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座與否誰能料?文創市場需求不確定的風險與機會

【李令儀/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今年春夏以來,全球影迷間討論度最高的電影,莫過於漫威影業(Marvel Studio)出品的超級英雄系列《復仇者聯盟4 》,不但票房一再刷新紀錄,也贏得影迷的口碑。類似《復4》這樣集結暢銷原著、大卡司、大製作、廣大漫威迷和系列續集等諸多條件的作品,看似就是掛保證的賣座片,然而,高成本的大製作電影要賣座真有這麼理所當然?去年「星際大戰」系列外傳電影《星際大戰:韓索羅》,就是現成的反例。《韓索羅》不但登上娛樂新聞網站 The Wrap「2018 十大電影票房毒藥」排行榜,也未能守住「星戰迷」的基本盤,成為歷年來賣座最差的星戰系列電影。

社會科技系統中的想像與合理性

【楊智元/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PTT 常見的熱門文章中,有一類型就是在探討臺灣到底算不是算是「先進國家/已開發國家」,還是只算一個「後進國家/開發中國家」。STS(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研究告訴我們,這樣的爭論之所以常常會出現在大眾討論的版面上,正是在於一種根深蒂固的社會科技想像──沿著科技發展來衡量自己並且想像未來。如果回顧科技政策與戰後臺灣發展的文獻,一個非常鮮明的討論軸線會浮現出來:我們該如何做才能夠追趕上西方先進國家?該如何進一步的發展自身的社會、經濟與工業?簡單來說,我們該如何進行「現代化」的重要工作?可以說,關於現代化的追求與後進國家的自我認同,形成了我們在戰後五十年內重要的人文社會科學討論的基本調性。更具體的來說,在「科技發展」的議題上,更是居於主流論調的地位。其實這樣的現象並不只限於臺灣,韓國鄉民也很喜歡問相類似的問題。舉例來說,韓國在戰後發展的歷程,也喜歡將科技的發展等同於工業的進展與技術面的進步,追求一種以國家總體作為單位的「發展」與「進步」的觀點。瞿宛文將上面這種以「落後的羞辱感」所映襯出來「集體追趕的衝動」稱為「發展意志」。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上,我們很能夠理解社會科技想像(sociotechnical imaginary)的存在——它是那些渴求、嚮往的想像,經由科技而「經濟要發展、工業要現代化、社會文化要進步」,成為了跨越政黨組織與社會團體藩籬的共通語言。這是戰後臺灣社會在進行討論與彼此對話的時候,不可或缺的語言要素,也是在進行政治宣傳時,往往能夠勾引民心的響亮口號。

工作的身體性:服務與文化產業的性別與勞動展演

【張晉芬/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陳美華/中山大學社會學系】工作幾乎都是透過不同的身體部分來完成的,但除了職災和職業病之外,學術界其實很少討論身體和工作之間的關係。例如,護理師、看護、居家照顧服務員都是在執行照顧工作,但為什麼清一色幾乎都是女性呢?美髮設計師、美容師都是滿足人們追求美麗、時尚的行業,但為什麼她們也被要求穿戴時尚,甚至必須是美的代言人呢?再者,前述這些工作者又是如何透過各種身體技藝的學習,才能從職場菜鳥變成熟練老手?這些問題凸顯了「工作」其實已經不只是勞務輸出、把事情做完而已,而是進一步地在篩選產業自身所界定的合宜、適當的身體;而且這種身體篩選的過程也經常和既定的性/別體制息息相關。思考工作、性/別和身體之間的關係正是本書關注的主題。

個人如何(不)能替自身健康負責?: 從 Barbara Ehrenreich 的晚期著作 Natural Causes 談起

【黃華彥/東華大學社會學系】自從民國七八零年代,臺灣社會的主要死因,便從急性病(腸胃炎)和傳染病(肺炎),變成慢性病(癌症、腦和心血管疾病、糖尿病、肝病等)。弔詭的是,雖然我們似乎接受生物醫療在控制慢性病上能力有限,但我們卻也同時越來越強調個人預防和治療慢性病的責任。這種「健康的個人責任理論」(individual responsibility theory of health),或是 Robert Crawford 帶有貶義稱之的「健康主義」(healthism),是立基於一種信念:我們可以透過「健康生活方式」(healthy lifestyle),包括飲食控制、運動、避免菸酒和非法藥物、保持正面情緒和思考等等各種健康實作(health practices),啟動我們身體內部—特別是免疫系統—的「自癒力」,以得到預防和治療慢性病的效果。健康的個人責任理論宣導者,一般強調自身相對於生物醫學之「身心二分」以及「治標不治本」的優越性,稱自己為「整體」、「自然」、「系統」、「身心」醫學。健康主義支持者對於自身醫學思想以及療法之信心,只要去逛一下書店健康保健區瀏覽一下書名,就可清楚得知:「無病時代」、「過敏一定治的好」、「心轉,癌自癒」、「打造不老血管」、「吃錯了,當然會生病!」等等。

反思自我、換位思考:臺北大學社會系 2019 小畢典致詞

【陳韻如/臺北大學社會學系】各位即將畢業的同學,各位家長,各位老師,大家好。每年在這個時刻,我都可以感受到即將進入人生另一個階段的學生是多麼的不安。對於未來的各種想像讓你們充滿期待,但也為你們帶來許多的焦慮。不可否認的是,你們這個世代和我們過去相比,似乎期待變少,焦慮變多。

墜入真實烏托邦︰Erik Olin Wright速寫

【林宗弘/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Erik Olin Wright 教授是美國最著名的新馬克思主義社會學家之一,曾經獲選為美國社會學會 2012 年度的理事長。美國社會學會理事長為所有會員(包括參與學會的教師或學生)上網投票普選出來的,筆者也每年參與投票。通常,學術成就備受肯定的公共知識份子,才能獲得多數會員的青睞。Wright 是近年來美國社會學界最活躍的公共知識份子之一,獲選實至名歸。不幸的是,他 2018 年傳出罹患血癌,並在 2019 年 1 月 23 日過世,引起全球社會學界追悼。本文原刊載於群學出版社真實烏托邦中譯本的推薦序,略作改寫,以茲紀念。

遠觀自己、相互扶持,航向不確定的世界:臺大社會系2019小畢典致詞

【藍佩嘉/臺灣大學社會學系】各位畢業生、各位家長、各位老師、以及現場的啦啦隊、親友團,大家好。很榮幸有機會代表台大社會系的老師跟大家說幾句祝福的話。其實,我自從十八歲高中畢業後就沒有參加過畢業典禮了,自己的大學、碩士、博士畢業典禮都沒有參加,原因有兩個:其一,因為典禮上的致詞通常都很冗長、無聊,其二,因為我的哭點很低,在這種場合可能變得非常狼狽。今天,我會努力讓這兩件事不要發生。

邁向婚姻平權的道路:釋字748號解釋的政治過程

【何明修/國立臺灣大學社會學系】立法院在 5 月 17 日修正通過了「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以特別法的形式落實同性者的結婚、繼承等權利。儘管立法委員將行政院版的「婚姻登記」改為「結婚登記」,同性配偶也沒有完整的收養權。但是台灣仍舊實際現了婚姻平權的目標,成為亞洲第一個合法化同性婚姻的國家。

關於女性生育的二三事:高教﹑遲育與外配

【鄭雁馨 ∕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接續前一篇討論的兩個超低生育率迷思,本文將繼續分析幾個常見的女性生育迷思,包括高等教育對女性生育率的影響、理想生育年齡與外配生育率這幾個議題。

教改路上,繁星點點,毋須抹滅

【陳婉琪/台北大學社會學系】兩週前,《30年教改是場災難浩劫,摧毀最烈的就是「努力」這價值觀》這篇評論台灣教育現況的文章,在網路上得到相當多的注意。兩個原因,讓它得到我的注意:一是,不少人似乎並未完全瞭解文章在表達什麼,就開始瘋傳並補充自己的評論,且多數讀者明明表達了「我不能同意更多」,但其評論內容卻經常與文章論點相衝突。二是,這類標題下法實在太常見,我原本就覺得該反省一下這種全面毀滅式的表達,此外,文章論點本身也有不少可商榷之處,尚待釐清。以下談談我的解讀及意見。