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A君,讓我學會了愛

廖珮如 /屏東科技大學通識中心

這些年我上性別的課,如果真要提起葉永鋕,我總要在課前做足心理準備,告訴自己不能哭。但我從來沒有成功,每次影片看完我就情緒滿溢。那是因為,我總會想起這樣一個人,A君。

【沒有性別平等教育,經常造成校園性別霸凌,葉永鋕的死亡就是悲傷的例子–台語版】

我是男生,不是女生

1995年,小學,我的同學有位相當男性化的生理女性,A君總說,他是男生,不是女生。他從來不穿制服的裙子,總是上身著制服,下身著體育褲。

在那個需要嚴格遵守服裝儀容規定的年代,他的奇裝異服使他成為最容易辨識出來的「壞孩子」。那時候的女生都會擔心被男同學掀裙子,每個人的裙子裡都搭著體育褲。我超佩服他,直接穿體育褲實在很聰明,有時我也進校門後就脫掉裙子,只穿褲子。

可是,我總搞不懂,為何每次被標籤為「壞孩子」的人都是他,而不是我,同樣一件事不同的人做,為什麼會有不同的結果。

我隱約知道,他不上廁所。或是,有時上課他會消失,同學耳語說,他都趁上課去廁所。老師只是生氣他為什麼翹課,「壞孩子」只會做壞事。

強悍如他,打架很強,運動也很強,比很多男同學強。但,即使是這樣的他,也躲不過男同學們的性別檢查。他的第二性徵出現得早,在他那件不分冬夏罩著的外套底下,隱約看得出他微微隆起的胸部。幾個多事的男生知道A君跟我走得比較親近,便趁著他不在的時候把我帶出去。

不男不女的壞學生

「你知道他是女生嗎?」他們圍著我問,我點頭表示知道。

「昨天放學我們出去玩,那個某某某[某男同學]有摸過他的胸部跟下面,他沒有雞雞,他都用東西綁住胸部。他就是女生,才不是男生。」離去前,他們警告我不要跟這種變態來往。我只是安靜聽著,一直在想為什麼要摸他的胸部跟下面。

有一次,老師實在受不了他的「壞」,當著全班的面罵他「不男不女」,跟他的家長(其實是他哥)説,「你妹妹這樣blablabla」。那時,我聽到「你妹妹」一詞,覺得非常刺耳不舒服,很想跟老師說,「是你弟弟」,但我很孬地當「好學生」,坐在位子上聽老師罵他。(誒對,現在會覺得重點應該是「不男不女」~)

我們後來又唸同一間國中,差別是「好學生」在好班,「壞學生」在壞班。國中的服儀規定更加嚴苛,訓育組長根本是閻王等級的凶神惡煞。每天朝會的時候,我都盯著他,身穿體育服套著長袖的制服外套,不分寒暑這麼穿著上下學,服儀怎麼被抓被糾正都不管。一片白衣中,他的穿著奇異地讓人無法忽視。

我覺得他好勇敢,「好學生」就是孬,連討厭穿裙子的勇氣都沒有。我就這樣進入了「只要唸書就好,其他事情不重要」的人生,也順利進了一間想穿裙子或褲子都可以的高中。他呢?

不管小時候的他多聰明,他就只是個唸壞班的「壞孩子」。那個站在我前方為我擋下許多傷害的善良孩子,那個一聽到誰欺負我就跑來安慰我的溫柔孩子,在後來的人生道路上,我們,沒有後來了。

謝謝你,A君,讓我學會了愛

從事教育工作的這些年,失望挫折的時候,腦海中總會浮現他的身影。那麼溫柔善良,又那麼勇敢做自己,卻不是師長接受的模樣,他在學校裡只接受到懲罰。如果當時的世界,哪怕只是多一點友善的氛圍,他是不是就能不被標籤為「壞孩子」?如果那時有性平教育,「好學生」的我會不會就有知識的力量,站在「壞孩子」這邊,告訴所有人,他不是「壞孩子」,他只是選擇做自己而已?如果,這世界不再需要這樣的如果,那該多好。 

我想跟他說,謝謝你,在我不懂得什麼是愛的時候,讓我學會了愛,也謝謝你勇敢做自己,讓我遇到無法以理性溝通的人時,還能想起你,保持我理智線微弱的連結。

11月24日,讓我們用選票,教導孩子如何去愛,讓理智線不再斷裂。

【一生一世與我(13-14-15),其他我都不要】

14,15案同意讓愛蔓延,第10, 11, 12案不同意讓恨滋長。

14, 15案同意讓理性成就民主,第10, 11, 12案不同意讓謊言遮蔽理智。

#1124返鄉投票#兩好三壞用選票守護台灣的民主,守護不一樣也值得的愛。

4 thoughts on “謝謝你,A君,讓我學會了愛

  1. Fact:性平教育的由來,其實是很悲傷的故事。
    18年前,一位善解人意,體貼的小男生,國中常常被同學取笑是個娘娘腔,下課同學都會趁他上廁所的時候脫他褲子,檢查他是不是一個「男子漢」,每天飽受精神以及身體上的折磨。更可怕的是,整間學校沒有人出手幫他。
    有一天下課,他跑去上廁所,結果上課後被發現臥倒在廁所的血泊中,送醫不治。後來案子經過了專業人員的努力,查出真相,法院也對校方做了懲處。但再多的懲處也喚不回一個因為性別特質被霸凌而死的生命。他是葉永鋕。
    因為葉永鋕事件,性平教育開始更重視。許多孩子,因為性平教育,可以在安全的環境下接受教育,不被歧視、霸凌。更多被家內性侵孩子因為性平教育而學會求救,讓憾事不再發生。

    我是輔導老師,不管孩子是任何種族、宗教、性傾向、身材、長相、經濟,我捍衛人人生而平等、受教的權利。我不允許我的學生因為被歧視而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我不允許,我真的不允許。

  2. 40幾年前我讀國高中的時候,男生流行抓男同學的小鳥,連在操場排隊準備升旗也照抓不誤,高雄、台北都有。為什麼這幾年來,我都沒有聽過有人提起類似的性騷擾事件?這種霸凌才是無所不在,不限同性戀,隨時都要護著陰部,小心同學突然伸出一隻魔爪!就連我的兩個表弟也會這樣對我,就算我大他們幾歲,也比他們都強壯。

  3. 有的人是外表很粗曠,高頭大馬又肌肉結實,聲音也像男性低沉…..只是講話的語氣和行為很像女生撒嬌的樣子。敢欺負他的不算很多,因為打架不見得會贏他。
    國中時他都穿男生的制服,沒看過他穿裙子。

  4. 南韓高麗大學的文化交流活動 為何變成分裂中國領土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81117/1468076/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