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符合大學轉型正義的「退場機制」

戴伯芬 /輔大社會系教授

從1990年到2011年,大專校院的數量從46所快速增加到162所,大學生人數也從15萬增加到125萬,形成「縣市有大學,人人都是大學生」的臺灣奇蹟。大學師資增加追不上學生擴張速度,讓臺灣高等教育的生師比在16個OECD國家淪為倒數第一,甚至比不上中國(參見表一),加速臺灣高教品質的惡化,更降低臺灣高等教育的競爭力。

表一  各國生教育師比

pofen01

資料來源:2010年經濟合作發展組織「各國教育概觀」(Education at a Glance, OECD Indicators 2010)。

大學擴張的結果帶來學歷通膨,2011年大學以上失業率達5.18%,居所有教育程度之首。教育在最高與最低五等分家戶收入差距從1998年的8.7增加到12.3倍,教育消費支出擴大了家戶逆所得分配,也讓貧困學生與家庭陷入更嚴重的學貸負債

隨著大學組織與規模的擴張,教育資源變相投入校地擴張而非人力資源培育。2004年到2011年間,大學校舍面積從2245.6公頃,成長到2585.4公頃,成長率15%;校地面積則從5710.8公頃,成長到6688.5公頃,成長率為17%。相對地,臺灣的大學專任教師的人數從2008年50,078人降到2011年的48,641人,人數減少1,437人,下降率達2.8%。

當前臺灣高等教育所面對的不是少子女化危機,而是高等教育擴張失控與資源誤置的問題。隨著人口少子女化的趨勢,在高等教育經費與師資不變的情況下,每位學生平均可使用的教育經費及每位教師可分配的研究經費都將大大提高,已然惡化的生師比也會獲得改善,屆時少子女化將會成為改善高等教育與地方再發展的契機。

因此,大學轉型再發展的目標在於如何有效調整與重分配教育資源,應考慮以下原則:

1.大學轉型前提為提昇高教品質與滿足社會人力需求,非大學劣質化與技職化。

2.高教政策調整的目的是保障學生受教權及入學機會平等,非為保障學校續存,也不應為補貼財務缺口而放任大學合併、展業與調漲學費。

3.校地轉型再發展必須建立在地方發展、土地權屬重分配與土地稅制改革以及符合環境正義的國土計畫基礎上,非為保障教育成長聯盟與地產階級的利益。

4.專業師資人力資源轉銜是原有大學人力資源、空間與設備的活化利用,非大學教師解僱的合法化,也非為了精省人力成本。

pofen

圖一  符合大學轉型正義的「退場機制」

 

為確保大學轉型正義,促成臺灣高等教育資源再調整,大學「退場機制」必須建立在大學轉型的公民審議與執行基礎上(如圖一),有意退場的大學必須建立一個「大學轉型再發展委員會」,超越教育本位的思考,納入教育部、地方政府[1]、教師會及教師工會、學生團體、公民團體與環保團體的多元聲音,共同監督大學轉型與再發展可以切合地方發展需要,並保障學生的受教權、教師勞動權,讓閒置大學人力資源、空間與設備發揮再利用效能,同時轉型過程也必須考慮土地正義議題,落實環境永續發展。

====

[1]學校法人解散清算後,除合併之情形外,其賸餘財產之歸屬,依下列各款順序辦理。但不得歸屬於自然人或以營利為目的之團體:
一、依捐助章程之規定。
二、依董事會決議,並報經法人主管機關核定,捐贈予公立學校、其他私立學校之學校法人,或辦理教育、文化、社會福利事業之財團法人。
三、歸屬於學校法人所在地之直轄市、縣(市)。但不動產,歸屬於不動產所在地之直轄市、縣(市)。
直轄市、縣(市)政府運用前項學校法人之賸餘財產,以辦理教育文化、社會福利事項為限。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aper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建立符合大學轉型正義的「退場機制」

  1. 半島鐵盒 says:

    想請問為甚麼隨著大學組織與規模的擴張,教育資源會變相投入校地擴張,還有大學校地轉型的用意是甚麼??

    • Anonymous says:

      校地轉型應該是指,在學校轉型或是精簡之後,用不到如此大的校區。
      而校區土地可能會被董事會或財團分食,但由於這些土地在理論上應屬於公共財。
      故必須透過合理的監督,才不致於土地落入不公平正義的分配,必經有些學校的土地當初可能是透過社會捐贈,或是因為學校用地低價購入的。
      以上為個人淺見。

  2. wu says:

    大學退場轉型是必要的, 來自國際因素的是全球大學競爭資本越來越高, 目前高教資源過度稀釋, 導致高端研究教學資源不足無法競爭, 另外國內少子化而且高等教育人才已經飽和,沒有二十年前的龐大需求量. 目前產學之間的學用落差以及民間需求仍然很高, 假如可以藉由大學退場的機遇, 將校地轉為產業研發合作實驗室或者智庫, 以及新創企業孵化器, 合作開辦社區大學提供教學以及副學士學分學程等學位, 完整的校園場地不但可以巧妙的再利用, 最低程度調整結構, 並且將為社會帶來巨大動能順利帶動產業轉型, 巨大的衍生就業人口, 當然這些大學退場的資源也可以轉為社會福利機構…而這樣子大學土地公共財分配利用也合乎正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