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綜合度假村的慾望、夢想與真實

呂家玟 (Melody Lu) /澳門大學社會系

新加坡的兩間綜合度假村(Integrated Resorts,IR) 自2010年開始營業以來,短短兩年的營收就超越了整個拉斯維加斯所有賭場的總合。 而世界第一大賭城澳門的博奕營收更是拉斯維加斯的七倍,讓澳門這個小城的人均國內生產毛額 (GDP per capita)拔升到亞洲第一與世界第四,成為世界最富裕的地區之一。金沙(中國)集團在澳門開設第一間賭場娛樂場時,在短短十個月內就回收大額投資開始獲利。這樣的厚利,回收速度以及經濟成長所釋放出來給居民的就業,建設與社會福利的利多,讓亞洲其他國家眼紅,紛紛啟動博奕合法化的立法機制。2012年的馬祖公投,主張開放興建賭場的一方,以區域性的競爭、以及「再晚就來不及了」的理由勝出。現在日本的安倍政府也將興建IR當做經濟復甦的一劑猛藥,加速推動立法。

q1

【設立賭場真的很誘惑人,可以創造高人均所得,但是澎湖人卻否決了此項提案】

資料來源:album.udn.com/community/img/PSN_PHOTO/lotos802/f_3932715_1.gif

到底賭場綜合度假村是救命仙丹,還是順口毒藥呢? 賭博合法化的政治角力在馬祖公投前後已有激烈的辯論,在此不多著墨。本文主要從社會學的角度理解賭場綜合度假村做為一個新興產業的獨特之處,以及從資本與人口流動的角度來解釋亞洲賭場綜合度假村為何如此快速成長的原因。至於博奕產業對澳門這個小城帶來的長遠社會衝擊,就留待有機會另做討論。

◎消費的最高殿堂:賭場綜合度假村

所謂綜合度假村IR,就是指設有賭場的綜合度假中心。除了賭場之外,稍有規模的IR 都會有米其林星級的高檔餐廳、國際連鎖酒店、名牌精品街等。另外每個IR會有個別的特色,如主題樂園、水族館、衝浪海灘、演唱會、運動競技與戲劇表演、國際會議展覽、甚至是博物館美術館等等。簡言之就是提供吃、喝、玩、樂、賭、購物、文教等等物超所值,任君選擇的「體驗經濟」(experience economy)。他所販售的不是個別產品,而是IR空間建構出來的慾望與夢想,而消費者所消費與購買的是整體感官的體驗與刺激,並透過這些體驗來區隔自身的品味與階級。當然IR也帶動嫖的性產業,但大部分是在度假中心外圍進行。

提出《麥當勞化》理論的社會學者李澤(George Ritzer)認為 IR 是消費的最高殿堂 (Cathedrals of Consumption),它代表了以復魅(re-enchantment)為核心的新形態消費社會。如果麥當勞模式是以現代化明亮裝潢,與闔家歡樂的氣氛來吸引(魅惑)消費者,但其本質是用理性原則來精簡上下游原料與人力成本,以加快生產與消費速度以達成利益最大化,那麼IR的復魅原則剛好是反其道而行的,它的目的是讓消費者眼花撩亂,迷失在感官體驗中,但又要讓消費者以為自己是清醒的,是在安全的環境中做理性節制的消費,並且得到很好康很划算的享受或產品。這個某種程度上跟換季大拍賣,買超過一萬就多打幾折等等的作用是一樣的。但是IR魅惑消費者的方法(或技藝)是很厲害的,李澤歸納了四種IR 的復魅技藝:

  1. 虛擬與主題化的空間 (Simulation and theming): 這個方法其實跟主題樂園相似。簡單來說就是建立一個虛擬空間,帶領消費者忘掉自己的世界而進入另一個世界。這個空間可以是憑空想像出來的,也可以是重塑電影或卡通裡面的世界 (如迪斯樂園與環球影城等等),或是模擬真實存在的建築,但是模擬真實的建築並不一定模擬那個建築代表的意義。用布希亞(Baudrillard)所提出的擬像(simulation)概念來理解,就是製造出一個跟實體無關斷裂的鏡子裡的虛像,然後虛像再不斷被複製。但這個虛像又能直接聯結消費者情緒與感官經驗,就算消費者知道這是假的,但還是願意進入並迷失在其中。

q

【巴黎聖母院】

qq

【虛擬的存在: 以歐洲教堂為藍本設計的拉斯維加斯與澳門的威尼斯人度假中心】

qqq

【複製鏡像: 以澳門威尼斯人為藍本設計的新加坡濱海灣金沙】

2. 模糊各種消費與賭博的界線 (Implosion; erosion of borders/limits): 既然打著「綜合」的招牌,吃喝玩樂賭甚至寓教於樂等之間的界線就不再清楚。就算是一般人(不是豪客VIP) 只要賭久了,不管輸贏,都可換取免費的酒店房間與餐劵與表演門票。來參觀書展的人站久了也歡迎來小賭一下怡情養性。當孩子興奮地跟卡通人物合照歡樂遊行,爸爸可以去買名表,媽媽去喝下午茶。給情人買名牌包是一定要的,從賭場出來回房間路上路過順便就買得到。在大部份的IR,賭場會設在中心位置,無論去那裡都要經過。唯一例外的是新加坡,因為自殖民時代以來對賭博有強烈的道德論述,賭場跟IR 其他地區有著明顯的區隔,賭場設在IR的一角,出入有門禁,新加坡本地人要繳稅才能進入。

3. 操弄時間與空間感 (manipulation and lose of time-place) : 要魅惑並讓消費者沉迷其中,最有效的方法便是讓他們忘了現在幾點,身在何處。IR的世界是不分日夜的,除了上述用虛擬與主題化來操控空間,IR也常用虛擬的光線來操控時間,用空調來操控氣溫與季節。

qqqq

【時間錯亂: 澳門威尼斯人大運河購物中心的人造天空讓人永遠置身黃昏的威尼斯】

qqqqq

【時間錯亂: 新加坡聖淘沙名勝世界的(室內)馬來西亞小吃夜市與人造月亮】

4. 無所不在的監視與全知的掌控: 透過各種監控技術,賭場營造出一種安全理性的氛圍,讓賭客相信自己有贏的勝算。而這些監控技術也用在監督賭場員工,特別是發牌的荷官; 以及用來提供客製化的體貼服務。

◎亞洲賭場成功的秘訣:博奕產業仲介

上述的復魅技藝並不僅用於IR,許多主題樂園、餐廳、購物中心、甚至7-11也使用同樣的方式來吸引消費者,更何況李澤提出的復魅技藝是在拉斯維加斯的綜合賭場度假中心所觀察到的。那麼,到底澳門與新加坡的賭場綜合度假村有何獨特之處,可以超越拉斯維加斯呢? 是更新、更豪華、更魅惑人心的空間與消費產品 ? 還是迎合亞洲新富休閒階級品味的服務與享樂方式? 或者是一般人想當然爾下的結論: 「華人就愛賭嘛!」?

從賭場綜合度假村收益分布來看,賭場貴賓廳(VIP rooms)的營收佔了總收入的大部分,也就是說,IR不需要靠上述種種五花八門的體驗經濟來賺錢 (甚至都可能是賠錢的),也不太依賴一般的觀光客或所謂的散客的消費,只要能夠吸引到VIP賭客 (high-rollers)就可以了。所謂VIP賭客與貴賓廳當中也分有許多等級,目前的趨勢是真正的豪客賭的金額比例不停下降,而中高階的VIP廳,或一般賭場中的高額賭注區佔的比例越來越高。對VIP賭客來說,上述吃喝玩樂購物選項以及種種復魅技藝都不是很重要。VIP賭客要的是能賭得夠大夠刺激,有足夠的錢可以玩下去,我敢賭你就賠得起,其他的享受都是其次。在亞洲的賭場VIP廳中通常只有一種遊戲: 百家樂(Bacarrat)。百家樂的營收(包括貴賓廳與大廳)佔澳門賭場總營收的九成以上。百家樂是亞洲人,特別是華人(包括中港台、東南亞與其他海外華人)愛玩的遊戲。這樣推論下來,可以說亞洲賭場綜合度假村的成功秘訣就是高額賭注的百家樂與貴賓廳的(以華人居多的)豪客。

從宏觀的角度來看,賭場的確提供了中國與東南亞大量熱錢一個出口,因此賭場與洗錢常被劃上等號,各國也針對大筆跨國的金流嚴格管控。一般的信用卡與現金的額度對普通VIP賭客來說根本就是一眨眼就了了,那麼到底豪客們要如何賭得盡興夠刺激,又可以規避自己國家與澳門新加坡政府的跨境金流管控呢? 答案是博奕產業的仲介,澳門俗稱「疊碼仔」的junket。Junket跟一般房屋與人力仲介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不僅提供豪客一條龍的服務,也就是上述吃喝玩樂嫖賭全包的頂級享受,更提供足夠的資金讓賭客能玩得盡興,也就是他先借(墊)錢讓你玩,之後等你回國再找你討,所以消費的金額根本不需要跨越國境。當然能夠當junket的人必須有足夠社會資本取得豪客與賭場的信任, 也要有本事能將墊的錢討回來,絕對不是等閒之輩。透過將junket合法化證照化(大部分的junket都成立多元娛樂集團,甚至上市公司),或將貴賓廳外包給junket管理, 亞洲的賭場因此可以吸引到VIP豪客們的鉅額賭資。這個透過中介來規避跨國(境)金流管控的機制才是真正亞洲賭場成功的秘訣。 

綜合度假休閒業的跨國人力流動

要不分日夜的提供綜合的服務與享樂經驗,IR儼然像是一個小王國,它所聘用的員工也不能用傳統的行業別來分類。在IR工作不一定代表在賭場內工作,IR有各種五花八門的工作,需要難以界定的技能。以全世界最大的IR,澳門威尼斯人為例,澳門的(中國)金沙集團(目前擁有澳門三間IR)聘用了兩萬六千多名員工,佔澳門人口近5%。員工包括醫生、律師、建築師、名廚、歌手樂師、燈光師、導演、酒店櫃檯、餐飲服務、名牌銷售人員、活動策展人、清潔工、建築工人、會計、物流、技師、各類客服等等,以及賭場內工作的荷官、經理以及公關等等,單單是禮車司機(不包括免費接駁巴士司機)就有一百多位。而比金沙規模稍小的IR還有四個,以及三十多個大小娛樂場(即不是IR的賭場)。

qqqqqqq

【要當貢多拉船夫必須受過古典聲樂或歌劇訓練】

q8

【晚上是專業舞者,白天是陪小朋友拍照的企鵝】

IR的規模與日夜不停歇的服務,容易造成本地勞動力的短缺。澳門與新加坡,或是未來的馬祖,不可避免地都必須引進大量、各種階層的外籍(地)勞工。上述多元複雜的行業與工種勢必衝擊原有的外籍勞工政策與體制,以及我們對技能、勞動力種族化與性別分工等的想像。舉例來說,我原本認定在威尼斯人的貢多拉船夫只要有白膚色就可以了,畢竟威尼斯人要販賣的不就是身在歐洲的夢想與慾望嗎?但是深入調查才發現,在威尼斯人的貢多拉船夫必須要受過傳統聲樂與歌劇的訓練,其中有許多是來自菲律賓的已成名音樂家 (註: 這一陣子菲律賓音樂家好像都走了,來了一批東歐人的樣子)。而扮成企鵝獅子陪孩子們照相是誰都可以做得來的吧?但他有可能是參加過奧林匹克的體操選手喔!

近年來因為22K 政策,台灣年輕人大批到海外找機會,其中不乏到澳門與新加坡綜合度假中心工作的人。台灣年輕勞動力在這個新興產業是受歡迎的,因為以台灣年輕人的學歷、中英甚至日文語言能力、「親切」的服務態度等,以及被認定為「較有文化素養」,相較於其他亞洲國家的外籍勞動力是有競爭力的。但是在賭場度假中心大部分工時都很長,需要上夜班,並且極大部分都沒有內部升遷,或者是跨部門累積經驗的機會,也就是說大部分是純粹消耗青春勞力,很少有向上流動、取得新加坡澳門居留權、或是繼續跨國流動的機會。考慮要到綜合度假中心工作的人,不要被它販賣的光鮮亮麗的慾望所魅惑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aper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賭場綜合度假村的慾望、夢想與真實

  1. Pingback: 澳門 Macau 20141010 e2 | untitled

  2. Anonymous says:

    寫得真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