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團買春去:台灣男與中國女的複雜多元性關係

陳美華 /中山大學社會系

性觀光對一般人來說也許是個陌生的詞彙,但說到出國買春應該就平易近人多了。我是因為過去幾年都在做性工作的研究,從男性消費者口中得知,「現在都嘛直接去大陸,不在台灣玩了」、「俗擱大碗」的評論後,開始留意到台灣男性出國買春的現象,並透過冗長、繁複的協商過程,終於取得跟著買春團前進中國的機會。這篇短文就跟巷仔口的朋友簡要的分享我過去跟隨買春團所觀察到的現象,希望可以讓大家對於習以為常的性/別實踐有深化討論的空間。

CNspring-tour.002

【下川街上以台灣男客為訴求的旅遊廣告,「俗擱大碗」,陳美華攝】 

移動中的男慾地景

我跟的這個買春團是個五人小團,成員中有兩位是單身,其餘三人都是已婚的中年男性。我們撘從高雄出發,抵達澳門的長榮班機,從拱北關入境中國珠海,再轉搭事先預約的小巴士,驅車抵達山咀港,再從港口改撘渡輪到下川島。全程路途遙遠自不待言,比較值得一提的是,從高雄到澳門班機、從山咀港到下川島的渡輪路上,旅客幾乎清一色都是男性。更令我驚訝的是,渡輪上旅客的行李吊牌上標示的是讓人熟悉不過的台灣地名:台南市、嘉義市、台北縣;充耳可聞的盡是台語。爆滿的渡輪上連我在內的女人不會超過十人。有一、兩位女性是下川居民,回鄉探親來了,其他幾名明顯有施粉、打扮的女人據同團成員的說法,是在下川上班的小姐。不斷往返於台灣、下川兩地的台灣男性遊客數目,以及他們往返兩地的頻率都超乎我的預期,我們還在渡輪上巧遇其中一位成員的朋友。他是回下川「探親」的,他的老點愛咪小姐也到港口來接他,兩人再同坐渡輪回下川。下了渡輪,旅客們或撘私車家或轉撘小巴,但他們共同目的都是體驗下川的性觀光。

CNspring-tour.001

【台灣男客去下川買春的路線圖】

 

當下看著擠滿台灣男性的渡輪,我突然覺得人形地景(humanscape)這個詞整個都鮮活起來了。每天,以出國開會、參展、旅遊、參加各類兩岸運動賽事為名,從台北、台中、高雄出發,為了性與慾望而往廣東東莞移動的男性旅客在天際間劃出一條條的人形流動地景,不同的是,這是個基於異性戀男性慾望,以及對中國女性的性幻像所構成的人形地景。伴隨著這樣的性遷移,這些男台灣性消費者和中國年輕女性工作者慣常出入的場域,從旅館、酒店、餐廳、髮廊、桑拿、卡拉ok、沐足按摩中心到高檔夜總會都成為跨國/性交易空間;在這些地方,兩岸男女間的性交易不可免的成為性別、階級、國族政治相互接合、交織的場域。

逛花街之看與被看

在跟團去中國以前,就常有受訪者告訴我:「在那邊〔指中國〕有成千上百個小姐站著讓你挑,你還可以先摸摸看」、「在那邊哦,像皇帝選妃一樣,超爽啦!」之類的話,但始終覺得是受訪者誇大其詞。其次,女性主義的訓練老讓我想著,上百個小姐排排站,被動的供人挑選、品評,滿足消費者享有繁多選擇所帶來的刺激感的同時,小姐們豈不成為男性凝視下被物化的性客體?這些疑問在隨團走訪台灣男性最愛的花街之後,都獲得了解答。

我跟的這個團,經濟能力屬中低階層。經常去的是台灣男客偏好的常平中價位卡拉ok店桃花鄉,以及為了試試高檔酒店而特別去的當地五星酒店。兩者的花街規模與呈現方式不盡相同。桃花鄉的花街每晚都有250-300個小姐左右,小姐一個挨一個的站著,歪斜的行列間,小姐們空出約一個人寬的走道讓性消費者可以游走其間,並近距離的品評小姐以便挑選。每個小姐左胸口都貼上不同顏色的紙卡以標示她們不同的市場價格,上面寫著小姐的花名。小姐的媽咪們,總是在男客眼光落在某個小姐身上之際,就將小姐推出來讚揚她的身材優點,甚至直接將小姐的胸部推到客人眼前。但在五星酒店,花街的排場令人震驚。在可以容納近千人的表演廳中,現場約有450-500個小姐,分別端坐在一排排的椅子上。消費者一樣可以穿梭在行列整齊的小姐之間進行挑選。酒店給消費者數條花圈,喜歡哪個小姐,就將花圈套在她脖子上。

CNspring-tour.006

【網路上隨處可見卡拉ok酒店以花街為號召的廣告】

 女人的性與身體在這兩個不同的性交易空間中都是被商品化、物化的對象,但桃花鄉挪用了相當多當下夜店的元素(昏黄燈光、電音舞曲)來組織花街,熱鬧的氛圍讓人很容易參與其中。同時,小姐們也並非全然被動的客體。站立在舞池中的小姐,不少人主動笑臉迎合客人的目光,但也有不少小姐看到不喜歡的客人直接背過身子,不願撘理客人。換言之,客人在選小姐,但小姐也在挑選客人。相反的,在五星酒店中,小姐一個個被擺得像洋娃娃一樣,面向客人,像商品一樣等待被挑選的場景令我深覺不快。同團成員中,有人認為「這種安排對客人比較好,燈光很亮,看得一清二楚。」「不像桃源鄉那樣感覺比較粗、比較亂」。但一位體型很胖,在異性戀性愛市場相當不討喜的團員阿亮說出了他的不適感:「客人壓力很大,因為你是在看她沒錯,但同時間有更多〔小姐的〕眼睛在看你。」

阿亮的說法凸顯了一個弔詭的現象,明明小姐是擺著被看、被挑的,但客人一一走過小姐面前,要好好看她們的同時,卻得面對她們那一雙雙明亮大眼的反向凝視;(客人)看與(小姐)被看的關係瞬間被逆轉﹣﹣小姐們帶笑的眼睛看似甜美,但又好像在逼問些什麼,「你要選我嗎?我這麼年輕、漂亮,你呢?你是誰,你有資格選我嗎?」尤其是這個高檔次的酒店,和現場穿著時尚的白人以及港澳多金男性相比,來自經濟相對較弱、體型、外貌又不佔優勢的台灣男性,平常用來支撐其男性認同與權力象徵的元素在這個性交易空間中都屈居弱下風。還好半小時之後,男人們可以回到自己的包廂,不用再被小姐們帶笑的眼神苦苦相逼,而被迫必須審視自己在更廣大的男性群體中那絲毫不起眼的位置。

CNspring-tour.005

【仔細看一下瑪哈,感受一下到底是誰在看誰】

男性的愛情勞務

買春團成員究竟想在跨國之旅中獲得什麼,無疑是人們最常見的疑問?我發現,35歲以下的年輕族群,比較傾向於追求性慾的滿足,同時也談到嚐試各種新奇的性實踐,儘可能和各種不同的女人性交等說法。比較令我驚訝的是,已婚中年男性經常表示「想要享受一下談戀愛」的感覺。國外的性消費者研究也不乏強調常客和小姐之間發展出近似「女朋友」感受的現象,但直白的希望在性交易中「享受談戀愛」的說法,幾乎刷新了這類研究的文獻。事實上,即便是那些強調性需求滿足的年輕男性,也多少透露出最好的跨國買春經驗是「雙方都有感覺」,但那經常是可遇不可求。

已婚的買春客想要談戀愛,大都因為他們自認自己的婚姻是一灘死水,毫無生機。於是跨海到中國找小姐,成為感受「戀愛fu」的好方法。而且,這種可以「好好放鬆」的感受絕不是在台灣某地的性消費可堪比擬的﹣﹣「有誰敢在台灣摟著另一個女人,公開在街上走?誰敢啊?但這裏(中國)就可以。」是的,不只是性被商品化,在這裏親密關係也被商品化了,而且,他們強調的是一種可以被公開展示、公開可見的戀情。有趣的是,為了感受談戀愛的fu,小姐和男客都必須積極的投入做愛情(doing love)的實踐;於是乎,我又在這跨國性交易空間中觀察到一些出人意表的異性戀性別展演。

女性的愛情展演

小姐,作為性工作者,照理說應服侍男客,但事實上常常是男人在服侍小姐。他們經常以「老公」、「老婆」或男女朋友的方式相稱,藉由動員這類親密性的異性戀符號系統,(男客)作為男友/老公理應照顧(小姐)女友/老婆,於是雙方開始操演一系列性別化的戀人實踐﹣﹣男人扶她上車、幫她挾菜、陪她唱情歌、找話題和她聊天、喝交杯酒、付餐費、送她禮物;女人則是勸他不要喝太多、偶爾撒撒嬌,不時扮演小鳥依人的嬌弱模樣。這種做愛情的展演在成員安排野外踏青的過程中更是明顯。人們交代女人穿著家常一點,以便看起來像交往中的情侶;一個中年男性,明明不敢坐雲霄飛車,但為了陪他的「女友」玩,只得硬著頭皮坐;還有人明明累垮了,但硬是得陪著鮮少有機會出遊的「女友」爬山看風景。

這些愛的展演與實做究竟是不是愛情,經常是學者們爭論的重點。有人認為男女都是清醒的,交易才是真實,愛情不過是一種體面的說詞;有人認為主體是在操演、實做過程中建立起來的,因而不能說它是假。我的受訪者中,自認為「暈船」、「沈船」的大有人在。愛著卡慘死,男人回台後,透過QQ連繫還不夠,光是國際電話一個月就打了兩萬多塊,每隔一、兩個月就回去一趟「探親」的大有人在。而且,為了怕朋友笑他們「暈船」,都變成自己前往中國。相反的有經驗的老鳥清楚的切割性交易玩樂與親密愛情的界線,也藉此確立他們在買春團中值得效法、崇拜的地位。男人們早晚會從這些甜蜜的戀情中醒來,而清醒的原因也相當的一致。當這類親密關係涉及現實的金錢或物質時,也就是這些關係面臨瓦解的時刻 ﹣﹣例如,她說她老家要修房子、弟妹唸書要錢、父母生病了需要用錢等等。老鳥總是會告誡新手,「那些大陸妹就是死要錢啦,不榨乾你才怪!」「認真你就輸了,攏嘛是用騙耶!」老鳥的告誡大家都不會陌生,像極了我們對本地陸配的評價。這些對慘痛「暈船」、「沈船」的評論不只是婊子無情、歡場無真愛的反映,往往也混雜了多年來台灣主流社會對「大陸妹」的歧視與偏見。

性/國族千千結

做為支持性工作權的女性主義者,做這個研究的過程是高度矛盾的。我很難不在跟團或研究的過程中,看到不同位置的男性的真實慾望,但另方面我對於他們之中某些人常以種族主義式的言論評論「大陸妹」,或抱著「花錢是大爺」的心態感到不滿。事實上,我們今天看待中國/女性/性工作者的方式,也曾經是第一世界先進國家觀視台灣/女性/性工作者的方式。

CNspring-tour.004

【1967年12月時代雜誌登出美國大兵在北投洗温泉浴的照片,在當時也被視為國恥】

早在1960年代,台灣就是美軍性觀光的天堂;一直到2002年,日本出版社印行【極樂台灣】引起國人同仇敵慨的集體國族記憶,相信大家也還記憶猶新。攤在眼前的歷史,逼我們思考一個高度性/別、國族政治交織的課題﹣﹣何以本國女人為他國遊客提供性服務賺進外滙的同時卻被看成是國族的恥辱,而本國男性前往他國買春卻鮮少受到討論,甚或被默許?另外,我們也該開始設想(跨國)性消費者的性倫理,意即建立一個尊重(異國)性工作者的消費環境,以減低性工作者被物化的程度,或避免不當的放大性消費者的權力。這在性觀光全球化的年代顯得越來越重要。

93 thoughts on “揪團買春去:台灣男與中國女的複雜多元性關係

  1. 看完內容 就能感受到 作者有認真的深入跑過一趟!唉~ 夕陽無限好 只是近黃昏!作者可以再深入一點 研究這十幾年的變化!用google 就可以查到很多東西了

    1. 嗯,我確實看了不少,不過大家都找得到,所以我寫些自己的觀察。歡迎分享您的觀察或轉介受訪者。mc153@mail.nsysu.edu.tw

    2. 男人不只是要談戀愛而已…
      而是覺得用錢就可以玩到女人
      比花時間弄上床來的簡單多了

  2. 從性交易的觀點來看,才會感受到女性特別被物化的現象,但在現代社會裡,有哪個人不是被物化的?誠如你所說,小姐們也是用秤斤論兩的方式在看待男客,也不是男客花了錢小姐就願意接待的,更何況男客花了錢還要把對方當公主一樣侍奉,究竟誰是主誰是客? 放到現代社會來看,人們找工作將自己的年齡性別學經歷等全部放在履歷表上供雇主檢視,稍微好運的獲得面試機會,將自己所有的能力讓雇主開出一個雙方都合意的價碼來雇用你,這不也是一種自我物化的行為?
    而文內提到老鳥對於新手切莫沈船的告誡,被您認為是一種種族與國籍間的歧視,我也認為過於偏頗,將對象換為台灣本地的酒店小姐或援交妹,會沈船的人也大有人在,這是不分國籍的。
    事實上我認為更值得探討的問題是,為何這些人要不辭千里,舟車勞頓的跑到對岸去買春?又為何要買春?只是想貪圖一時的魚水之歡,還是有更深沉的原因?如果只將問題歸咎於男人就是有錢愛作怪;好色又犯賤;不想對配偶甚至自己負責,是不會解決問題的 (或者說這對他們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1. 廣島之戀 那首歌 不就點明了~ 或者也可視為另一種RPG

    2. 我同意你說的現代社會各行各業都被物化,所以我在這篇文章中使用物化一詞並沒有貶抑的意思,而是中性的意涵。反娼的女性主義經常將女體的物化看成是萬惡至極,甚或用以作為反對性交易的原因。但事實上,各行業都在被物化,男人凝視女人時也在被對方凝視、也被對方品頭論足。因此,我也不覺得支持性工作的群體有必要去否認女體被物化的問題。事實上,很多身體工作者都必須某種程度把自己客體化才能好好工作;例如,代理孕母、人體模特兒、性工作者也是如此。我討論不同形式的花街組織模式,目的就在於找出比較友善的性工作模式,希望這樣有回答你的問題。

      篇幅的關係,我沒有辦法處理為何我說這是國族政治的課題,但我的資料確實如此。受訪的消費者也在國內消費,但他們談本地和中國女性的方式相當的不同。

    3. 非常認同.作者做為一個女權運動者.其觀點與立場並不客觀.或是說.這篇文章只是一篇報導.他並沒有深入分析這個性產業的供需主因

  3. 非常有意思的研究!令人有很多省思
    不知道能不能順便分享一下最後一張照片TIMES的期刊數
    想去找來延伸閱讀一下,謝謝!!

  4. 美華這個厲害,比喝花酒的還更「身歷其境」。2010我和男友到柬埔寨渡假,以為是按摩屋,結果誤闖屋後一群「櫉窗裡展式的女人」!至今,我的朋友,還不斷說,他生平第一次「買春」,就是女友陪著去。Lancaster大學有博士生做泰國、加勒比海國家以及巴里島的性交易研究,從西方白人女性來切入,也很有意思,可以參考看看!謝謝做這麼「春光無限」的研究!

    1. 謝謝你的回應,如果找得到資料的話,我會找來讀讀看。

    2. 我是大傳所畢業的 對您說的這篇論文蠻有興趣
      不知是否有詳細點的關鍵字可進一步搜尋

  5. 對於這個議題,我的看法和作者不同。作者明顯對於女性商品化感到不舒服,並且似乎有點讓人感覺這些女性之所以商品化是因為男性沙文主義的緣故。但我想提出不一樣的觀點。

    1.為何這些女性甘願商品化?事實上,走訪中國內地,會發現村莊中普遍學歷不高。但青壯的男女基本上卻也都外出工作。他們從事怎樣的工作?通常男性是做粗活、或是違法的摩D,而女性通常就是K房、髮廊、按摩店、甚至桑拿。這些人沒有能力受更好的教育,在生活上無法單靠正常方式謀生、養育小孩,因此才造就中國這麼多的性交易從業人員。而和一般工作相較,這些性產業從業者的薪水也比一般勞工來的高上數倍,因此才會吸引許多人從業。

    2.為何有需求?除了男性本身就有的性需求以外,更重要的是在中國,這些地方是招待達官顯要好用的地方。許多人以這些性交易的場所培養人脈、談生意。加上中國廣大的市場,這成了中國特色的商務場合。

    3.雖以中國法律而言,這些場所不得從事性交易,但由於中國的官商勾結,許多官員對於這些事情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偶爾對於幾個比較不聽話(或是斷人財路)的場所進行突擊檢查,其他的則繼續縱放。這也造就了這個產業在中國的蓬勃發展。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官員也收受了不少好處。

    在中國的性交易產業中,需求方滿足到了談生意的需求,官員、老闆得到好處,從業人員得到了比一般工作來的高的待遇。我個人認為性產業的興起,最重要的原因是官商勾結及高度貧富差距,以及中國的道德觀(為賺錢不擇手段、對性的忌諱等)所致。

    1. 非常謝謝你的回覆。

      女性的性與身體被商品化的問題確實是女性主義在討論性產業、性工作時必須面對的課題。我比較不同的花街組織模式,就在於指出有些花街的呈現方式令人不快,但有些讓客人和小姐都可以比較有主體性。

      我同意中國很多的性工作者大多是在資源有限的情形下選擇進入性工作,而這個產業比起諸多她們可得的工作,也是讓這些女性可以獲得較好工資、工作時間也比較彈性的行業。我先前做台灣性工作者研究時已處理過這方面的辯論,同時中國性工作者的研究也提供了相同的論點,所以我就沒有再重覆這些討論。此外,因為無法長期在中國蹲點研究,也難以隻身進入中國性產業進行小姐的研究,所以在此著墨不多。
      第2、3點的觀察我也都同意,同時也與華裔人類學家Tien-Tien Cheng對天津性產業的研究一致。話說回來,這個現象在台灣也適用,也就是我們談了不少的喝花酒現象。

  6. 很有趣的一文,可以跟美國學者Yasmina Katsulis 在Men and Masculinity 發的一文 ”Living Like a King”: Conspicuous Consumption, Virtual Communities and 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Paid Sexual Encounters by U.S. Sex Tourists. 以及專書”Sex Work and the City: The Social Geography of Health and Safety in Tijuana, Mexico,” Austin: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09).相輝映。大家可以借來看。

    1. 我讀過Katsulis,但還沒讀這書,非常謝謝你。

    1. 嗯,下川只有三條街和一個美麗的沙灘。當然可能只是為了到海邊玩而專程來的,但是三條街上都是色情行業,中國各省和港台遊客多是來體驗性交易的。

  7. 我提供一個我在印尼的經歷.
    之前常在印尼作田調,認識許多朋友.泗水那裏有個城被我當地的朋友說成是全亞洲最大的紅燈區,她帶著我騎機車一路四處看.那些櫥窗式的美女娃娃數量非常可觀,很多小姐無聊到在玩手機等客人.不過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的階級劃分:剛開始我們在晚上騎過一段墓園,有些女性/變性人就站在墓園當中,不仔細看真的會受到驚嚇,在黑暗中撐著傘站著…..還有些賣飲料的小攤子營業根本沒燈,但其實這是他們的召妓貧民區,沒錢的就往這裡找小姐,或許在墳墓旁邊就交易了.
    另外一個是在日惹,因為我是女生所以要包得緊緊的.晚上往火車鐵軌走去有很多人在那裏遊蕩,男生,女生或變性人,鋪一條布在地上按摩,賣茶的也有.他們也在那裏找尋交易或被交易的對象.有趣的是火車若是開過來,大家便會自動散開,火車一走大家又若無其事繼續在黑暗中遊蕩…….
    我不是研究性別議題的,單純提供故事.

    1. 非常謝謝你的故事。性產業在各個國家幾乎都是高度階層分化的,在台灣、中國也是。在中國,髮廊就是比較低消費的地方,消費者大都是民工。就我所知,也有跨性別性工作者族群為男性提供性服務。

  8. 看了您的大作,的確是存有這樣的狀況..
    但個人以為,應該把時間花在值得”研究”的地方,這樣的研究似乎不很需要.

    1. 這樣的研究哪裡不重要?
      你要不要列舉哪些是「值得研究」?

      光是從錢來講,這麼一大批「遊客」帶來的收入,在經濟上會有什麼影響就可以研究了。
      更不用說你看不到的心理學,社會學層面。

  9. 據目前經驗 去大陸酒店的國外旅客 已經從台灣客變成幾乎大部份是新加坡 香港 馬來西亞 韓國人的天下 他們出手之大方已經是台灣人所比不上 而且他們去玩的大部份是30多歲年輕人 不像台灣都是歐吉桑去 因為台灣的經濟只能讓年輕人領20幾k 沒辦法出國喝酒揮霍 欸…. 連那邊的小姐都歡迎新加坡的貴公子 而不再是台灣男子漢了

  10. 這十年我跑遍了珠三角一帶,妳看到的只是一小塊縮影而已,更何況下川已經沒落了,去的人社會地位普遍不高。我去的地方多在高檔次的酒店,裡面遇到的台灣人多半都是中小企業老闆,老師,公務員或者年輕白領階級等等,這些人暈船的比例相對偏低,但也是像候鳥一樣定期報到。

  11. 可看一下 一路向西
    這部片子, 內容和作者寫的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更貼近男人的心理

    1. 很寫實的一部片 但談的是桑拿的部份 是少了ktv房選秀及生活的描寫 聽說有一部新片叫 媽咪 有描寫到k房生態

  12. 一夫一妻制已不合時宜 這是近100年西方來的產物 在民國之前中國每個年代都是一夫多妻 支持要廢除一夫一妻制

  13. 看完後有個疑問,這樣的研究在解決什麼問題?是希望我國學下川島?還是如何防止台灣人去那?抑或單純了解去那裡買春人的心理狀態?下川島的性產業狀況?如果是以上,那google都找的到.

  14. 又在浪費納稅人的錢作無聊的研究。如果是自己出資,就會再審慎考慮吧!

  15. 作者只不過跟五個中下階層的台灣男,去了一次廉價、落後的地方,就自以為是,大放厥詞,真可笑。
    1.只有年紀大的電腦白癡才會跟團啦,台灣人在對岸搞「網站」,當「導遊」的滿滿是,過去十年,這才是主流。
    2.請問作者,有大量訪談這些性工作者嗎?鴨個都某,那又如何得知她們的想法?所以說,就是臆測,從沒看過做研究是這樣草率敷衍的。
    3.台灣人會到對岸嫖,是因為女人便宜,CP值高,近幾年,大陸經濟提升,便宜的因子已逐漸消失中,假設有一天,大陸比台灣昂貴(很多地方都已經比台灣貴了),請問作者,您認為台灣人還會買機票去大陸談戀愛嗎?
    4.請問作者,你有嫖過嗎?或被嫖過嗎?這篇文章,比隔靴搔癢還不能止癢,這就是台灣學者的素質。
    5.下川十幾年前確實很紅,只不過現在早已變成微不足道的地方,所謂以管窺豹,只見一斑,現在的夏川,連斑都稱不上,真要做研究,應該要以年代為軸線,畫出廈門、珠海、東莞、深圳、上海等地方,逐一探訪,大量採樣,訪談人物至少要有性工作者、媽咪、圍事、當地台灣「導遊」,而不是只有五名中下階層嫖客就滿足。探訪地點除了應召站,還有夜總會、桑拿、酒吧、足浴、餐廳、台灣人開的商店等等。
    6.年前,水果日報曾有一女記者,到台中金錢豹酒店勇闖虎穴,擔任一晚陪酒妹,心路歷程寫成報導,通篇看完,兩字概之:膚淺。今日看完陳美華學者之大作,唉,亦不惶多讓矣。

    1. 真的是用講的比較快!!台灣更多充斥的是嘴砲族~

    2. 1. 人家研究買春者然後你問有沒有大量訪談性工作者XDXDXDXD
      2. 因為沒嫖過也沒被嫖過所以就是隔靴搔癢,同理,我們應該反對一切研究者年齡低於60歲的老年研究、研究者沒殺過人放過火的犯罪學研究、研究者沒有變成慧星的天文學研究XDXDXD
      3. 看那個第五點,就跟「大量訪談性工作者」一樣,也可以看出你根本不知道作者要研究啥。
      4. 對著blog說膚淺且自鳴得意者,唉,都不知道該找哪兩個字來說你了XDXDXDXDXDXD

    3. 什麼時候可以看到
      「小西年紀小,又不是 電腦白痴 」 的報告呢?
      就如你所說
      以年代為軸線,畫出廈門、珠海、東莞、深圳、上海等地方,逐一探訪,大量採樣,訪談人物至少要有性工作者、媽咪、圍事、當地台灣「導遊」,而不是只有五名中下階層嫖客就滿足。探訪地點除了應召站,還有夜總會、桑拿、酒吧、足浴、餐廳、台灣人開的商店等等

    4. 完全同意你的看法,台灣很多做研究的是以話題性為導向,研究結果往往只是吸引讀者,缺乏深度及參考價值。

  16. 老師,不知蘋果那邊得刊登有徵求過您的許可嗎?
    正所謂夏蟲不可語冰,蘋果那邊刊登這一篇以後大量的誤解及自以為是謾罵言論充斥
    看了很替老師感到不值

  17. 在1967年12月時代雜誌登出美國大兵在北投洗温泉浴的照片後,蔣經國立即下令關閉北投的特別行業。結果台北市開始遍地開花,從南京西路圓環周邊酒家到處都是,仁愛路中廣對面喝咖啡選美…後來大力輔導賣春女轉業,結果全省理髮店成了暗藏春色的場所,賣春產業更發揚光大。立法院通過了「社維法」真的「色違法」,內政部長也「涉違法」。色情專區都沒有設置就開始執行娼嫖雙罰,有違憲嫌疑。建議陳教授 要帶應屆畢業生組團去下川島見習並寫報告與畢業論文,這樣會比較有實戰經驗,論文會比較精彩。才不會只有紙上談兵亂寫一通。

  18. 1.這沒啥好去研究的且不需也不值得去研究,不是我反對此生態與現象,說穿了就是情慾與金錢的需求與供給罷了,這是人類的本能,只要是男人身體健康有吃飯就會有性慾,這與物不物化女性或男性無關!
    2.若真要研究重點應擺在如何防治性病或愛滋病及性行業的管理等問題,而不是去研究買春的過程.心態.動機.感想…這對人類一點幫助及意義都沒有!

    1. 你不喜歡「研究買春的過程.心態.動機.感想」這類研究就不要看,但那並不表示陳美華老師的研究沒價值,我覺得這篇研究論文比研究怎樣防治性病實在有趣且好看且有意義太多太多太多。

    2. 我覺得很有意義啊,我現在比以前多瞭解我家樓上大叔一點,也比較知道怎樣勸大嬸了。
      我覺得人和人的相互理解是很重要的事。

    3. 情慾與金錢的需求與供給罷了,這是人類的本能
      說的太好了! 人類千萬年來一直都是這樣,這文章只能說是討論,離研究太遙原遠.

  19. 果然引來一些抓不到重點或內文都不看只看蘋果就發言的北七…也難怪一堆人不想俗民化自己的報告。

    1. “有沒有意義”這點,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專家在那邊亂放話。看了實在很好笑
      更別提用嘴巴去指導別人該做啥研究,更是岳飛打張飛般的傲慢

  20. 感謝老師分享研究成果,我也是看apple來的。作為基督徒,大家知道是反對嫖妓的,但我認為在反對之前,有必要先了解從事性產業者的生命故事,嫖與被嫖的成因、脈絡、心聲、當事人深層的需求,而非一味地反對。
    就如上面小西建議「性工作者、媽咪、圍事、當地台灣「導遊」,而不是只有五名中下階層嫖客就滿足。探訪地點除了應召站,還有夜總會、桑拿、酒吧、足浴、餐廳、台灣人開的商店等等」
    我也期待老師的研究可以繼續深入下去,讀者拭目以待:)

  21. 台灣的養生館充滿中國籍按摩女,假按摩,真賣○,大家都月入10幾萬台幣,為何台灣男人就是喜歡用買的?

  22. 光是點出性工作者不被尊重的問題,這個研究就有其價值存在。問題就可以繼續延伸下去,何以性工作是一種不被尊重的工作,要被貼上許多標籤?我的想法是,這行業總是暗喻著疾病,疾病又帶來死亡。但會導致疾病帶來死亡的工作,難道只有性工作嗎?台灣早期的礦工,不也往往得到與呼吸道有關的疾病,最後憔悴而死?兩者這同樣為位屬社會底層工作,為何性工作卻受到更深的歧視?希望大家要保持懷疑的想法來檢視自己,一句不值得不需要就打斷整個追問,那只會使我們看不見盲點而一錯再錯。

  23. 我知道,不管是已婚的還是有女友的,去過大陸的台灣男生百分百買過大陸女生,而且經常去的百分百有大陸女友。

    1. 粉抱歉!講事情,不可太武斷,我去過大陸三次,兩樣都沒有.

  24. 很快的看了這些文章。想是大家都是想要了解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在地下」不為人知的事情一直發生。
    其實說真了,我的體會是:→人性吧。男人,女人。金錢,需求,生活,努力,簡單,辛苦。
    真的重點是→在所有所有的過程(性交易)中衍生的「反應」(買方及其關係人、賣方及其關係人)
    也就是「結果」。才是真的重要的。

  25. 春色無邊~上至皇帝達官貴人~下接販夫走卒~只要是”人型動物”無不有所需求!!先天慾望搭配後天貧貴變化多元~也只能各取所需~~既生為人型且有”禮”相縛~層次更是錯綜複雜~不是短短數頁就能道盡”性”之千百態@@~失禮~失業~失金……只要有所失~”性工作權”這種與生俱來的本性自然就搬上檯面(不管男/女)~現代文明社會深知”惡”源所在(夏娃的蘋果)試圖圍堵管制~殊不知”黑夜是永存的”~這種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作法似乎比做民調還糟~人性絕不是三言兩語就能概括的.

  26. 天啊….. 人家好不容易、辛苦地把自己的研究,用簡單的話翻譯成較平易近人的文體,也捨棄掉枯燥無味的理論討論,想說能夠分享研究成果給社會大眾….. 結果呢? 有人以為好似看得懂這篇文章(我倒是滿懷疑是不是真的看得懂還是自以為看得懂),然後就覺得自己是大社會學家了……..

    1. 因為「社會」這兩個字看起來很簡單嘛。不過能激發這些反應其實還是蠻值得高興的。「看起來簡單」是個打開對話的重要特質,而且不是每個學科都有的。

  27. 這個就是我們的教授與學者嗎
    下川島已經爛掉了 很久之前就有人討論過
    台灣男與中國女的複雜多元性關係
    這是啥標題……..我想都已經過時了
    不過是男女 誰喜歡出來賣 還不是為了錢
    套句周星馳在電影說過的一句話~~~~如果人民有錢,誰還願意當乞丐
    天下文章一大抄 連照片都是舊的(除了第一張)
    只不過 從網路上面剪剪貼貼
    就可以當做一份類似出差的報告嗎
    蘋果在以前就有報導過這一系列 台灣人到大陸買春去
    你如果真的是社會系的教授 應該放下你的女人觀點
    要從台灣為啥不設風化區 下去作討論
    注意 是風化區 ~~~代表男女都可以去
    台灣的政府太假 人民太假 已經習慣活在虛假的社會裏
    是安逸 還是惰性 唉~~~~我不是教授 難道卻看的比教授多嗎

  28. 有那個男人賺錢是為了世界和平的?
    台妹要放聰明一點,台灣男人去大陸繳台幣,
    外國人來就是吸乾他們的美金!!!

  29. 真是無聊的調查.
    洋人都去泰國買春.
    也是大剌剌的當街相吻愛撫.
    標題應該改為西洋男人與泰國妹的性關係..

  30. 2個觀點
    1.據目前經驗 去大陸酒店的國外旅客 已經從台灣客變成幾乎大部份是新加坡 香港 馬來西亞 韓國人的天下 他們出手之大方已經是台灣人所比不上 而且他們去玩的大部份是30多歲年輕人 不像台灣都是歐吉桑去 因為台灣的經濟只能讓年輕人領20幾k 沒辦法出國喝酒揮霍 欸…. 連那邊的小姐都歡迎新加坡的貴公子 而不再是台灣男子漢了

    2.一夫一妻制已不合時宜 這是近100年西方來的產物 在民國之前中國每個年代都是一夫多妻 支持要廢除一夫一妻制

  31. 很複雜的情緒,既像旁觀者又像參與者,猶如受害者,亦是加害者,在心理上是智者,終究在生理上是愚者!

  32. 下川島~已經不是台灣人過去尋歡作樂的地方了
    他的黃金時期應該在五六年前已經過去了
    目前最火紅的地方應該就是ZH,CP,CA,DS等地了!!!

  33. 此外~現在因為台灣整體經濟的關係
    在對岸小姐間已經快被列入不歡迎的名單中
    因為有錢的星馬大軍~小費給起來不手軟
    在那個明買明賣的地方,誰不想多賺點錢呢?
    唯一佔優勢的地方,應該只剩下語言和文化的相近

  34. 以一篇將小姐反轉為交易主體的研究文的確是滿有趣的。
    但在本文以經驗反思為主的幾個重點下,像是跟的團大部份男客是中下階層、以及小姐和戀愛客的交易\主體轉換關係中,其實更多不是在酒店裡進行的,但作者對這部份似乎著墨不多?我覺得有點可惜。

  35. 可惜了~
    只有遣詞用字像是學者,內容則空洞到不行,有看等於沒看,看不到任何研究成果……
    不看研究成果只看描述也與現況有很大的落差
    可惜~可惜~
    看完那幾張照片就可以end了…..

  36. 真正戀愛的感覺是兩情相悅。用錢買的戀愛的感覺就是商品。誰不知道去買春不是只有性發洩而是也有女人撒嬌聽話,跟客人玩遊戲的成分? 這還用研究? 是學術界一點最基本的資料都沒有嗎?
    當然當女方要求私生活支援的時候會被看破,本不在交易協定之中嘛!
    本來交易的時候就不平等看待,消費的人認為我買你的服務,當然服務變相的時候會有歧視語言。
    這題目答案太明顯,尤其是對男性而言,沒有貢獻社會新知的價值。
    老師我挑戰你去選一個國家的 swinger clubs 來研究,那裡更複雜而且是不想去叫雞的人。

  37. 歷史層面也應納入研究範疇

    畢竟這種行業不是這幾年興起的

  38. 這個人在亂說的..這篇文章我在網路上找找資料後,,我也可以寫,,

  39. 以我的年紀25歲上下,要是有機會,說真的會想去看看,對我而言實在是太過新奇了,但是也感到心酸,試想要不是環境過於困頓,哪會有女孩子(大部分的)心甘情願去販賣自己的身體,以上。

  40. 下川島這地方,我95年就去過第一次,當時也暈了船,回來國際電話也打了不少,後來陸續去了三次,感覺這地方沒了新鮮感,台灣人現今很少人去了,你這一兩年才去做研究其實都沒個準,大陸姑娘就那個樣,身為學者你要是個男的,肯定你的感受特深的.

  41. 話說我看了”一路向西”該電影只點出了所謂的”皮
    這篇文章呢?連毛都摸不到,等你有深刻體會到,就知道我在說什麼,
    類似這樣的文章(說研究太over了),網路比比皆是.

    1. 真的能講出內容的,站出來就會抓去關吧
      太合法的,又摸不到經髓

      相當難阿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