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身體性:服務與文化產業的性別與勞動展演

【張晉芬/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陳美華/中山大學社會學系】工作幾乎都是透過不同的身體部分來完成的,但除了職災和職業病之外,學術界其實很少討論身體和工作之間的關係。例如,護理師、看護、居家照顧服務員都是在執行照顧工作,但為什麼清一色幾乎都是女性呢?美髮設計師、美容師都是滿足人們追求美麗、時尚的行業,但為什麼她們也被要求穿戴時尚,甚至必須是美的代言人呢?再者,前述這些工作者又是如何透過各種身體技藝的學習,才能從職場菜鳥變成熟練老手?這些問題凸顯了「工作」其實已經不只是勞務輸出、把事情做完而已,而是進一步地在篩選產業自身所界定的合宜、適當的身體;而且這種身體篩選的過程也經常和既定的性/別體制息息相關。思考工作、性/別和身體之間的關係正是本書關注的主題。

青少年維繫友誼的方式,男女大不同

【楊天盾/中央研究院社會所】學者John Gray形容男女好像來自不同星球的人,男生是火星人,女生是金星人,並不是彼此之間不願意溝通,而是彼此之間互動或溝通上,常常有講沒有通,對於關係的需求與詮釋也不一樣,這本書的描述,發現女生更在乎的是關心、了解、認同、安慰,而男生更在乎的則是感激、讚美、肯定、鼓勵。似乎男女在社會互動的交往過程中,對於關係的解釋,以及關係對個體所帶來的價值、意義與感受是不同的。

Featured Video Play Icon

謝謝你,A君,讓我學會了愛

【廖珮如 /屏東科技大學通識中心】 這些年我上性別的課,如果真要提起葉永鋕,我總要在課前做足心理準備,告訴自己不能哭。但我從來沒有成功,每次影片看完我就情緒滿溢。那是因為,我總會想起這樣一個人,A君。

支持同性婚姻平權與性別平等教育

「臺灣社會學會」是由社會學、社會工作、社會福利與社會政策等相關領域之教學研究人員所組成的學術團體。我們呼籲社會各界在11月24日對公民投票第14、15案,投下同意票,並對反同公投(第10、11、12案)投下不同意票,以督促立法院修民法保障婚姻平權,並持續於各級學校推動性別平等教育。

培力性別化的身體為主體:拳擊培力課程的性別觀察

【廖珮如/屏東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在 NGO 的工作現場常常聽到「培力」(empowerment;中文或翻成「充權」、「賦能」)一詞,社政系統也慣常使用「培力」來指涉他們提供的服務,不同的專業領域都會使用「培力」來作為實務操作的基礎概念。在國際發展的領域裡,「培力」一詞往往指涉經濟援助,且常常被視為不容質疑的好事。即使是流行文化或營利導向的商業模式也會使用「培力」、「賦能」這樣的詞彙,或類似「給予女性能量」或「賦予女性力量」等用語。

日常生活裡的「做」性別:想很多的俗民方法論

【勤定芳/英國約克大學婦女研究】家中來了兩位客人。一大一小,一成年一稚齡。我們一起坐在客廳聊天。稚齡的客人盯著我瞧了我一會兒,對著我問:「你是男生還是女生?」身為奸巧難鬥陣的大人,我忍不住回問:「那你覺得我是男生還女生?」對方停頓了兩、三秒,說道:「我覺得你是女生,可是因為你留短頭髮,所以我也覺得你是男生」。

智能障礙、性/別歧視以及隔離式機構共謀下的集體性侵

【陳伯偉/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周月清/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陳俊賢/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張恆豪/台北大學社會系】日前,花蓮縣美崙啟能發展中心爆出疑似男性主管對機構內女性智能障礙者性侵事件,引起外界震驚。歷年來類似事情一再發生,究竟集中型機構式服務模式出了什麼問題?現行體制存有哪些疑慮?防範女性智能障礙者遭受性侵的同時,我們又該如何保障她們被剝奪的情慾空間與性健康權?這些問題值得深思。

身心障礙者的現實生活:從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談起

【潘佩君/高醫醫學社會學與社會工作學系】2003年6月21日,一位唐氏症約莫三十多歲女子,在麥當勞排隊買冰淇淋,卻被店員打電話報警,說店裡有一位流浪漢在咆哮。當警察來到麥當勞的現場,卻發現與報案內容不符,而且在旁一同排隊的民眾都說並沒有咆哮這件事情,最後由店長出面道歉。

書寫身體與結構:給我共生演化的同伴

【張君玫/東吳大學社會學系 】「我害羞的時候,小小的心會裂開,我心裡想的很多很多事情就會掉下去,到心靈的河流裡,都看不見了,只有害羞,飛了起來。在我的心上。在岸上。」這是女兒在小學二年級時對我說的話,如今她已經長成可愛的少女。從她吐露第一個字開始,我就常紀錄她的話語,想著其中的意義。我們心靈的河流是如何形成的?是不是依然清澈?是不是還擁有豐富的生命?是不是可以在不停歇的生態循環中永遠流動?

該「廢止同志教育」還是「停止異性戀教育」?推翻不平等性階層

【陳美華、陳家平、許姮安 /中山大學社會系】日前中選會通過三個關於反同的公投提案,引起所有關心性/別運動者的高度關注。在這波的討論中,有些討論是環繞著公投法的制度設計而來的,更多的討論則是這三個反同公投提案恐進一步延宕同性婚姻入民法的進程,甚至重挫過去二十年來民間團體致力推動的性/別平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