在永續職涯中為什麼有用?九位臺大社會系系友永續職涯分享

超過四萬人響應今年(2022年)世界地球日RA100地球解方的系列論壇,顯見永續議題已經成為臺灣民眾關注的重大議題,不只是民間單位與公部門,更有許多永續標竿企業也參與這場盛事。 隨著這股國際趨勢,加上國家制定相關法規,越來越多企業增聘永續相關職位,ESG人才也成為炙手可熱的對象。根據《遠見雜誌》2022年的調查結果,有40.8%企業將ESG議題納入董事會議程。而據國際能源署(IEA)在2021年5月發表的《2050淨零:全球能源部門路徑圖》報告指出,淨零排放將帶動企業對再生能源的投資,預計到2030年將為全球創造1,400萬個職位。 ESG是3個英文單字的縮寫:環境保護(E,environment)、社會責任(S,social)和公司治理(G,governance)。三大面向裡,S強調了永續轉型的社會面,這包含的不只關心企業的性別平等、員工福利推進,也強調企業的社會投入,其中重視的公平正義價值與社會學不謀而合。 臺大社會系環境社會學的授課教師劉仲恩注意到了這股趨勢,鼓勵學生畢業後投入永續產業,成為綠領人才。上週三邀請到九位臺大社會系畢業校友,至課堂分享他們現職的永續產業工作內容,呈現社會系所學的技能與關懷如何應用於工作之中。

科學母職、育兒衛生與知識典範競逐

家中有學齡前嬰幼童的父母,在育兒的過程中,往往對於處理髒污不陌生。從嬰兒時期處理孩子的吐奶、尿床、大便、流口水、清洗奶瓶、準備副食品;口腔期的小孩喜愛用嘴巴啃咬各式物體感受世界;到幼童時期學習拿餐具吃飯、喝水的杯盤狼藉、四處玩耍用手觸摸感受世界。照顧者時常花很多時間處理各式各樣的髒污,打掃清潔消毒,希望能降低孩子接觸病毒生病的風險。

近代民主的修羅場:俄烏戰爭給我們的幾堂社會學

1953年史達林去世,赫魯雪夫 (Nikita Khrushchev) 擔任蘇共中央第一書記。直到1964年代下台的這11年間,除了1962年的古巴飛彈危機之外,赫魯雪夫還有兩個舉動,一直到今天,我們都還看得到它們的影子,或是其影響。 1956年初春,蘇共廿大召開,赫魯雪夫發表談話,主要是針對史達林主義進行蘇共內部的自我批評,尤其是針對史達林時代過度中央集權、高壓式領導的反省,以及爾後對政治上「大清洗」(Great Purge) 的受害者進行平反。這開啟了東歐陣營的「後史達林時代」,讓東歐陣營各國蠢蠢欲動,試圖鬆動共黨階級領導的專制。尤其是在失衡的工業發展、路途坎坷的「集體化」政策困境下;再加上,戰後十幾年了,當初共產黨所承諾的無產階級民主,到頭來,也只淪為共黨階級統治。也因此,這個二戰時期犧牲了兩千多萬軍民性命來對抗納粹法西斯的「蘇聯」,被迫扛上了「極權專制老大哥」以及「共產制度的引介者」這兩塊大大的墓碑,成為了東歐其他國家異議者的標靶。

讀大學不再為了學科學習?!以新世代街舞族群為例

本文第一作者爲街舞文化的參與者,曾有成爲全職街舞工作者的夢想,經過幾年的努力嘗試,但礙於起步稍晚而錯過了最好的黃金時期,目前雖仍熱衷於街舞的各種活動,僅能作爲生活中的重要興趣了。某次與自身隸屬舞團的團員談及他們的想法與未來的目標,多數皆以街舞工作者為志向,但特別的是,他們並不選擇直接往職涯領域實踐與發展,而是選擇進入大學。然而,處於大學生階段的他們卻又不注重課業上的學習,而將幾乎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用在街舞和社團上。對此現象我們不禁好奇,他們決定進入大學的動機是甚麼?這樣的決定和選擇又與其未來進入街舞領域有何特別的關係?

《我的黑手父親》:一個社會階層研究的思考

《我的黑手父親》一書中,描繪了以我父親為中心的一家三代,歷經了由臺南到臺東、由臺東到高雄的遷徙,並且在社會流動上,隔代呈現了由農轉工、由工轉白領的兩次流動歷程。在本書中除了描繪了拖車產業的技術與樣態之外,也透過書中的人物經歷描繪了臺灣從50年代至今的社會變遷史。在書中,我專注描繪父親的工作與故事,將理論與學術討論的痕跡盡量抹平。因此在本文中,我想試著從「師徒制」、「社會流動」、「對好工作的想像」三個概念為線索,將本書內容與社會階層研究進行對話。

數位的社會學:談數位足跡的社會研究

小時候曾玩過一個叫做「模擬市民」的遊戲,玩家透過在虛擬世界進行不同的選擇,使遊戲角色以不同的方式經歷一生。在遊戲中,人生所有的面向,從生理需求到世俗成就,甚至是飢餓、成就感、金錢等都能以數值化顯現,由玩家進行追蹤。

今日所處的時代,我們不僅是玩家,同時也像是模擬市民本身。日常生活中許多能想到的面向都已電子化,成為我們的「數位足跡」。例如智慧型手錶可以記錄我們的心跳血氧、信用卡紀錄了我們的消費行為、社群網站上打卡紀錄了我們的旅遊與社交。雖然說「數位人生」的概念已行之有年,但人類行為的數位化在近年來急速增長,遠超乎了過往數位人生所能想像的範疇,而此趨勢只會在未來更有甚之。

在社會學當中,數位足跡的資訊爆炸也對於社會學研究產生了深遠影響。在人們使用這些電子媒體的過程中,留下了他們的想法、行動、溝通過程等等。這些紀錄提供了社會學者一個全新的管道來理解社會行為。本文將談談這些數位足跡在社會學的應用,以及使用數位足跡資訊時應留意哪些事項。

救災的科技,行動的公民:疫情下公民的協作與自救

2019年底COVID-19疫情在武漢爆發並開始蔓延全球。隔年1月31日臺灣政府宣布禁止口罩出口,並釋出戰備口罩交由超商販售,此舉卻引來恐慌的民眾大排長龍。政府於是在2月初宣布徵用口罩,並推出口罩實名制。在實名制開跑前幾天,公民科技社群「g0v 零時政府」(以下簡稱g0v)的聊天室已聚集滿滿準備「大幹一場」的「公民黑客」(civic hacker)們,開始了一場名副其實的「口罩黑客松」(aka 黑客們以口罩為主題不眠不休的開發大會)。

2月2日,來自臺南的Howard(原帳號Tnstiger)開了第一槍

Tnstiger:yo各位,大家忙碌在搶口罩的同時,寫了一個超商口罩回報工具,讓大家可以一起來追蹤和回報超商口罩狀況,也請大家給使用建議

Wjwang:我們目前也正在做一個類似的,還在做資料整理寫點爬蟲,現在約8000多筆資料,晚一點我們會包裝成Web API的方式,預計會涵蓋到臺灣的幾大超商跟藥妝店的data不知道你這邊需不需要?但還需要一點時間整理XD

Tnstiger:太棒了,大家一起努力

住宅何以為「社會」?社會住宅的必要性(續):寫於社會住宅運動十周年(二)

2010年社會住宅推動聯盟成立,由13個各種弱勢團體組成,成功結合青年和購屋無望的中產階級,將社會(出租)住宅變成一個新名詞,取代以往的國民住宅政策。其開啟新的都市住宅模式,建築設計以促進鄰里關係為考量,也增加公共服務。以都市治理角度來說,社會住宅改變了以往政府只做建設不注重管理維護的弊病,提升政府角色為更精緻的都市管理者。從韓國的經驗可看到,社會住宅(或社宅)是一個不斷擴大、受到跨黨派支持的政策;在都市房地產市場不斷發展下,社宅正是能夠回應無住屋者日益嚴峻居住需求的重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