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自己帶才不會輸在起跑點?不同育兒論述的競逐

楊佳羚 /高師大性別教育研究所

作者按:要開始寫巷口文時,腦中出現過許多題目──我該接著多元成家不是核子彈:性別101的四堂課,來談「恐同的它者」呢?還是繼續我媽是怎麼生下我的?母親節的社會學提問,來分享瑞典的產檢與生產經驗?如果寫我在瑞典的研究,實在擔心這樣的巷仔口沒有座落在「台灣」;而平時雖然寫著巷仔口人人能懂的專欄文章,卻又煩惱它們不夠「社會學」。最後最後,為了能到巷仔口社會學的麵攤吃到一頓午餐,只好硬著頭皮寫下這篇文章(小編註:請不要再污名化小編了,她沒有這麼斜二啦~)。

挑選幼兒園 這件大事

三年前,帶著快滿四歲的孩子回台灣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找幼兒園。還在瑞典時,才三歲多的路比,已經從媽媽和朋友的對話得知台灣幼兒園的現況,對我千叮萬囑地說:「媽媽,我絕對不要去要寫字的幼兒園!」

chialing.001

【瑞典小孩的天職就是玩】

其實不用她交代,我們選幼兒園只有三大原則:一、不選連鎖式的幼兒園,從《血汗超商》這本書就可以讓人了解,連鎖企業總是肥了大老闆,苦了第一線的員工;二、不選雙語幼兒園,除非它的雙語是母語及官方語言;三、不選要寫功課的幼兒園

後來我們很幸運地在新竹找到一間私立幼兒園,其中一位老師是地主的女兒、園長自己就是老。那裡的老師平時都用客家話互相聊天。路比回台灣學的第一首歌就是「天公啊,落水哦,阿妹啊~」,讓不認識的人以為她是客家小孩。那裡吸引路比的就是暑假「一三玩沙、二四玩水、星期五做古早味」的課程、游泳池、腳踏車、以及給小孩種菜的菜園[1]。雖然她們還是有美語、MPM數學之類一般私立幼兒園都有的課程,但經我確定「美語都是隨便上,都在玩」之後,就很放心地讓小孩上學去了!

一年後,我找到專任工作,選擇移居高雄的原因之一就是孩子的幼兒園。早在孩子七個月大、我們和瑞典教師一起參訪五甲社區自治幼兒園時,我就向園方登記排隊──雖然當時的我根本不知道何時才能回台灣、也不知回台會落腳何處。這家幼兒園是非營利的私立幼兒園,強調「公民共辦」與「社區參與」。公部門只提供設立時的補助及較便宜的場地提供租用;承辦的民間機構則在運作後自負盈虧。承辦幼兒園的彭婉如基金會,師法自瑞典的「參與式民主」(participatory democracy),成立「社區自治委員會」,結合官方(主管機關代表)、民間(包括基金會代表與社區代表)及相關利益團體(在此為幼兒園教師及家長)而組成。課程方面,則完全沒有制式課表、沒有課本或作業。從孩子的經驗發展主題教學,帶孩子到社區認識植物與環境、和社區的人互動、並參與社區公共事務。在社區社福中心活動或是高雄反核遊行中,總有五甲社區自治幼兒園的參與。

 chialing.002

【從街頭遊行中,小朋友有十分不同的學習】

我演講分享我的選擇幼兒園經驗時,似乎十分違背一般的主流想法。有些家長說,雖然她認同我的作法,但發現自己和別人不一樣時,仍然備感壓力。別的家長總是努力栽培小孩,別人家的孩子兩歲就會背唐詩、三歲就會認字讀書、無論是ㄅㄆㄇ或加減乘除全都難不倒,還可以表演鋼琴、小提琴、芭蕾舞…,相較之下簡直就讓人覺得自己是「懶惰的父母」。

這就像是梁莉芳在「做媽媽」的社會學觀察所提到的:「完美媽媽」的規訓。敏感的讀者也會發現,「親職」論述對「父母」的規訓,其實只有針對「媽媽」,因為父親並不被如此期待。只要能像房子與房車廣告裡的爸爸一樣,可以「給」妻子兒女一個窩、能掌握方向盤,在假日「帶」全家出去玩,就是成功的男人、頭頂上有光環的父親;而媽媽只要少做了一件事,不管是沒餵全母乳、沒精讀育兒寶典、沒選購能刺激小孩發展的教具書籍、沒送小孩去學各式才藝,就是「不盡職的媽媽」。

孩子還是要自己帶?台灣與瑞典的育兒論述比較

更有意思的是,無論我如何強調易子而教的好處,大力稱讚瑞典幼兒園老師如何訓練小孩獨立生活與獨處的能力,可以讓當媽的我一派輕鬆,但是當我跟別人講到「我們家小孩一歲又兩週就開始上幼兒園,她把幼兒園當小學念了六年」時,反應從輕微的搖頭到大聲高呼「夭壽!怎麼那麼早」,全都反映了她們的不認同──因為「小孩還是要自己帶」!

然而,正如前面提到的,「親職」論述最後滑到「媽媽」身上,所謂「自己帶」雖然人人會說,但最後帶小孩的責任還是落到女人的肩膀上。從主計處的統計中,可以看到2010年15-64歲已婚女性,最小子女未滿3歲的照顧方式有54.9%由自己照顧。雖然已比1980年的82.75%低,但其實仍遵循「自己照顧」的模式,只是由母親轉為「祖父母或親屬照顧」(此照顧類別的統計數據,從1980年的14.64%提高到2010年的34.74%)。亦即,1980年有97.39%未滿三歲的小孩是在個別家戶中由母親、祖父母或親屬照顧;2010年仍有89.64%。因此,台灣社會強調「小孩還是自己帶最好」的論述與實際育兒安排,在這卅多年來,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正如我曾在《台灣女生 瑞典樂活》書中寫過〈不同制度 不同母親〉,育兒應如何安排,也深受制度、論述的影響,背後有著不同的意識型態,也會對女性、親子、家庭,以及女性與家庭、勞動市場及國家的關係造成不同的影響。

以我之前生養小孩的國家──瑞典為例,我的小孩之所以那麼早就開始上幼兒園,是因為市政府有責任提供一歲以上小孩托育照顧服務;而且這樣的福利服務不限於瑞典公民才能享有,而是跟隨「居住權」而來,只要住在瑞典的小孩都能享有托育照顧與教育。正因為有480天的有給親職假,供父母在小孩滿七歲之前彈性請領,以及提供給一歲以上小孩的托育照顧服務,才讓父母不用在家庭與工作之間抉擇。2011年,瑞典1-5歲小孩有85%都在幼兒園的托育系統裡;在小學階段,課後照顧也涵蓋了74%的6-9歲小孩及17%的10-12歲小孩。普及的托育服務及支持父母就業與育兒的政策,使得瑞典有著高女性勞動參與率(平均勞參率82%)及高生育率(平均每個女人育有1.9個小孩)。

然而,這樣的情形在瑞典並非向來如此。在1960年代,單薪家庭仍是瑞典社會的常態,父親被認為是家中的經濟支柱,母親則被視為主要照顧者,只有不到2%的小孩在公立幼兒園裡(現今則剛好相反,瑞典的家庭主婦比例只有2%)!

即使當時瑞典社會的主流育兒論述為「小孩自己帶最好」,但社會中也開始出現對兩性「雙重角色」的辯論,認為應該讓兩性同時成為有職工作者與照顧者。這類性別角色的辯論與學術研究讓瑞典親職意識型態出現轉變,而學者也在委員會[2]的研究報告中生產出一套「反對論述」(oppositional discourse),把原先只被當成是「個別家庭」要去安排的照顧需求,轉變為國家政策要認真面對的「國家大事」。

委員會的研究報告指出,如果小孩在家和與外界孤絕的母親相處時間太長,將有害兒童發展。此外,研究報告也認為公共托育的專業教師將成為兒童「愛的資源」,使小孩能在公共托育的環境中成為具有民主素養的個人。研究報告中所援引的教育、兒童需求與兒童心理發展理論,打破了之前認為「小孩最好自己帶」、「應由母親在家中照顧小孩最好」的觀念。

chialing.003

【為了減少父母在親職假期間獨自在家照顧小孩,常有「嬰兒車大隊」相約一起散步郊遊】

除了委員會運用社會科學建立一套新的育兒論述,建議社會政策要協助雙親都能成為有職工作者與照顧者之外,1960-70年代的瑞典社會勞動力短缺及工運、婦運的社會脈絡,也使得全職在家女性成為勞動市場所欲開發的重要勞動力,而讓「女性」的托育照顧需求轉為社會必須承擔的責任。為了讓女性加入勞動市場,瑞典從1970年代開始一連串家庭政策的改變:1974年開始,原本的「母職假」改為「親職假」,讓女性走出家庭的同時,也提供男性回家照顧小孩的管道。1979年,家中有12歲以下小孩的父母,有權只工作六小時。而瑞典從1930年代就宣示的,要提供人民從搖籃到墳墓的照顧的「人民之家」理想,也是到了1970年代開始,才廣設保母與公立幼兒園的托育服務。

代結語:教育是投資,還是權利?

瑞典經歷了這樣的育兒論述競逐,才讓普及的托育服務得以建立。瑞典的托育照顧被認為同時是父母及孩子的權益,一方面使父母可以兼顧工作與家庭;另方面則使兒童能得到良好的照顧與教育。同時,也透過平等的照顧與教育機會,來減少階級差距,以免一再覆製階級凝視下的魯蛇人生

我曾在大學通識及性別所課堂詢問學生:「教育是投資,還是社會權利?」結果,被爸媽一路「投資」到大學的學生們多數選擇了前者。然而,瑞典主流論述卻認為,教育是人民的社會權利,並希望透過教育消弭社會差距。像前面提到的育兒論述轉變,除了受到與性別平等息息相關的「性別角色論爭」影響,更重要的,乃是瑞典以工人起家的社會民主黨,將托育議題轉變為性別中立的「家庭議題」,以「階級平等」涵蓋「性別平等」

螢幕快照 2013-12-22 下午4.11.44

【圖為歷年社民黨得票率,可看出近來逐漸減少,新自由主義思潮開始影響瑞典】

資料來源:http://en.wikipedia.org/wiki/Swedish_Social_Democratic_Party

近年來瑞典社會福利國家也出現新自由主義的轉向,以所謂「自由選擇」的論述來影響社福政策的改變,其中包括出現教育券鼓勵越區就讀。結果造成瑞典學校內的同質性變高(例如:來自瑞典白人中產家庭的學生在同校,具有移民背景的學生在另一校)、學校之間的差異變大(也就是被認為是「好校」與「壞校」學生的表現逐漸拉大),使得因階級、族群、地域的不平等加劇。不過,目前瑞典的幼兒園仍然維持其「非營利」的堅持,但研究也發現選擇親師合作的私立幼兒園以中產階級父母為主。瑞典福利國家的轉變,值得注意。

從瑞典拉回台灣,社會所盛行的「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論述,就是將幼兒教育定位為可「投資」的「商品」(而非社會權利),才能讓家長大掏腰包,送小孩到各式才藝營利托育機構,也出現了私立幼兒園佔了七成的社會現象,而國家則是繼續袖手旁觀不涉入托育。

台灣未來的發展會如何呢?先不論揠苗助長的結果會不會讓孩子根本跑不到終點,我們不妨繼續觀察,台灣有沒有不同的育兒論述出現?這些論述對於既有的觀念與制度,會不會造成什麼樣的改變呢?


[1] 看了十分心動的新竹讀者,請不要來信詢問我這家幼兒園。由於地主的兒子們聽信炒作農地的仲介公司的話,決定將土地賣掉,也使得持分的姊妹們難排眾議。因此,這家優秀的私立幼兒園已因性別不對等的家庭協商、台灣農地炒作等因素,而無法繼續存在…。

[2] 瑞典的「委員會」,是由政黨代表、利益團體代表、相關行政單位代表及學者專家所組成,這些政策委員會負責研究、提供政府政策建議、或為已實施之政策進行評估與修改建議,其出版的報告由瑞典政府出版為人人可及的SOU系列報告。台灣的「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的設計,就是參考自瑞典參與式民主的委員會制度。

參考書目

王舒芸(2011)。台灣托育公共化之研究。收錄於財團法人台灣智庫(主編)邁向社會投資型國家就業與安全重大議題(頁63-109)。台北:財團法人台灣智庫。

Fraser, N. (1989). Unruly Practices: Power, Discourse and Gender in Contemporary Social Theory. Minneapoli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Lundqvist, Å. (2008). Family policy between science and politics. In K. Melby, A.-B. Ravn & C. C. Wetterberg (Eds.), Gender Equality and Welfare Politics in Scandinavia (pp. 85-100). Bristol: The Policy Press.

Lundqvist, Å. (2010). Family Policy Paradoxes: gender equality and labour market regulation in Sweden, 1930-2010. Bristol: The Policy Press.

Roman, C. (2008). Academic discourse, social policy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new families. In K. Melby, A.-B. Ravn & C. C. Wetterberg (Eds.), Gender Equality and Welfare Politics in Scandinavia (pp. 101-118). Bristol: The Policy Press.

SCB. (2012). Women and Men in Sweden. Stockholm: SCB.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aper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6 則回應給 小孩自己帶才不會輸在起跑點?不同育兒論述的競逐

  1. Grace 說:

    GOD! 我才想問這家五甲幼稚園在哪(離我算不遠)……..該死的炒地皮仲介!

  2. Newbook Wu 說:

    五甲社區自治幼兒園,因為名額不多,有就讀意願要先登記排隊喔!同理,鳳山社區自治幼兒園。

  3. 訪客 說:

    小編註:請不要再污名化小編了,她沒有這麼斜二啦~ 請問斜二是什麼意思?

    • tsasociology 說:

      ㄒ一ㄝˊ ㄜˋ (咦?我打錯字了嗎?)

    • 那那 說:

      天啊,我也以為是新的流行語,還去查,後來想想應該是"邪惡"吧!
      只是斜二跟邪惡也差太多( ´_ゝ`)

  4. poppybess 說:

    請問這間位於新竹,小朋友都在玩的幼兒園是哪間?

  5. 訪客 說:

    So sad !
    心中本燃起一絲希望,沒想到…新竹的那家幼兒園居然關門大吉了

  6. 蕭煜軒 說:

    我尚未結婚,只是個大學生,身邊有許多尚在就讀幼兒園的親戚小孩,因為都住附近,所以常會去親戚家串門,最常聽到"功課寫了沒""等一下去讀唐詩(或諸如此類的經典)",讓我不禁疑問到:孩子還這麼小,不是應該是快樂的玩樂嗎?為什麼好像一出生就被逼著要會這會那?。近年(或是更早之前)常聽到一句話: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這個基準是誰決定的?很多媽媽在一起會聊到我的小孩會這個我的小孩會那個,相較之下不會這個那個好像就是輸了是弱者,所以很多小孩被父母要求要去學這個學那個來好讓他們聊天的時候能"不輸"給其他家長,說穿了也只是滿足家長們的虛榮心,我的幼兒時代是在幼稚園與補習班中渡過,因為父母都上班的關係,我承認這樣真的能使孩子培養獨立自主,但錯誤的方式也可能會導致性感扭曲,就像我,在發生了某些事之後我媽毅然決然辭掉工作在家陪我,情況才有所改善,所以培養獨立有利有弊吧。順帶一提,文末提到幼兒園的事,本身也是客家第三代,很能體會客家人極度重男輕女的觀念,這種比較容易發生在老一輩的人身上,直到現在仍然不見消退

  7. 通告: 同居、婚姻與生育:人口學觀點的多元成家 | 巷仔口社會學

  8. 通告: 同居、婚姻與生育:人口學觀點的多元成家 | PNN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9. 通告: 以政治意志堅持非賣品的人生 | 巷仔口社會學

  10. 通告: 以政治意志堅持非賣品的人生 | PNN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11. su 說:

    通常小小孩在幼兒園,因抵抗力尚在建立中,經常會因群聚感染而生病。不知瑞典有甚麼相關作法?無論台灣或瑞典,有在家自己帶和在幼兒園小孩生病頻率的相關研究數據嗎?
    當小孩生病,若職場以及其他人力配套不足,經常就是台灣父母另一個很辛苦的部分。

  12. 我覺得小孩自己帶的育兒論述對幼兒的主要照顧者是很沈重的負擔,主要照顧者像是全職媽媽、祖父母,除了要負擔家事工作外,還要為幼兒設計教育活動,責任重大,且工作份量重。
    像瑞典的小孩一歲以上就可以上幼兒園,不僅分散照顧者的負擔,也或許對幼兒的發展有一些幫助。

  13. 通告: 向「左」走!從瑞典大選看台灣綠黨政治發展-選舉網-2016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

發表回應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