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新都市社區如何做認同?北大特區的觀察

現今臺灣的都市社區,有一種新興造鎮的「重劃區」,是政府因發展目的,在指定地區範圍經過都市規畫、土地徵收、整地、建商開發而成。重劃區有鮮明的地景特色,像是棋盤式街區、寬敞道路、人行道、門禁住宅等等,這些與傳統市街巷弄截然不同的空間感受,成為愈來愈多人的生活選擇。

然而,重劃區也是一個從無到有的社區新天地,第一代居民移入重劃區後,如何從頭建立居住的互動文化和生活面貌,新社區與地方認同如何形塑而成,是都市社區研究值得關注的議題。

頂上功夫,頂真人生:美髮建教生的社會書

「明明滿是憂愁,卻又能從憂愁裡頭找到喜悅;明明盡是困難,而他們總能夠憑藉勇敢繼續劈荊斬棘。」

這是在說誰?是經歷千辛萬苦打拚成功的頭家?還是修行有成的人生典範?都不是。他們是一群十五、六歲、國中剛畢業的臺灣美髮建教生。您看過他們嗎?您認識他們嗎?您讓他們洗過頭、剪過髮嗎?

迫於家庭的經濟環境,他們參加了建教合作,一邊上學,一邊在工作現場學習,希望同時解決經濟的難題並學習到就業的技術。但事與願違,他們在工作現場的大部分時刻,其實是在勞動,無法學到技術,而且獲得的報酬不高,只能在下班後額外付費學習。然而,他們不是不知道,卻仍接受這樣的處境,甚至肯定建教合作。建教生面對不合理的待遇卻還投入,為什麼?建教合作的美意最後變成惡果,為什麼?

臺灣的東奧驚奇:奧運獎牌的跨國政治社會學

本屆東京奧運熱潮對臺灣影響可能遠超過之前歷屆奧運,反映在網路熱度上,在舉辦過程中從總統到縣市長、民意代表與網紅均發文力挺選手,或是社交媒體上的各種迷因製作與報導分享,追蹤欣賞奧運相關的議題,成為今年暑假最夯的潮流。儘管不是每次都能使效益大於成本,奧運通常可以為主辦國、主辦城市與國際奧會帶來可觀的觀光財,然而2020東京奧運卻由於疫情而一波三折,最後終於堅持舉行。在眾多奧運相關議題當中,臺灣民眾最關注的議題之一是我國選手的獎牌數。臺灣選手在2020東京奧運獲得史上最高獎牌數:兩面金牌追平歷史紀錄,而四面銀牌與六面銅牌都是史上最多,總獎牌排名達到全球第22名,按金牌數排名則為34名。這個史上最佳奧運成績,帶動全國民眾對運動員的熱情跟關注,針對我國奧會參賽名稱或歌曲、開幕式的進場時機與名稱引起踴躍討論、連明星使用「國手」稱謂也造成中國網民出征。

嫌貨方為買貨人:行動者對參與式預算的質疑、不滿和其積極意涵

從2015年起臺灣興起了參與式預算的熱潮(participatory budgeting boom),它的基本理念在於促使民眾有權決定部分公共預算支出的分配優先順序。而它的原型──巴西愉港(Porto Alegre)模式,是立基於參與式民主的理念,以由下而上的賦權參與式治理(empowered participatory governance),讓草根民主挑戰既有代議體制的決策與資源分配模式,以達成社會正義的目標。不過Sintomer則指出,參與式預算因在地政治社會條件影響,而有多樣的操作實踐方式,但它應該具有在一定層級以上的區域進行、實質處理資源分配、可持續重覆運作、包含公共審議的形式,且其成果需可責信等五項共同特徵。這也標誌了參與式預算其實兼有與參與式和審議式民主的理念基礎。[1]

雖然參與式預算引入臺灣較晚,但卻是各種審議民主實踐模式中,發展最快、影響最廣的一種新興公共參與。而我們在以不同角色身份,加入各類參與式預算計畫的過程時,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行動者們幾乎對於公民審議討論、政策理性溝通、民主直接參與……等價值都持正面肯定的態度,但在肯定之餘同時也有一些不滿和質疑。這些意見多數並非反對參與式預算,許多甚至可說是一種求好心切的評論,因此固然應在後續實踐持續改進,但也促使我們進一步反思,這些質疑是基於對民主政治何種樣貌的預設,亦即可否經由對這些不滿和質疑的論述分析,勾勒出行動者對何謂「優質民主」的想像與理解。

我們社會學者這樣看疫情…

我們常說有什麼樣的家庭,往往就有什麼樣的小孩。今天我要說的是,有什麼樣的社會,就有什麼樣的社會學者!
我們社會學者,整天都在想,臺灣是什麼樣的社會呢?這是社會學的第一步。我們社會所,就是探索我們社會人們實際存在的狀態,是一個再現(再度呈現)的過程。它如何再現,就是社會學作為一個學科的力量的展現;而且,當我們「呈現社會存在的狀態」時,也會同時與社會互動。這個時候,我們社會學者,也希望能夠「打造」我們的社會。對社會有積極貢獻。
臺灣社會最近籠罩在COVID-19疫情當中,那我們社會學者有角色、有責任嗎?疫情目前還是現在進行式。我們中研院社會所同仁,會怎麼理解疫情的個人困難和社會困境呢?我們社會所的同仁會這樣看:「個人的困難」、「社會的困境」,必須和「結構的限制」及「制度的安排與變遷」,連結起來。
結構和制度,有三個主要面向:「家庭及社區」、資本主義、國家。

新世紀冷酷異境:新自由主義是行走殭屍,還是變種病毒?

「新自由主義」是理解全球政治經濟局勢變遷的一把簡易鑰匙。它指涉自1970年代末期以來,橫掃各國並主導世界秩序的一種政治與經濟意識形態。它的核心信念是,尊重市場機制的自由運作才能達致最高效率,也是人類福祉與秩序的來源。即便聽任市場決定可能會造成貧窮與所得分配惡化,但基於正義與同情心的政治干預將扭曲資源配置、破壞工作動機、造成福利依賴,只會讓結果更糟。於是,新自由主義提倡一系列鬆綁市場的經濟政策:減稅、自由化、國營企業民營化、資本自由跨國移動、勞動市場彈性化、解除各種社會與環境保護等等。但不限於此,新自由主義者也支持市場原則向政治與社會領域擴張,以市場價值來衡量社會中一切事物的價值。

萬能店員——揭開本世紀最特殊的勞動情景

便利商店在台灣已幾近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並且深入到民眾生活中。相比於傳統型雜貨店,超商提供更多、更全面的產品,甚至比起數十年前的超商也有明顯改變;另一方面,正因為超商擁有多種的商品和服務,「萬能」已然成為超商店員的形容詞,用以指稱超商店員必須學會很多技能的情境。

然而,超商小小一間商店,究竟如何能塞得下這麼多產品進去?而僅僅產品的類型繁多,其中的店員稱得上萬能嗎?即使萬能,又是透過什麼樣的設計使店員得以兼顧多項任務?本文及相關著作,採用多種途徑試圖拼湊出超商的全貌,包含以店員身份進行長期的田野觀察、文獻收集與訪談,嘗試回答上述的研究問題。

感受人生百味:照護彼此和協力面對不確定性

給清大人社21級畢業生的祝福:

不曉得各位是否還記得初來乍到清華的時刻,那種新鮮、不安、雀躍、擔心,充滿百味雜陳的滋味。想必我們都未曾預見今天的小畢典會採取線上遠距的方式來進行。

當下,由於疫情的緣故,臺灣社會的生活動能彷彿靜滯般,卡在一種套牢的狀態,似乎看不到未來的盡頭。這促使我們需要透過不同的方式與人互動和交流,重新安頓日常生活的重心,觀照內在的不安與煩躁,練習照護彼此的不便與差異。與此同時,有更多的社會行動者奮不顧身地維持臺灣社會運轉的能量,為我們撐起安全防護和保全日常機能。坦白說,我們目前所身處的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人為我們擋住風險。

你/妳單身嗎?何謂 Living apart together relationships(LAT) :老年生活之新家庭模式

近十幾年隨著人口變遷,結婚年齡增加、結婚率降低、同居漸普及、離婚率增加、單身人口增長,再婚比例變化等,家庭結構也趨於多元複雜。以歐美國家而言,僅管婚姻還是扮演著重要角色,結婚卻已不再是唯一組成家庭之要素。兩個伴侶合法婚姻與婚生子女組成的家庭定義,逐漸受到挑戰。在討論伴侶關係以及家庭模式變遷時,通常討論對象多為青壯年。然而近來老齡化社會議題,愈來愈多學者開始關注老年生活。學者Brown與Lin(2012)研究指出美國過去十年,年齡大於等於五十歲之老年人口中,離婚率幾乎增加兩倍,學者稱這個現象為gray divorce。此外,Brown與Wright(2017)發現美國嬰兒潮出生之老人,單身比例近十幾年也出現增加趨勢。

「感恩惜福」錯了嗎?育幼院教養文化如何生產院生的階級恥感

您是否曾造訪育幼院抑或看過新聞媒體上對育幼院的報導?當您看見這些有安置保護需求的孩子,可以住在几淨窗明、舒適整潔的機構,過著吃穿用度不虞匱乏的日子時,心中是否曾浮現這樣的念頭:「這些孩子真的很幸福!」、「真的很幸運,還能碰到這麼有愛心的人!」、「用了這麼多的社會資源,真的應該感恩惜福!」

有位安置機構社工跟我們分享,每次她聽到有人這樣說,當下總是覺得很不舒服,如鯁在喉,想開口反駁,又不知如何回應這種看似沒有惡意又政治正確的話語。矛盾的是,她本身既是社工也是一位母親,平日同樣會將「感恩惜福」的價值觀灌注在親子教養和生活當中,那麼,為什麼當人們對院生說要「感恩惜福」時,她卻覺得很不安、不對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