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之外:Pokémon、隱私與國家安全

張耀中 /澳洲Monash University 犯罪學系

神奇寶貝(Pokémon,現稱「精靈寶可夢」),為任天堂在1996年所推出的一款Game Boy遊戲。此款遊戲在當時風靡一時,而以神奇寶貝為主角的漫畫、卡通以及相關的週邊產品,例如遊戲紙牌,也紛紛被推出。從1998年起迄今,每年均有一部神奇寶貝的劇場版電影推出。而任天堂更於1998年設立精靈寶可夢企業(The Pokémon Company),專門負責神奇寶貝的動漫商品買賣、遊戲企劃開發等內容。

神奇寶貝誕生20週年之際,今(2016)年任天堂與精靈寶可夢企業,結合專門製造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簡稱AR)遊戲的Niantics,創造出讓大眾為之瘋狂的Pokémon GO! 此一手機遊戲在2016年初於日本、澳洲、紐西蘭及美國等國家進行測試,2016年7月初,首先於澳洲與紐西蘭發行,隨即在美國、日本與歐洲等國推出。在臺灣與香港的民眾的引頸期盼下,此遊戲也在七月下旬於香港,而臺灣用戶在八月初也正式加入擔任神奇寶貝訓練員的行列。但也有不少國家,如中國、韓國與伊朗,基於安全理由,不願意開放Pokémon GO。

【全民抓寶的景象,跟廟會好像有點類似】

Pokémon GO之所以盛行,主要是結合了神奇寶貝的魅力與擴增實境的功能。玩家可以在現實環境中補抓神奇寶貝,在商場(Pokémon shop)獲取神奇寶貝球與其他寶物,並可以在道場(gyms)中進行神奇寶貝的訓練與對戰。然而Pokémon GO並非是第一個擴增實境遊戲,Niantic Labs在2013年便已開發類似的擴增實境遊戲Ingress。Ingress此一遊戲在推出時並沒有受到大家特別的重視,但它卻為Pokémon GO的順利推行奠定了相當的基礎。Pokémon GO遊戲中的道場與商店(Pokémon shop),均是Ingress 遊戲中的能量塔(Portal)的位置。兩款遊戲的設置,均與Google 地圖緊密結合,也因此這些道場與商店的位置,通常都是處於大家熟悉的地標,例如公園,商店或是觀光景點。不同神奇寶貝出沒的地點,也會配合現地環境,例如在海邊與河邊就比較容易看到水系的神奇寶貝。

Pokémon GO衍生的新現象

Pokémon GO最早引起筆者的注意,是因為澳洲媒體大幅度報導關於澳洲北領地警察局被神奇寶貝訓練者「入侵」的新聞。北領地警察單位更在官方臉書上說,民眾不需要進入警局便可以抓到附近的神奇寶貝「穿山鼠」(Sandshrew),更提醒遊戲者「穿山鼠」不會一下子就跑遠,因此過馬路時應該抬起頭看看兩邊,「安全的抓住所有的神奇寶貝!」(“Stay safe and catch ’em all!”)。

當然,Pokémon GO所出現的新狀況,不只有上述警察局遭「入侵」一樁。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Pokémon GO的玩家已經造成相當多的交通意外。澳洲維多利亞州就曾發生19歲的駕駛因為邊開車邊玩Pokemon GO而導致車禍的事件。該州政府也在此一事件後,設置了將近40個標誌,提醒用路者不要一邊開車一邊抓神奇寶貝 (Don’t drive and Pokemon)。此外,遊戲使用者因為專注於Pokémon GO而跌落河裡或水溝的新聞層出不窮。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報導, 有年輕人為了抓神奇寶貝而受困於100英呎深的山洞中;在曼徹斯特更有學生因為玩Pokémon GO而被搶劫。在美國澳洲英國出現了犯罪者透過此遊戲的進行,誘拐未成年者進行性侵害。美國紐約州州長更通知紐約州矯正機關,要求他們禁止性侵害案件相關的假釋犯,下載使用Pokémon GO以及其他相類似的擴充實境遊戲,違反者將取消假釋。

有不少宗教單位或機構也紛紛開始禁止Pokémon GO。 例如,美國大屠殺紀念博物館、澳洲雪梨海德公園中的戰爭紀念館,以及日本廣島和平紀念館均已要求Niantics將位於館內的神奇寶貝以及位於館址的道館與商店移除;同時,他們也要求參觀的民眾不要在館內蒐集神奇寶貝。根據澳洲廣播公司ABC的報導,在布里斯本就有兩位年輕人因為在喪禮進行中的教堂蒐集神奇寶貝而被要求離開。

然而,Pokémon GO的盛行也帶來的不少正面的影響。舉例來說,Pokémon GO增加了大多數玩家的運動量。平時不常運動、宅在家中的玩家,為了蒐集神奇寶貝,都因紛紛走出戶外。也有新加坡的玩家在尋找神奇寶貝的過程中,在河邊發現了屍體。而在美國辛辛那提州,有玩家在蒐集神奇寶貝的過程中,發現用藥過量的民眾,而將之緊急送醫而救回了一命。此外,根據美國媒體的報導,Pokémon GO也協助了不少患有自閉症或是亞斯伯格症的走出戶外並與他人互動。

Pokémon GOGoogle 街景的延伸

相較於一般網路或是手機的遊戲,Pokémon GO對於整體社會的衝擊似乎大上許多。而Pokémon GO所使用的擴充實境以及創立者的背景,更讓人思考,究竟Pokémon GO是否只是一個單純的遊戲。遊戲化學習(gamification),亦即透過遊戲的方式來教導民眾特定知識,並非是新的概念。但這樣的方式,由於資訊的發展而更被正視。以資訊安全教育來說,遊戲化學習是近幾年資訊安全推動的重要方法之一。然而這種遊戲化學習的概念,是否也在大家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在被利用於教育之外,也被用於做個人隱私資訊的蒐集,或是協助部分公司進行相關資訊蒐集的用途?

IMG_3558

【不需要Google街景車了,每個抓寶訓練師都是街景車】

結合Google地圖與擴充實境的Pokémon Go,我認為有可能是數字公司(Alphabet Inc.)作為Google地圖延伸的計畫之一。2007年開始,Google透過利用街景車蒐集各街景的資訊與照片,並提供線上地圖與街景服務。然而此種街景服務只限於「街景」以及建築物外觀,網路使用者並無法透過Google地圖深入了解建築物內部,如格局與內部設計。若數字公司欲進入建築物內部,進行攝影、建立檔案,除了人力與財力的考量外,更要獲得住戶的同意,對數字公司來說,是一項重大且困難的工程。然而透過Pokémon Go遊戲的協助,數字公司可以透過群眾(玩家)力量的協助,以及與位置座標地位的配合,以最少的力氣蒐集到大部分建築物內部的資訊。

換句話說,當遊戲玩家努力的在蒐集神奇寶貝時,他們也在不斷向遊戲公司提供建築物內部的資訊與照片。這些資料的蒐集,應該可已視為Google地圖的延伸。數字公司除了省掉本應花費無可計數的人力與財力進行資料的蒐集,同時也免除無法進入建築物內部進行資料蒐集與侵犯隱私的窘境。或許未來當使用者透過Google地圖搜尋資料時,可以看見的可能就不只街景,更可以進一步的瞭解內部格局與設計。

IMG_3529

【Pokemon克服了進不了室內拍攝的隱私問題】

這種內部資訊的蒐集,首先衝擊的當然是隱私保護的問題,這也是最受到大眾所關注的議題。由於資訊不明,我們無法得知Google與Pokémon Go相關公司將如何蒐集與使用這些資料。但已有實務界人士提醒大眾,在家玩虛擬實境遊戲時,應該注意隱私,例如避免於裸體時玩Pokémon Go,以避免有心人士透過擴增實境蒐集到裸照。但這樣的資訊蒐集,從犯罪預防的角度出發,在某些程度上卻可能有助於打擊犯罪。舉例來說,美國專門防制人口販賣的非政府組織Polaris便推出類似的行動,鼓勵旅行者將飯店內部的照片上傳,透過照片比對,Polaris便可找出人口販運者所使用的飯店。若透過Pokémon Go類似遊戲的方式進行,相信資料的蒐集會更加迅速,範圍也會擴大,所收集的數量也會以千萬倍的數度成長。

Pokémon Go 與國家安全

然而,並非所有國家均歡迎Pokémon Go遊戲的進入。中國與南韓(除非軍事區外)目前均未開放。中國與韓國未開放,主要是因為Google地圖在這兩個國家並不通行,甚或是被禁止。媒體指出,Google在2010年因為遭受大量攻擊而決定退出中國後,已於2015年逐漸恢復在中國的業務,包含Google 地圖。然而,如同先前的巷子口社會學文章「網路地圖與公民社會」所言,中國政府不准人們看到太精確的地圖。依據「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编制出版管理条例」 的規定,地圖的精確度不准高於50萬分之一,或者不許提供經緯座標。而香港媒體亦指出,中國版的Google地圖有相當大的誤差,因為Google地圖採用的是中國官方制定的座標地圖,而這地圖因為軍事考量而有被刻意造假。因此,既使Google地圖重新在中國開放,中國網民是否能順利成為訓練者,仍有待商榷。

南韓一直是在科技發展上擔任領頭羊的角色,而該國電腦遊戲玩家也在國際比賽中表現優異。然而出乎意料的,Pokémon Go在南韓也尚未開放。許多玩家為了提前體驗Pokémon Go,都必須要到北邊的非軍事區才有辦法完成當神奇寶貝訓練員的夢想。而Pokémon Go在南韓大部分地區被禁止,也是因為南韓政府以國家安全因素為由(南北韓關係)對於Google 地圖解析度的限制。雖說Google正透過法律途徑希望南韓放寬關於國家安全的相關規定,然究竟成功機率有多大,不得而知。

CNMap

【以國家安全為理由,中國的地圖不能太精確】

而這些國家會有這樣的考量,除了上述因素外,另外可能影響的因素(特別是中國),可能還包含因為負責製造Pokémon Go的Niantics,其負責人John Hanke之前創立的公司主要是受美國中央情報局的資助,因此Pokemon Go被認為與美國中央情報局有密切關係(其實這也就是如同美國與歐洲許多國家認為華為與中國政府有密切關係而禁止使用華為公司所生產之產品的概念一般,一切已經不再是阿共仔的陰謀,而是CIA的陰謀)。加上在Pokémon Go使用條款3.e. 清楚說明,Niantic會配合法律規範與執法,必要時將相關蒐集之資料交於政府執法單位會第三機構,讓整個陰謀論更塵囂直上。而Google也可以藉此判斷哪些建築物內部是不允許蒐集神奇寶貝,進而判斷這些建築物的功能。雖說美國中央情報局堅決否認與Pokemon Go之間有任何的關係,但相信在沒有更完整的證據或保證之前,中國開放Pokemon Go的機率應該不高。

不只是遊戲的Pokémon GO

我們可以看到Pokémon Go可能不只是單純的手機遊戲,其所能達成的功能,已經超乎一般電腦遊戲或手機遊戲。透過遊戲的進行,神奇寶貝訓練員(玩家)在玩遊戲功能外,也可能同時協助了Google對於建築物內部空間與內容的蒐集。這樣的資訊雖然可能有助於犯罪的偵查,然而其對隱私的侵害也不容忽視。企業如何在這兩者之間取得平衡點,而相關政府機構如何規範企業對於所蒐集資訊的利用,均需要進一步深入的討論。此外,Niantics與美國情報局之間的關係,也可能是成為阻礙Pokémon Go在部分國家推行的阻礙。如何以更有利的證據證明Pokémon Go並沒有扮演情報份子的角色、協助美國情報局進行情報或資訊的蒐集,也是Pokémon Go相關團隊所必須要重視的議題。或許,Pokémon Go遊戲之推出,除了帶給民眾歡樂外,還有就如同神奇寶貝中火箭隊每次出場時的開場白所言一般,扮演著「為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aper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